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雨落,雨散

    留下了小白菜,带上了菊花妖,陆云又踏上了远方的路。

    只不过,这一次,陆云并没有返回辛村的打算,而是决定去往庐江郡郭北县,去除了树妖王。

    当陆云将这件事告诉了辛翁时,大狐狸与小狐狸同时愕然。

    “陆先生,这就要走了?”辛翁面露不舍之意。

    他却没有多劝。

    他知道,像陆先生这样的奇人,是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小地方的。

    劝了,也没有什么用。

    “陆哥哥,你不要走!”

    相比于辛翁的了然,小白狐桑桑却是不管不顾,听闻着陆哥哥要走,立马抱着陆云的大腿,大声哭了起来。

    “你不要走,不要走嘛!”

    小狐狸哭的很伤心,她的眼里满是泪水。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可能会来看看你!”

    “陆哥哥撒谎,陆哥哥一走,一定不会回来了!”

    小姑娘的直觉很准,顿时哭的更凶。

    “陆先生,不如这样如何?”辛翁想了想,提出了一个建议。“我看我家桑桑,愿意跟先生亲近,不如便跟着先生,也算是去远方历练一番!”

    “爹爹?”

    小姑娘顿时不哭了,仰着小脑袋,疑惑的望着辛翁。

    自家爹爹不要自己了么,怎么将自己送出去了?

    不过,跟着陆哥哥……似乎也不错!

    可是,见不到自家爹爹了啊,还有自己的姐姐……

    这该如何是好?

    小姑娘开始思考这个严峻的人生哲理问题……

    “还有我,也愿意去……”

    却在此时,一旁的红衣少女辛十四羞涩出声,耳根子微微有些红。

    一个女儿家,亲自说这样的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这已经是商议好了的事。

    她愿意跟随陆先生,或是为了辛族,亦或是,为了自己。

    她是一个小狐狸,想成为狐仙的狐狸。

    “……”

    这是什么节奏?

    辛小十四,辛小十六都要跟自己走的节奏么……

    陆云只思量了刹那,便明白了前因后果。

    小姑娘,应该是依赖自己,不想让自己离开,至于少女,愿意跟随自己,莫非是为了土遁术的法门?

    这又是何必呢?

    一个土遁术,没必要如此……

    当然,有红衣少女跟着,陆云倒也不会拒绝。

    反正,已经有一个夏冰少女跟随了,还有一个免费女儿,他也不嫌多……

    陆云想了想,取出一副卷轴,心意一动,卷轴便落入辛翁的手中,道:“临走之际,也没有什么可送的东西,这是一卷土遁术的法门,就留给道友做纪念了!”

    “土遁术!”

    辛翁拿着卷轴,呼吸瞬时变得无比急促。

    他如何不知拥有着土遁术意味着什么,这样的东西,或许只有传承数千年的人类世家才可能有,而他辛族,如今居然得到了一部!

    这样的东西,是可以保命的东西,是可以传承百年千年,当做传家宝的!

    手持土遁术卷轴,辛翁当即拱手重重一拜。

    陆云也不推辞,受了这一拜,悠悠道:“我与道友相交,这土遁术送与道友也无妨,至于两位少女,若是愿意跟着就跟着,就算是游离一趟吧。”

    “小女能跟随着陆先生,是小女的福分,我哪里还敢有什么想法!”

    “既然如此,我也该走了!不过……”

    陆云目望远方,似有所感,心意微动,玄铁飞了出来。

    “临走之际,便为道友除了那些隐患吧!”

    话语落下,玄铁消失不见。

    数十里之外,正准备埋伏辛族的狼妖王,陡然发现自己似乎飞了起来,他的眼睛能看到自己的身子。

    只是,他的身子,为什么会鲜血横流呢?

    随即,他发现他的身子已经没有了头颅,因此鲜血横流。

    “原来,我已经死了!”

    这是狼妖王最后的一个念头。

    他的身子倒地,像一座山一样重重的击打在地面上,于是地面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又恢复了平静。

    片刻后,场中又有尖锐,混乱兼恐惧的声音响起。

    “妖王大人!妖王大人!你怎么了?”

    “妖王大人死了!”

    “有剑仙,快跑啊!”

    伴随着无数嘈杂声音的,是树倒猢狲散,一个个一同随狼妖王埋伏的小妖们,纷纷逃离。

    场中便只剩下了死去的狼妖王。

    鲜血顺着无头的尸体横流,污染了山间的道路。

    却在此时,天空中飘下了淅淅沥沥的雨。

    洗去了尘埃,洗去了鲜血。

    一场大雨,洗去了一切,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终究,还是发生了什么……

    “下雨了啊!”

    收回了玄铁,手上抱着一只毛发皆纯白无比的萌萌哒的小狐狸,陆云踏上了往庐江郡的道路。

    他的周遭,自有无穷看不见却的确存在的密密麻麻的符文,为他遮挡了风风雨雨。

    他的周身三丈之地,风不能进,雨不能进。

    他虽然在雨中,却没有一滴雨能够淋湿他的衣衫。

    红衣少女看着这一幕,越发的敬佩。

    这种境界,是她根本难以想象的,也根本难以达到的。

    她又有些幽怨。

    这个陆先生,对她的妹妹那样好,对她,却是依旧如此。

    与往日里并没有什么两样。

    难道陆先生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么……

    “这雨,不知要下到什么时候?”

    陆云打了个哈欠,仰头望着天空,渐渐生出了些许不耐。

    阴雨天赶路,最讨厌不过。

    虽然他的符意可以遮挡住无数的风风雨雨,但前方的道路,终究因着大雨而变得********在泥泞的路上走,很让人不爽。

    尤其是,这路,还是小路。

    终于,陆云看向了高空之上阴沉连绵的黑云。

    他想了想,喝了一声。

    “让你下雨了么,给我散!”

    这声音,惊天动地,轰隆隆中,疯狂的传递开来。

    似乎是有翻云覆雨,力量无穷的大神,发出了天神之怒。

    天空的云层,在这一刻,轰然间消散一空,就连那些降下的雨滴,也蓦然间席卷而去,没有半点落下。

    天朗气清。

    阴云尽去。

    又是一个……晴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