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将行

    道友请留步。

    这五个字,似乎有一种奇特的威力,立刻让陆云止了步。

    他目光微动,便发现让自己留步的,并不是什么让谁留步谁就死的申公豹,而是一个长得极为好看,面上却冷冷清清的美丽女子。

    “什么事?”陆云沉思片刻,开口问道。

    “我家大人有请!”

    女子的声音依旧冷冷清清,像山中叮咚叮咚流淌的寒流。

    女子的大人?

    便是薛神君了。

    陆云知道这位女子,她便是薛神君寿宴上主持大礼的女子。

    这位薛神君请他,去还是不去?

    陆云只思量了片刻,就决定去见一见。

    见一见,又不会死。

    那就见一见吧……

    陆云示意辛翁在不远处等候着,不要着急回去,自己则跟随着女子往宅院里而去。

    他便在大厅里见到了薛神君。

    薛神君挥了挥手,女子退下,又请陆云坐下。

    “道友的礼物,我很满意!”

    这是薛神君说的第一句话。

    “来尝一尝?”

    薛神君又道了一声,手一挥,便有一碗金色的汤汁到了陆云面前,只闻一口,便让陆云浑身舒畅。

    “这是?”

    陆云面露诧异之色。

    他自然能够看出,这也是元牝珠汤,却比在大宴上他喝的元牝珠汤要高级了很多倍。

    若是说先前的汤汁药效是一湾清泉,那么现在的,则是广阔的大海!

    “先前的元牝珠所熬的汤汁不过是下品,这,才是元牝珠真正熬出来的上品汤汁!”

    薛神君解释了一句。

    “原来如此!”

    陆云心中恍然,自是不会说这位神君的不是,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元牝珠这类天地的神物,薛神君肯给,是祝寿人的福气,她若是不给,别人不能抢。

    也抢不了。

    在神君的神国里抢神君的宝物,是活的不耐烦了么……

    “道友修的是仙道?”

    薛神君见着陆云只用了几个呼吸便压制住了药性,全身法力澎湃,肉身微动间空气爆鸣,不由笑问道。

    陆云点了点头,又问薛太君:“道友修的,应当是神道罢,不知什么是神道?”

    “神道,无非香火二字。”

    薛神君伸手一指,两道寻常人看不到的白线便来到了陆云面前。“道友可仔细感知一二!”

    “这就是香火,愿力的念头么?”

    陆云天眼睁开,立刻看到了白线的到来,神念扫去,发现这是两股奇怪的念头。

    两股念头非常的真诚,虔诚,包含着信任,依赖,软弱,种种种种情绪。

    感受着这股念头朝自己脑海之中缠绕而来,他长长吸了一口气,也不拒绝,任由这两股念头融合进入自己的体内。

    虽然,这种念头,陆云如果不想被缠绕上身来,随便一个心意动就能打散,但是现在他想尝试一下,到底什么是所谓的香火,愿力,自然不可能直接打散。

    传闻之中,众生的香火愿力,可成就神佛。

    香火,到底有什么好?

    “这种念头,可以壮大自己的神魂?”

    陆云把这种念头吸纳进身体之中,顿时有一种感觉,似乎自己吃了一剂补药,增加自己神魂的补药。

    自己的神魂,不断增加,连带着精神力,也强大了许多。

    往日里神识能够方圆数十里,现在,他都能看到方圆数百里。

    他看到了孤零零站在那里的小白菜,也看到了走来走去的辛翁,还看到了在远处埋伏的狼妖。

    甚至,他看到了数百里之外的鬼市。

    当然现在,并没有什么人。

    大白天的,哪里会有什么鬼……

    “难怪天下许多的修炼者,都建立宗派,让人膜拜,敬仰,供奉,原来香火愿力的念头,可以壮大神魂,比任何的灵丹妙药都要来得快速!”

