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木皇气(过年好,求订阅!)

    一把火烧博望坡,烧了袁绍近两万大军。

    待到陆云大军到了新野城,新野已经成了一座空城。

    袁绍……跑路了。

    他不得不跑。

    若是被陆云大军围在城里,他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

    大战发展到现在,太平道人的攻城之术也被剩余的几大诸侯知晓一二。

    若是一座城的城墙不怎么稳固,还是不要守。

    守也守不住。

    太平道的妖人做法,可以破了城墙!

    那可真是彻彻底底陷入了围攻……

    还不如退往樊城,再做打算。

    袁绍便带着大军撤了,同时发书刘表,说了一大堆唇亡齿寒的道理,请求刘表共同对敌。

    ……

    新野城。

    陆云站立城前,仔细打量。

    打量了半晌,他确定并没有埋伏。

    之所以打量许久,是因为在三国演义里,诸葛孔明一把火烧新野,烧坏了曹操大军。

    他刚才以神念扫视全城,发现并没有什么埋伏。

    看起来,一把火烧博望坡,将袁绍烧怕了,连埋伏也不设了。

    既然如此,继续行进。

    大军休息半晌,便继续行进,依旧是黄忠为前锋,在前开路。

    至于陆云,依旧坐在符车之中,研究天书。

    他如今看着天书第三卷,逐渐有了些门道,最终沉醉之中,忘记了一切,却又似乎记得一切。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过程,似睡非睡,似醒非醒,难以言表。

    要悟天书,必需机缘。

    现在看起来,陆云的机缘到了。

    或许是一刹那,或许是极为漫长的时间,陆云终于清醒了过来,识海之中,多了一段玄妙符文。

    与木有关的符文。

    “木皇气?!”

    陆云轻吟,似是疑惑,更多的却是肯定。

    他大手一伸,掌心之中便出现了一枚淡绿气符!

    这一枚气符,由很多游走的小符录构成,生生不息,不停的运转着。

    强大的吸力以陆云为中心,散发了出来。

    噼里啪啦!

    符车之外,数十根离陆云比较近的常青树突然炸开,然后枯萎,变成了朽木,生气全无!

    常青树的草木之气,瞬间全部被吸走,一干二净,滴涓不存!

    “什么人,竟敢行刺丞相!拿下!”

    刚才的巨大声响立马惊动了符车周围的守卫,他们纷纷抽出刀剑,包围了符车,目光警惕,却是望着草木枯死的方向。

    “诸军莫要惊慌,是我神功大成所致!”

    陆云声音轻轻飘出,落至众人耳中,如春风拂面,不由让众军冷静了下来。

    “恭贺丞相,贺喜丞相!”

    场中微微沉默,随即一个个士卒恭敬出声道。

    他们的内心,满是崇拜。

    自家的丞相,真是一天比一天强大了!

    ……

    场中的秩序随之恢复。

    陆云在符车之中,啧啧称赞。

    “好霸道的神通!居然直接强行摄取木之力,这样的神通,比起最初的木符可要强大多了!”

    陆云刚才自天书之中悟出的神通,为木皇气,比起他以往可以写出的木符,强大的多,比起神医华佗的木灵之气,更多了几分霸道。

    木灵之气,是滋润万物,点化草木。

    这木皇气,却是强行掠夺,吸收草木精华,为己所用!

    更多了几分霸气凛然!

    “丞相大人,这是什么?好厉害!”

    有貂蝉小姑娘在一旁轻声问道。

    “哦!”陆云目光一转,便看到了一副清澈透明的眼神,不由笑道。“这是我自天书之中悟出的绝世神通,名为木皇气,掌天下草木,以为我用!”

    “哦!”

    小姑娘也哦了一声。

    却不知在哦什么。

    “嗯?”

    陆云突然轻咦一声,仔细看向了貂蝉小姑娘。

    “老师,你不会真娶了这个小姑娘吧!”蔡琰小姑娘歪着脑袋,仔细看自家的师父。

    现在师父的模样,太奇怪了。他的眼神,似乎能够看透一切。

    “来,让本丞相摸摸骨!”陆云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微笑道。

    “坏人!”

    貂蝉小姑娘还没说话,蔡琰小姑娘已经开了口,一副看怪大叔的表情。

    “这儿……不好吧!”

    貂蝉小姑娘仔细想了想,看了一眼身旁的蔡琰,有些羞涩。

    陆云……晕倒。

    他只是说说而已。

    没想到貂蝉小姑娘还真会同意。

    果然是教育不同。

    他当然不会摸骨。

    因为在天眼之下,他可以看清一切。

    他如今参悟了天书,自然能够感觉到貂蝉小姑娘体质有些特殊,正适合修行木之一脉的修行法门。

    这便是貂蝉小姑娘对天书三卷有感应的原因。

    当然,只有感应,却没有参悟,这却是机缘的缘故,亦或是,思维的缘故。

    想的太多了,反而不容易参悟。

    也是冥冥之中的道理。

    便在此时,陆云突然有所感应,自言自语:“阴阳家的人来了?”

    ……

    朝廷前锋大军行走了没多久,有斥候飞马来报,前方杀气盈野,冲天而起,恐有埋伏。

    前锋大将黄忠遂勒马回顾众将,道:“前面必有埋伏,三军不可轻进。”

    他令大军停顿,差哨马前去探视。

    不一会儿,有斥候回报:“启禀将军,前方并无大军!”

    “这是何故?”黄忠疑惑问道。

    “想必是有人布下了大阵!”郭嘉在一旁想了想,笑道。

    “哪里的大阵,能抵挡我五万大军?”黄忠冷笑一声。“奉孝,随我去看看!”

    二人引精兵数百人前去,只见前方空无一人,却有杀气凛冽。

    再看,前方只有乱石八九十堆,并无人马。

    “这就是大阵?”黄忠感觉着乱石之中传来的杀气,有些谨慎。

    他素来谨慎,见着这石堆,内心里突兀生出一种危险感,不由更为谨慎,问道。“谁去破阵?”

    “末将愿往!”

    黄忠身后走出一将,乃青州军中的小将林子阳,道:“区区碎石,反手可破!”

    他领了数百军士进入其中,正要将石子砍成粉碎,却陡然失去了踪影。

    众目睽睽之下,不见了踪影!

    这样的事,居然发生了。

    众军不由心惊。

    黄忠正要说话,似远非远处,陡然传来了一声声惨叫!

    正是林子阳的声音。

    显然,他已经遭了毒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