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宁采臣

    陆云遇到了真的燕赤霞,而不是假的燕赤霞。

    在他的心目中,也只有这样的燕赤霞,才是真的燕赤霞。

    这样的燕赤霞,才可以是他的道友,而不是形式上的道友。

    道友这个词经常说,陆云自己也经常被“道友请留步”,但是真正的道友却没几个……

    如今,燕赤霞有了这样的可能。

    陆道人抱着小狐狸,与新认识的道友燕赤霞寻了城中一家酒楼之中,上了二楼。

    燕赤霞看起来是这里的常客,刚进入酒肆之中,就有小二利索地跑了过来,神情很是恭敬。

    “客官,还是老样子么?”

    “这一次,要加份!十壶十年陈酿桃花酒,三十尾鳜鱼!”

    燕赤霞挥挥手,将一锭银子扔了过去。

    “好嘞!”

    小二接过银子,风风火火地下了楼。

    陆云看的好奇,笑问道:“道友经常在这里吃饭?”

    “人总是要吃饭的。”

    燕赤霞把一碗微红的桃花酒一饮而尽,淡淡开口,说了一句陆云说过无数次的真理。

    “像我等修道之士,虽然可以辟谷,但若远离了美食,人生还有什么意思,我如今,也只剩下美酒美食这一个乐趣了。”

    “……”

    陆云有些无语,心中第一时间不由冒出了“吃货”这个词语,随即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这种说辞,太像是吃货的说法了。

    只是,看着燕赤霞的大胡子,又不是像吃货的模样。

    吃货,向来白白胖胖,还特别萌。

    燕大胡子,与吃货的气质不符。

    不过,听着燕赤霞的最后一句话,似乎这位道友有着什么沧桑的经历。

    “道友莫非有什么心事?”陆云想了想,开口问道。

    “哎!一言难尽啊!”

    燕赤霞又连连饮了三碗酒,悠悠一叹,道:“我本是蜀山弟子,修道有成后入人间扶龙庭,以我蜀山的剑道修为,不过数年便已经做到了关东广西二十六省的总督头,斩妖除魔,缉拿叛逆,所过之处,贪官污吏,妖魔鬼怪无不恐慌!只可惜,今上越发昏庸无能,又有奸臣当道,我便辞官退出了朝堂,隐居此地!就算是蜀山师门,也因汗颜不敢一见!”

    燕赤霞的声音很小,嘴唇动弹,只把音波限制在了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只这一手控制自己喉结声音的功夫,就已经充分的说明了他的武功高明。

    在这酒馆之中,除了陆云一行能够听到他的声音,就算是相距很近的邻座,也根本听不到燕赤霞的半点声音。

    陆云看的啧啧称赞,这位道友,看起来不仅道法不错,武功也是不错,可谓是道武双修,极为不凡!

    他亦品了一口桃花酒,目望远方,道:“道友是真性情的人,一怒辞官也算是退出了泥潭。何况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只要道友能够除了这祸国的妖孽,又哪里需要畏惧道友的师门责怪道友?”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燕赤霞嘴里咀嚼着这句话,眼中精光闪烁,突然一拍桌子,道了声。“好!”

    周围的人吓了一跳,便是小狐狸桑桑也一个机灵,把头钻到了陆云的怀里,随即又伸出了小耳朵,不停地轻轻动弹着。

    “好在什么地方?”

    陆云问道。

    “不瞒道友,距离此地不远的兰若寺里有一只千年树妖,很是难缠,我与它斗法数日,都不能奈何它,只能立下规矩,不能害好人!如今道友既然来了,又是太平道的道主,你我二人联手,灭了这树妖如何?”

    燕赤霞说着这话,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

    他如今最少都喝了五斤酒,但是手眼极其的稳当,丝毫不见散乱,说话之间,耳朵微微的动弹,眼神时不时的闪电一般扫过酒馆,各个人的反应,似乎尽收眼底。

    也只有在这一刻,关东广西二十六省总督头的威风霸道,才在燕赤霞的身上显现了出来。

    曾经身为一方总督头,一言落下,不知多少人头落地,所过之处,妖魔避退,如今,却在这兰若寺之地,居然与一个妖魔定下了协议,这是何等的耻辱!

    因着酒性,他赫然决定要与这太平道主一起斩妖除魔,除了那树妖!

    “道友说的正是!我此次来,也是听闻这里有妖魔出现,因此特意来降妖除魔,就算是道友不说,我也会往兰若寺一趟!”

    陆云亦开口。

    “好!那我们……”

    “收账,收什么账,没账本还想收账,去你的吧!”

    便在燕赤霞就要决定与陆云一道去往兰若寺除妖时,一楼的酒肆之地,突然传来了喧哗吵闹声,紧接着而来的是行李架被推倒的嘈杂声,与书生的愤愤不平声。

    “小二,发生了什么事,影响了我们的喝酒?”

    燕赤霞哼了一声,立刻一个小二屁颠屁颠跑上楼来。

    “客官,您稍等,您稍等啊!”那小二一脸陪笑着解释道。“楼下来了个穷书生,没有账本,还想收账,您说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没账本收账?没账本怎么可能收账?这怎么会是书生干的事?”燕赤霞摸了摸大胡子,露着沉思的目光,挥了挥手,道。“我们下去看看!”

    “走吧!”

    陆云亦下了楼,露着一丝笑容。

    看起来,这位道友过往的职业病又犯了。

    总督头,除却武功无双,自然还是断案的能手。

    如今遇着了不拿账本来收账的穷书生,便感觉到了一丝蹊跷,决定下去去看看。

    陆云便见到了一个书生。

    书生看上去二十岁左右,年纪轻轻,眉清目秀,身上的衣衫有些破烂,一双鞋,也因着连绵的大雨湿透了。

    一眼看过去,便让人生出了一种这是一个“穷困书生”的感觉。

    “唔,这应当便是宁采臣了罢!”

    陆云打量着这个像前世所在地球上某个明星的书生,立刻便知道,这个穷困书生就是传说中的宁采臣,睡了女鬼的男人。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另一边,燕赤霞已经开始问了起来。

    书生萌萌答道:“我不叫小子,我是一个书生,我叫宁采臣!”

    果然是他。

    陆云露着一副早在意料之中的神情。

    这个书生叫宁采臣。

    他为书生代言……

    也不仅仅是为书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