    陆云切切实实地感觉到,这种念头的好处,对于壮大神魂的好处。

    正当陆云感觉到这股念头充实壮大神魂所带来好处的时候,突然之间,许许多多潮水一般的念头记忆,迅速涌进了陆云的神魂之中。

    然后他到了两股念头来源,两个杏花妖,一生的经历,记忆,喜怒哀乐悲苦愁等等无穷无尽的情绪,还有各种各样的念头。

    一个杏花妖,天生烂漫,无忧无虑的生活着,后来化了形,渐渐乎春心荡漾,祈祷自己找个好郎君。

    另一个,却是喜欢争斗,希望自己变得更强,这一次祈祷自己有部功法,让她能够变得更强大。

    两个小妖怪平生的种种经历,都随着这白色丝线,进入到他的念头之中。

    若不是小妖精们的念头太过单纯,与人类相比并不是太多,这一下,便可能让他的神魂受创。

    “原来如此!接受了别人的香火愿力,就可以了解别人的一生记忆,经历,喜怒哀乐!这种庞大的冲击,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在瞬间的冲击下,陆云相当于见识了两只小妖精的一生。

    陆云的神魂念头,在瞬间就杂念无章起来,涌入了那么许许多多的念头。

    若是换做一般人,早已经神魂颠倒,变作了白痴。

    不过陆云自然不是一般人,他的念力动,化作了念力之剑,一剑斩了这段记忆,他又恢复到了先前淡然的模样。

    香火有毒。

    陆云得出了这个结论。

    是带着毒药的糖果。

    吃着吃着会上瘾。

    而一旦上瘾便离不开。

    这是陆云的初步感觉。

    不过再仔细想一想,便觉得可能只是皮毛之见。

    薛神君能够吸收那么多的香火而依旧法力强大,想必必然有着炼化种种念头的诀窍。

    这也应该是每个神明必有的手段。

    否则,不要说吸收香火,只无数杂乱的念头,便可以让神明变成白痴……

    不过,这些法,这些道理,不可轻传,是神明核心中的核心。

    陆云也不去问。

    “道友好定力!”

    薛神君异彩连连,似乎没有想到,这位道友能这么快苏醒过来。

    “不知道友留下我,有何用意?”

    陆云开口问道。

    他有些不懂薛神君的用意。

    难道真是只是为了答谢他?

    应当……不会是害他。

    否则在刚才这一刹那,薛神君就可以暗算他。

    既然没有,那便是好意了?

    “乱世将至,多一个道友总归是好的,不是么?”

    薛神君幽幽道。

    “有理!”

    陆云点了点头。

    的确是这个理。

    一个大宗师,价值巨大,还是很值得拉拢。

    “如今幽冥界情况如何?”陆云又问。

    “不怎么好!”薛神君并不诧异,淡淡开口。“黑山老妖异军突起,一发不可收拾,搞得大帝很是狼狈,而我也听说,黑山老妖坐下有两位妖王在人间界,意图推动人间大乱,那时,大帝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树妖王,金蛇王么?”陆云轻吟。“我知树妖王在兰若寺,这一次过了神君的寿宴,便准备去除了她!”

    “道友竟知道树妖王的所在!”

    无论是以往的城隍,还是现在的薛神君,听着陆云知道树妖王的所在,面色都露出诧异神情,似乎觉得很奇怪不可思议,她想了想,将一个珠子送了过来,道。“我虽然是神君,但我的神力,也只有在这方圆数百里最为强大,出了这个地,便只是一般,这样吧,我将元牝珠给你,祝你一臂之力!”

    “这……”

    “元牝珠对我虽好,却也没什么大用,对一尊神来说,香火才是最重要的!再说,道友送了我雷击木,这元牝珠,送给道友正好还礼!”

    “多谢道友!”陆云接过元牝珠,不再推辞。

    他想了想,又道:“道友,我还有一事相托!”

    “什么事?”

    “这个小孩,可否留在道友这里!”

    陆云伸手一招,小孩白菜就到了二人面前。

    “哦?一个小白菜修炼成的小孩,就这么死了,真让人怜惜!”薛神君见着小孩,一眼便看出了他的来历。

    “道友尽管放心,这个小孩长得眉清目秀,讨人喜欢,我会好好培养他的,不说修成鬼仙,成为一个小神,也应当不再话下!”薛神君笑道。

    “如此,多谢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