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连环战船

    荆州水军军帐之中,陆云与手下众臣各有所思。

    陆云想的是昔年曹操落败赤壁的事,而手下众臣,思考的则是如何打赢这一战。

    仅仅依靠荆州军,想要取得胜利,那是痴人说梦,但无论是朝廷的青州军,还是幽州铁骑,都不曾在大江之上打过仗。

    朝廷大军里,不服水土生病者,一个接着一个,若不是有太平道的道人降下符咒,早有许多人失去了战力。

    很多人,在大船之上站都站不稳,又如何厮杀?

    黄忠想了想,终于提出了心中的这个困惑,道:“启禀丞相,大江之中,潮生潮落,风浪不息,我北方之兵不习惯乘舟,受此颠播,战力发挥不了三成,如何能敌?”

    他向来谨慎,如今遇着这不熟悉的水上战争,越发小心谨慎。

    因为不熟悉,所以小心谨慎。

    现在丞相乃至他们的千秋大业,皆在此一举,他不得不小心!

    “哦!”陆云轻吟一声,心思回转,看手下众臣,悠悠道。“诸位又有何高见?”

    荆州的大小文武百官自刘表投降后都成了他的麾下,再加上随军出征的朝廷文武官员,可谓是文武兼备,陆云想知道这些人有什么高见。

    应当不会让他失望吧?

    “启禀丞相!”

    果然,在思量了片刻后,郭嘉率先开口。

    “奉孝有何高见?”

    陆云笑道,将目光看向了郭嘉这位年轻的谋士。

    “我北方大军,擅长陆地冲锋,却不擅长水上作战,若以大船小船各皆配搭,或三十为一排,或五十为一排,首尾用铁环连锁,上铺阔板,休言人可渡,马亦可走矣,乘此而行,任他风浪潮水上下,复何惧哉?”

    “……”

    听着郭奉孝这番话,陆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在他面前的不是郭奉孝,而是凤雏庞统。

    专门来坑他的……

    将所有战船连在一起,是要被孙坚一把火烧了才好么……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赤壁之战,就是因为曹操听了庞统的建议,把所有战船用铁索连城一体,才被一场大火,烧尽了数十万雄兵!

    “奉孝说的……有理!”黄忠想了想,一脸赞同。他这位军师,可真是智计超群。

    “天时地利人和,奉孝此计,改变不利地利为有利地利,我军可得地利,再有人和,如何不胜?”

    “将军可曾考虑过天时?”新投靠陆丞相的蒯越劝谏开口。“若是敌军以火来攻,我数十万大军,岂不是有全军覆没之理?”

    黄忠顿惊,怔在了原地。

    若有火来攻,数十万大军怕是逃也逃不掉,会被一网打尽!

    “嘉既出策,岂有不周全之理?”郭嘉站起身来,微笑言道。“我军若打造连环战船,所畏惧的,不过火攻而已,敌军所能想的计谋,也只是火攻而已。若火攻之术无用,敌军又如何能胜?”

    众人若有所思,郭嘉继续分析:“江东联军,想要火攻之术,无非两种办法,一则与我大军正面相抗,对射火箭,不过这种方法伤人伤己,他能射我火箭,我大军亦可射他火箭,我大军强于对方,敌军必败!”

    “所以,只有第二种方法。以小船装满火药以及引火之物,偷袭我大军连环战船,我大军只需有护卫战船,驱逐了这些小船,他们又如何能敌?”

    “况且!”郭嘉深吸一口气,停顿了片刻,方才继续开口。“如今的战争形式,已经发生了变化,有丞相一人在,这火难道还能燃烧起来?再加上,太平道的道人,只需要做法,便可破了火攻之术!”

    “好好好!奉孝之言,说在了我心上!得奉孝胜得十万大军!”陆云拍掌称赞,哈哈大笑。

    他以往觉得赤壁之战很有特色,是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如今经郭嘉一分析,不过如此。

    孙坚即便火攻又如何,他的脚下,便是取之不尽的长江水,他难道会怕?

    “孙坚要想火烧赤壁,实在是太想当然了些!传我军令,蔡瑁听令!”

    “末将在!”蔡瑁出列,拱手一拜。

    “限你一月之类,打造连环战船,不得有误!”

    “末将尊令!”

    蔡瑁领了军令,退了下去。

    陆云又看向了蒯越,道:“异度可去协助蔡将军!”

    蒯越出列,躬身道:“异度领命!”

    “张宝,张梁听令!”陆云又道。

    “贫道在!”

    从中走出两个道人。

    “我以太平道主的身份,命太平道人一同参战,备下水符,风符,雷符,火符之类,听候我的调遣!”

    “遵道主之命!”

    两位道人亦退了下去。

    “如此,一月之后败孙坚!”陆云目望南方,悠悠出声。

    ……

    时间飞逝,一月以过。

    以荆州几大世家之力,再加上朝廷出手,终于在一月里督造好了连环战船。

    大战一触即发!

    陆云没有历史上曹丞相的兴致,还没胜利便赋诗一首,他如今站立在中央的连环战船之上,目光打量四周。

    长江之上,尽是无尽的船只,数千艘大大小小的战船,几乎塞满了数十里宽的江面,看起来极为壮观。

    而以他乘坐的最为壮观……

    一个大大的“陆”字旗迎风飘扬,两旁皆是用铁索连在一起的连环战船,上面都是他麾下的青州,幽州军士,此刻站在稳如城池的连环战船上,一个个不再晕船脚软。

    现在就算是让他们在战船之上骑马冲锋,他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当然,若是在一月之前,他们能坐下来就已经极为不错了……

    于是他们越发赞叹陆丞相的伟大!

    这样的计谋,也能被想出来。

    在连环战船的两侧,是荆州的水军,他们所乘坐的战船并未被连环铁锁锁住,而是常规战船。

    由蔡瑁率领的荆州水军,是护卫舰……

    谁敢火攻,杀谁!

    至于太平道的道人,则是分布在连环战舰之上,时刻准备着放火,降雨。

    他们的任务,是火烧孙坚联军,为朝廷大军降雨,顺便改变风向。

    大火再怎么烧,总不能烧朝廷的人……

    “出发!”神识扫过,陆云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便下达了命令。

    数十万大军,直扑赤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