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新野

    张道友,自然是张角。

    陆云不知医圣华佗与他的师兄张角在过往有什么交情,但很显然的是,华佗知道张角修炼的是天书。

    而华佗同时知道,陆云如今修炼的,也是天书。

    同修天书,陆云所修故与大贤良师张角同源。

    “当年,张道友还没有离去的时候,最愿行走于世间,治病救人,我与他曾经有过几面之缘,往后相交甚深,一同探讨过医术,只是后来,张道友一心要建立黄天盛世,我与他的交往便渐渐淡了……”

    华佗见陆云似有疑惑,目望远方,感慨颇多,说出了过往的一些事。

    陆云顿时恍然。

    大贤良师张角是要拯救天下万民。

    医家华佗也是要拯救天下万民。

    两人曾有过交集,也探讨过道法,所以,华佗能够知晓张角修炼的道法神通,也从陆云身上感受到了相似的气息。

    “学医学的多了,很多事无师自通,修着修着,也修炼到了宗师的境界。这是木灵之术,是我平时点化草木之用,不知对丞相大人可有启发?”

    华佗心念微动,手指落下,体内一股淡青色罡气涌出,自有地上一株枯草焕发生机,渐渐变得翠绿,直到生机勃勃。

    “木灵之术,于厮杀没有太多的增益,倒是适合炼丹,养生之用。”

    华佗继续言道,看着新生的枯草,露着几分喜悦。

    枯草本将枯死,却被他妙手回春,救了回来,如今见着这生命的绿色,他自然多了几分慰藉。

    “道友的这番情谊,我记下了!我会命令大军,不去打扰颍川书院!”陆云想了想,出声道,领着两个小姑娘,离开了颍川书院。

    今日在颍川书院得到的东西,已经很多。

    至于颍川书院本身,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那就不动他。

    “传令下去,大军占领豫州后,顺道南下,攻打荆州!”

    陆云进入了符车,对一旁的人下了命令。

    便有黄忠为先锋,直扑荆州。

    至于陆云自己,则打算研究研究木灵之术。

    天书共七卷,一卷与火有关,一卷与水相关。

    如今陆云自华佗那里得了木灵之术,想必与天书共鸣,应当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他要推演推演,早日悟出这木之天书卷。

    至于朝廷的先锋大军,有颍川书院的调皮学生郭嘉跟着,应当不会出什么问题。

    没错!

    号称鬼才的郭嘉见着朝廷大军的到来,决定不去上学了,反而毛遂自荐,到了陆云的麾下。

    既然如此,陆云便将这位传说中的鬼才许给了黄忠,做大军前锋的参谋。

    ……

    新野城。

    袁绍高居主座,目光微眯。

    他在想这些日子发生的事。

    天下大事纷纷攘攘,城头之上大旗更迭不休,竟让他生出一种如在梦中的虚幻感。

    他尚还记得他的叔父发来讯息,叫他起兵勤王,以清君侧之意进兵洛阳,他发出矫诏,八方响应,数月之内,共有十八诸侯会盟,尊他为盟主,那是何等的气派,豪情万丈!

    但不想十八路诸侯攻打汜水关,伤亡惨重,又有一路反叛了联盟,直让联盟彻底崩溃,他率领着残兵败将好容易在吕布恶贼手中逃脱,奔到了荆州之地。

    虽然在新野立足,又占据了其他几郡,他却得知了朝廷斩杀了他的叔父,几乎让他一口老血喷出,不再醒来。

    叔父被杀,他与朝廷势不两立!

    但他如今,又怎是朝廷的对手?

    陆贼猖狂啊!

    他想报仇,想的头发都白了。

    而他如今,才三十多岁!

    便在此时,有人进入大殿之中,打乱了他的思路。

    能够不经通报进入大殿之中的,只有他最看中的几个心腹,不知道这一次又是谁,又带来了什么消息。

    “元图,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脚步如此匆匆?”

    袁绍睁眼,缓缓出声。

    来的人,是逢纪,他最看中的谋士之一。

    “启禀主公,朝廷陆贼调集二十万大军,号称八十万,大举南下,准备一举攻下荆州。眼下大军已进至宛城一带,陆贼麾下大将黄忠,已率领三万前锋铁骑,将要进至新野城郊了!”

    “又是陆贼!”袁绍怒目圆睁,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木上,吓了逢纪一跳。

    过了好一会儿,袁绍才渐渐平复心情,问道:“如之奈何?”

    “主公勿忧!”逢纪微微一笑。“陆贼虽然兵多将广,但却有几败,我们有胜利之机!”

    “元图但说无妨,我洗耳恭听!”

    袁绍听的有些抑抑。

    这些谋士,总要让他问几遍才肯说出一二!

    就不能直接说出么?

    真是闹心!

    逢纪不知自家主公所想,得意洋洋道:“陆贼虽然兵多将广,却无水军,且劳师远征,我军虽寡,却可以逸待劳。纵战事不利,亦可退守荆南,借长江天险以拒之!”

    袁绍点了点头,元图还是分析的很有道理,不愧是他看中的谋士!

    “那依元图之见,此次可有对敌之策?”

    袁绍想了想,再问。

    “贼军想攻下新野,势必会走博望坡,博望坡一带山深林密,眼下正是天干物燥之时,极易火攻。”

    逢纪顿了顿,又道:“博望之左有山,名曰豫山;右有林,名曰安林:可以埋伏军马。主公可遣一大将引一万军往豫山埋伏,等贼军至,放过前锋;其辎重粮草,必在后面,但看南面火起,可纵兵出击,焚其粮草。”

    “这倒容易,我可派……颜良前去!”

    袁绍想了想,想到了自己的爱将。

    “主公再遣一上将引一万军去安林背后山谷中埋伏,只看南面火起,便可出,向博望城旧屯粮草处纵火烧之。”逢纪又言。

    “这也容易,我派文丑去!”

    袁绍又道。

    “主公可再遣一将,预备引火之物,于博望坡后两边等候,至初更兵到,便可放火矣。”

    又道:“请一大将为前部,不要赢,只要输,主公自引一军为后援。各须依计而行,勿使有失。可保贼军必败!”

    “必败?”袁绍沉默片刻,问道。

    “必败!”

    “既如此,便依你计而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