第一百九十九章子不语

    陆云见到了赫赫有名的宁采臣。

    这位书生,可是位睡鬼的主。

    不过现在,他只是刚到郭北县,还招惹了不少麻烦。

    “书生,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云一旁,燕赤霞问道。

    “我来收账。”

    书生答道。

    “账本呢?”

    “唔,是这个……”

    书生有些尴尬,将一本已经被污了字迹的书给了燕赤霞。

    打开一看,什么都看不清。

    燕赤霞翻了个白眼。

    以他的智商,哪里还不知道场中发生了什么事。

    这位书生,应当是有账簿,因此来到这里来收账。却不想一场大雨,污了账簿,店家因此决定赖账,还要将书生赶出去。

    这样的事,就算是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也没有办法判书生对。

    因为账本没了,仅凭书生一己之见,又岂能收账?

    不合道理!

    “这样吧,书生。我看今日天色已晚,你就在这里住下,明天回你的家乡去吧!”

    燕赤霞取出一锭银子,扔在了宁采臣手中,转身看向陆道人,就要与陆道人一同去降妖除魔。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宁采臣并没有收燕赤霞的银子,反而正义凛然道。

    “哦?你倒是有趣!”燕赤霞面色一沉,大手一抓,又将银子抓了回来。“不收,好意气!”

    这个愚蠢书生,书生意气,他也懒得理会了。

    好心,被当做驴肝肺。

    想着让他求着哭着给书生送银子,那是白日做梦。

    “陆道友,我们走吧!”

    “好!”

    陆云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宁采臣,往兰若寺所在的方向走去。

    这个书生宁采臣,倒是有些意思。

    虽然看起来有些迂腐,却也正是因着这迂腐,亦或是内心刚正,才能抵挡住了诸般诱惑。

    不贪女色,不贪钱财,心中一口正气,任何妖鬼都奈何不了他。

    当然,对上了人,一个流氓就可以欺负……

    而像是夏侯这样的剑客,世间能敌他的人不多,但当内心失去了计较,也最终死在了聂小倩的手里。

    可悲,可叹……

    陆云心中想着这些事,往兰若寺走去。

    兰若寺本来是佛门的圣地,数百年前被当年的总督带兵围剿,即便兰若寺高手如云,也被围剿的成了一片废墟,如今看起来,格外的萧条,再也没有了传说中的威严壮观。

    陆云突然忆起了小白菜的来历。

    有两位绝世高手大战,一起死亡,他们的血浇灌了小白菜,方才使白菜诞生了灵智,最终变化成了妖。

    这树妖王,应当也是这样的来历吧。

    想必那数百年前的激烈大战,使得血流成河,浇灌了一只大树,致使这大树成了精,最终成了树妖王?

    “书生,你怎么跟来了?”

    便在此时,燕赤霞突然大喝了一句,神情不善地看着在后方尾随而来的书生。

    宁采臣一步步走到燕赤霞面前,微微有些气喘,面色也有些羞涩,讷讷道:“我没有钱,住不起客栈。”

    “……”

    燕赤霞听着这句话,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他好心给这书生银子让书生住店,书生不愿意,却跟随着他来到这兰若寺,送死也不是这么送的。

    “书生,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燕赤霞喝道。

    “为什么?”宁采臣一脸无辜的看着燕赤霞。“道长,我没有地方住,听说这里有座寺庙,可以容身,我就来了。”

    “我不允许!”燕赤霞又道。

    “为什么?我听别人说了,这寺庙是被朝廷围剿了的,如今不属于任何人。”

    宁采臣悄声道。

    他的话语虽然轻,但意思很是明白。

    这座寺庙不属于任何人,每个人都可以住宿。

    燕赤霞被宁采臣噎了一下,皱了皱眉头,思量了一二,道:“这里有妖鬼!”

    “道长,圣人曰,子不语怪力乱神……”

    “好!你可以住了!”

    燕赤霞终于无语,决定懒得管这书生。

    这书生,太可气了。

    今日这一会儿生的气,比他过往一个月生的气还要多。

    他需要静静。

    倒是一旁的陆云,看的有趣,笑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子不语怪力乱神,出自论语《述而》一章: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子不语,怪力乱神。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宁采臣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正要说话,陆云又继续开口:“这些话的意思是:叶公向子路问孔子的为人,子路没有回答出来。

    孔子知道后说:“你为什么不说:他的为人,是用功学习时便忘记吃饭,以至于快乐得忘记了忧愁,不知道衰老即将到来。”

    夫子又说:“其实,我并不是生来就有知识的人,而是爱好古代文化,勤奋敏捷去求取知识的人。”

    说到这里,夫子停止不说了,好像是生怕分心用力影响了凝神思考。过了一会儿,夫子才说:“如果一行人中只有三个人,那么,其中必定有一个人可以做我的老师。我选择他的长处加以学习,我看到他的缺点也是我也有的,就加以改正。”

    宁采臣听的目瞪口呆,就算是一旁的燕赤霞,也有些讶然,显然,陆道人将“子不语怪力乱神”解释成了:“孔子不说话了,惟恐用力分散影响集中精神。”

    这简直是颠覆……

    “不对,不对,句读不对,圣人不是这么说的!”

    宁采臣思量了片刻,面色肃然到了极点,道:“道长说的不对,应当是,子不语怪,力,乱,神,而不是子不语,怪力乱神!”

    句读这样的事,向来不能乱,一乱,所有的意思都变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与“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意思,相差太大了。

    陆云也懒得理会这之间的差别,他只是兴之所至,随便说了一句,也没有想和一个书生争论儒家经典的意思,玩笑道:“即使是子不语鬼怪,鬼怪就不存在么?”

    “道长此言差矣!”宁采臣依旧是正义凛然,道。“圣人教育弟子,君子当正道在心。如果自己不以正念做主而去崇拜鬼神,那就要为鬼神所制。儒家讲究中庸之道,以人道为修行准则。即便有鬼神,也不主张去追求,崇拜。正念若衰,邪念则主。”

    “……”

    陆云现在也有一种冲动。

    想揍这书生的冲动。

    终日吹牛论道,今日却翻船了……

    这个书生,说的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