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聊斋

    金丹已成。

    返璞归真。

    陆云终于修炼到了大宗师,也就是金丹的境界。

    念力内视自身,原先下丹田中浩瀚的真元,全部化成了一张无形无色的膜,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

    元神之始。

    金丹种子。

    金丹的形成,意味着元神之路的开始,却不一定必然能够形成元神。

    金丹也并非金色的结石,而是一个胚胎,历经无数机缘可发育为元婴。

    元婴又经历无数机缘,终将发育为元神。

    至此,长生有望。

    有道是,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金丹,便是长生的开始。

    这些道与理,都是他自张紫阳的修炼道卷中得知的……

    而如今,陆云终于修炼到了金丹的地步。

    他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渐渐露出一丝笑意。

    他想了想,道了一声:“念头分化”!

    便有一个虚影出现在虚空之中。

    正是他的模样。

    却有些虚幻,似乎一阵风也能将这个虚影吹走。

    不过……已经足够了。

    “从今日起,你便留下来吧!”

    陆云悠悠道,终于放下了心思。

    他这个虚影,并没有什么道法神通,只是一个念头,但留在三国位面,再好不过了。

    只要看着这新朝不发生大的乱子就行。

    等他去聊斋一趟回来,想必一切都能解决。

    “元始珠!”

    陆云催动元始珠,虚空之中,便有一个黑黝黝的门户出现。

    陆云毫不犹豫,迈入到门户之中,前往了世界——聊斋!

    ……

    “唔,有些倒霉啊!”

    这是陆云来到聊斋世界说的第一句话。

    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天已经黑了。

    很黑。

    当元始珠送他到了聊斋位面时,天上并没有什么太阳,反而是月黑风高夜。

    连一轮月亮也不见。

    至于天空之上的群星,也被乌云所遮挡。

    看起来就不像是个好天气。

    而更倒霉的,则是他被传送的地点,是一处深山老林。

    没有人踪。

    只有阴风。

    无月无星,身处老林,又有阴风阵阵,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什么好事。

    “穿越有风险,穿越需谨慎。”

    这是陆云说的第二句话。

    换做其他任何一个正常的普通人,见到这一幕就算是没有遇见妖魔鬼怪,狼虫虎豹,怕也会被黑夜吓死。

    未知总是让人恐惧……

    当然换做陆云,金丹高手,并没有什么害怕。

    自超能失控里得了念力后,他视黑夜如白天。

    黑夜在他神识感知之下,无异于白天。

    就算是黑夜中最细小的毒虫,也能被陆云看的一清二楚。

    因此,他只有些不爽,并没有什么畏惧。

    认识清楚了周围的天时地利,陆云才将心思回过,开始感知这里的天地元气。

    天地元气,近乎浓郁于三国位面数十倍!

    陆云的面色便有些凝重。

    一方水土养活一方人。

    什么样的天地元气,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这个世界的强者。

    便如池塘里养不出大鱼,北冥之鱼只能生活在大洋之中。

    当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超过三国位面,便意味着这个世界的最强者,也有极大的可能超过三国位面。

    那么,他尚需努力。

    他睁开天眼,开始望世界。

    便有三分惊喜,两分惊讶,剩余的五分是淡然。

    惊喜的是符咒之术依旧可用。

    不仅可用,在他的感知之中,威力甚至要比三国位面更强大。

    这自然值得惊喜。

    惊讶的,则是雷霆之术。

    雷霆之术,向来至刚至强,灭杀万物,威力巨大。

    陆云最为喜欢不过。

    只不过在这个世界,掌心雷可用,却不可召唤神雷。

    似乎在这个世界,召唤神雷是一种禁忌,只有手握权柄的某些存在才可以召唤神雷。

    其他人,一律不允许。

    也召唤不来……

    “这里的天,终究不是道门的天!”

    陆云若有所思。

    每个世界,都有不同的规矩。

    便如在三国位面,自张角登天,大汉的天便成了道门的天。陆云只要召唤神雷,几乎无人可挡。

    不过到了这聊斋位面,聊斋的天,不鸟陆云。

    陆云召唤不来神雷。

    只能手发掌心雷。

    “还得继续努力啊!”陆云道了一声,准备离开。

    他已经初步知晓了这个世界天的规矩,现在么,是要寻一个客栈,问一问人。

    再怎么不畏惧深山老林,待在深山老林里也没有什么意思。

    他便沿着一条小道走去。

    走了没多久,便上了大道。

    按着陆云的猜测,应当是一条官道。

    足够宽敞。

    却有些坑坑洼洼。

    应该是官道,却也多年未曾修补。

    莫非他处于一个王朝末年的时代?

    陆云心中不由升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来到这个世界,他并不知是什么年代,也不知是什么王朝,但只看着官道的情况,便能猜测一二。

    若是处于盛世,官道坑坑洼洼,乃至于马车走在上方甚至可能翻车的情况,一般是不会出现的。

    只有一个王朝快要灭亡时,朝廷哪里还会有人去修补官道,都开始忙其他的事去了……

    便在此时,前方隐隐约约,传来救命的声音。

    陆云神识看去,面色微变。

    他看到了阴魂。

    也就是……鬼魂。

    他并不是畏惧。

    而是惊讶。

    这个世界,还真是聊斋啊。

    出门几步,就遇到了鬼!

    ……

    在前方五里之地,有一群人。

    确切的说,是五个人。

    一辆马车,一个书生,一个老人,三个仆人。

    人虽然多,只不过他们每一个脸上,都写满着惊惧,害怕,惶恐,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

    他们不得不惊惧。

    因为他们被一群阴魂包围了。

    一个个阴魂,在虚空中飘荡着,张牙舞爪,面色狰狞,发出沉沉的声音。

    只不过,他们并没有靠前,似乎是畏惧书生旁边的一团火光。

    但他们也不愿意离去。

    双方就这么对峙着。

    为首的书生,内心早已经被恐惧所笼罩,面上,也是汗珠如雨滴一般往下落。

    但他却强撑着。

    “子不语……怪力……乱神,我是不会害怕你们的,你们……别过来!”

    书生大喝着,说着让自己稍微心安的话,身体却很诚实。

    不停地颤抖。

    畏惧不安。

    不过鬼魂们并不为所动,还有一只,甚至伸着舌头,往前飘过来几尺。

    书生便越发的颤抖。

    “看起来,子说的没用!”

    便在此时,陆云悠悠出声,看着场中情景,道了一声:“我说,你们去死!”

    声音飘过,鬼魂……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