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赤壁之战

    长江,赤壁。

    孙坚身披战甲,与儿子孙策,及手下诸将站立主舰之上,望着远道而来的连环战船前的护卫战船,心下就是一沉。

    若无这些护卫战船,可用先前已经商定好的火攻之术,再乘以大风,必让陆贼全军覆没!

    只是见着如今的阵势,对方早有预料,只能拼一把了!

    他看着英勇如他的少年郎孙策,暗暗叹息一声,自己的儿子,江东雏虎,生不逢时啊!

    再怎么英勇无畏,和陆贼生在了一个时代,真是不幸……

    是自家策儿的不幸,也是他的不幸!

    再怎么不幸,这场战争还是要打下去,孙坚的面色变得决然,开始发号施令:“传我军令,韩当、程普、黄盖三将,为我大军清理陆贼护卫战船,替火攻船队扫除障碍!”

    “诺!”

    三将领命。

    战鼓响起,似乎是击鼓助威,又似乎是送别。

    韩当、程普、黄盖三将出征。

    一艘艘战船,疾驰而去,与陆云的战船击杀在一起。

    百舸争流,杀气腾腾。

    水军的交战成了永恒的画面。

    战船与战船相碰,士卒与士卒相杀。

    每时每刻,都有许多人沉尸长江水,再也没有醒来。

    “这就是战争啊……”

    朝廷大军战舰后方,陆云微眯着眼,神识扫视着前方的战况,叹了一口气。

    战争从一开始就立刻进入了白热化,无论是北方南下的朝廷大军,还是南上抗衡北方大军的江东水军,心中都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杀死敌人!

    北方大军要一统天下,南方大军要维持自己的存在,顺便保卫家园,这是不死不休!

    道不同,不相为谋!

    “是时候让战争快一点结束了!”

    陆云幽幽出声,伸手点了三下。

    便有正在厮杀的孙坚手下大将黄盖陡然吐了一口血,重伤晕倒。

    正在厮杀的孙坚手下大将韩当也吐了一口血,晕倒在地。

    正在厮杀的孙坚手下大将程普也吐了一口血,晕倒在地。

    三道一字符,几乎无视了空间,瞬间落到三位大将的身上,将他们打晕了过去。

    于是北方大军的优势更加明显,荆州的水军愈战愈勇。

    他们本来愈战愈挫,即便是十万水军,也被江东水师打的抬不起头来,已经有了败势,但陡然间杀伤力最为厉害的三位江东武将晕倒在地,他们的信心又回到了身上。

    因为有信心,所以无惧。

    几个呼吸的功夫,荆州军取得了优势,江东水军大败!

    远处。

    孙坚与孙策肃立在大船之上,面色越发的肃然。

    待他们看到三员大将无法突破荆州水军的防线时,已经知道此战凶多吉少。

    再到三员大将突然重伤晕倒时,他们的担忧到了最顶级。

    “父亲!让火船出战吧!只要能与他们拼了,我们就算赢了!”

    孙策紧握手中的利剑,突然出声,恨不得直接杀上前去。

    “也罢……”

    孙坚正要下令火攻,却陡然睁大了眼睛,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能让江东猛虎都觉得不可置信的事,必然是极不可思议的事。

    而场中,的确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

    有太平道人突然出手。

    场中本来有风,风向往朝廷大军。

    这也是孙坚敢火攻的原因所在。

    他不需要借风,就可以使燃烧的大火往朝廷大军而去。

    但当太平道人出手后,风向陡然变化,吹向江东水军。

    若是孙坚敢放火,一把火烧不了朝廷大军,只会将江东水军烧个干净!

    放火之策,已经失效!

    如何不让孙坚骇然!

    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事。

    最为恐怖的,则是他们的头顶突然下起了雨。

    滔天大雨,大雨倾盆。

    哗啦啦而下。

    雨水洒落到战船上,将引火之物浇了个透心湿。

    雨水洒落到士卒的衣服里,伴随着呼呼吹来的大风,带走了他们的温度。

    一瞬间,江东士卒的战力落了三成。

    雨水洒落在孙坚的头上,让他的心沉到了最低谷。

    而与之相反的是,北方大军的头顶上,依旧是一片晴天。

    没有任何雨滴落下。

    一边大雨一边晴!

    即便是先前战意盎然的孙策,也陡然闭了嘴,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他根本不明白场中发生了什么事。

    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不曾经历过过往的黄巾大战。

    他也不知道道家呼风唤雨的法术,在战场之上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因为不知道,所以震撼!

    震撼的忘记了一切!

    这还怎么打?

    风往他们这边吹,雨往他们这边下!

    火攻,火攻,还火攻个什么!

    火都燃烧不起来!

    便在此时,朝廷的连环战船像一座座巨山,驶了过来。

    所过之处,一些江东战船直接被碾压!

    孙坚的脸上,于是满是绝望。

    风吹在他脸上,雨打在他脸上,让他的神情越发颓然。

    “我们……投降吧!”

    终于,孙坚说出了一句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一旁,孙策如遭雷击。

    他的父亲,江东猛虎,居然要投降!

    这简直难以想象!

    “父亲!”孙策喃喃,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确认。

    “投降吧!没希望了!”

    孙坚摇了摇头,叹了叹气,颓废不已。

    再打下去,他们只会全军覆没,而朝廷大军,不损失分毫!

    他已经看清楚了,如今的朝廷大军里,包含着昔年的黄巾道人,他们的法术,在战船之上,江东完全不能抵挡。

    因为,战船行驶太慢。

    若是在陆地上,或许可以以骑兵对阵,斩杀黄巾道人。

    但如今,已经没了可能。

    不仅如此,只要黄巾道人停止下雨,将火符扔过来,他们就会被大火燃烧,随即全军覆没。

    既然如此,那便投降了吧!

    ……

    这一年,陆丞相挥师南下,先后收复徐州,荆州、江东等地。

    徐州之战,陶谦请降。

    荆州之战,刘表请降。

    赤壁之战,孙坚请降。袁绍,袁术战死。

    天下十分,陆云已得九分。

    只有汉中,蜀地依旧不在掌握之中。

    陆云想了想,一人往汉中而去。

    他要见一见天师道主张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