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天雷

    佛门甫一出世,就向世间宣扬着自己的强大力量。

    念力之剑杀不了,万箭齐发也破不了。

    他们修禅念,精神强悍无比。

    他们亦修肉身,肉身非军中刀剑所能破。

    一人,可抵一支大军!

    如今领五千丹阳精兵厮杀而来,青州军竟下意识产生了畏惧,甚至隐隐有逃离的想法。

    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可耻而难以想象的。

    便在此时,陆云决定出手。

    他的神情依旧淡然无比,看不出任何的惊慌失措,微微动念,道了一声:“雨!”

    便有瓢泼大雨至。

    大雨落在老僧的头上,淋湿了老僧的头。

    大雨飘进了丹阳兵的盔甲之中,带走了丹阳兵身体的温度。

    大雨亦落到早先便无比湿润的大地上,使得这被连绵大雨浇透的地面,越发湿润。

    道家的呼风唤雨,再一次出现在世间!

    不过,不只是呼风唤雨。

    只靠呼风唤雨,并不能解决问题。

    因为丹阳兵受着老僧的意念加持,别说是冷冷的雨,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们也无所畏惧,发誓斩妖除魔!

    我不下地狱,谁入地狱!

    若能斩杀妖道,他们死而无憾!

    因此,陆云在施展出呼风唤雨的道家术法之后,再次出手。

    他的右手持着的九节杖,轻轻落到了地面上。

    地面便发生了变化。

    丹阳兵前面的草地,本就随着连绵大雨的降临而松软,如今,随着九节杖的落下变得更加松软泥泞。

    转眼的功夫,数里方圆的地面,完全变成了沼泽一般的地面!

    丹阳兵再如何能征善战,勇敢无畏,不怕牺牲,敢于降妖除魔,奈何他们的双脚陷入了地面,根本无法冲到青州军的阵营之中,只能眼睁睁与敌人对射而死。

    更多的,是被青州军射死,连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没有。

    青州军望着这近乎神技一般的情景,顿时欢呼雀跃了起来,随即按着神人丞相的命令,将一支支利箭射向了四个僧人!

    不错,是四个僧人。

    而不是丹阳兵。

    陆云的旨意很明确,就射四个僧人。

    为首的老僧或许肉身成佛,但他不相信,其后的三个年轻和尚也是这样。

    他决定让手下的人射死几个和尚!

    射着射着,总会死。

    至于丹阳兵,他决定收于麾下,为他所用。

    ……

    当陆云将丹阳兵面前的地面变成沼泽时,老僧自然而然感觉到了不妥。

    只是,他还没有动作,便率先开始沉下去。

    肉身金刚不坏带来好处的同时,也有不好的一面。

    那便是:他很重!

    比一般人重的多!

    比一般人也慢的多!

    当地面成了沼泽,他的鞋底便开始缓缓向下陷落。

    越向前去,进入草地,地面便松软,老僧的脚便陷的越深。

    他走了没几步,他的身子便陷的很深。

    他的半截身子已经陷了下去,只有上半身还在地上。

    对面射来的无数箭落在他的胸前,落在他的胳膊上,甚至落在他的头上,他什么事都没有。

    因为他金刚不坏。

    世俗中的箭,根本伤不了他。

    但他还是很愤怒。

    因为他成了一个活靶子。

    而且,他将沉入地面。

    虽然不会死,但也很不爽。

    尤其是他的弟子渐渐要被破了肉身,他更加不爽。

    他有怒火。

    是为佛陀怒火。

    他艰难取出自幼一直随身戴着一串佛珠,咬破舌尖,喷了口血上去,然后手腕一扬,把这串佛珠扔在前方的地面上。

    染着佛陀怒火的佛珠,落在了地面。

    便有一道极慈悲却又极暴烈的火性气息,迅速从佛珠散发而出,向着四周散播开来。

    所过之处,成为沼泽的地面渐渐凝结。

    便是最稀融的泥土,也能变成坚硬的砖墙。

    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燥起来,然后渐渐凝结。

    佛之怒火,将沼泽重新变做了地面。

    这又是神迹。

    看着草地上发生的这一幕,丹阳兵士气大震,继续开始了冲锋。

    ……

    陆云屡试不爽的奇招,第一次被破了。

    他曾经在大宋位面,凭借着化草原为沼泽的神通,将辽国的骑兵赶出了草原,使得耶律大石只得西征,去往了中亚,乃至欧洲。

    他也凭借着这化草原为沼泽的神通,将尚未崛起的女真赶到了东边,让他们只能被迫离开亚洲大陆。

    因为当草原变成了沼泽,骑兵便被废了。

    当骑兵没了机动性与冲击性,他们就是弱渣,不堪一击。

    然而,今日这一神通被破。

    破他的是佛门怒火。

    陆云微微有一丝诧异,却在万分之一的刹那里,反应了过来。

    他的面色依旧平静。

    他看向了天。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现在大汉的天,应当是道门的天吧!”

    他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不是,只是他手中的九节杖却被高高举起。

    “中元太乙,雷霆降世!”

    陆云脚踏七星,口中念念有词。

    话语落下,狂风乍起,飞沙走石。

    原本沉闷的天空,瞬息之间布满了一层层黑压压的乌云。

    那乌云之中电闪雷鸣,一道道雷光划过天际,滚滚雷声震耳欲聋,可是却没有一丝雨滴落下,反而沉闷让人感觉难以呼吸!

    下一刻,有十二万九千六百道神雷落下,砸在了老僧的头上。

    老僧毫无抵挡之力,便被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纵然是肉身金刚不坏,也被雷霆灭杀!

    因为,如今的天,是道门的天。

    陆云身为当今太平道主,召唤天雷,自有种种加持。

    佛门想出世,未免太心急了些。

    因此,老僧死了。

    死的不能再死。

    老僧一死,佛陀怒火自然随之消失。

    地表再次发生变化,刚刚凝结坚硬的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变得松软泥泞起来!

    正在冲锋的丹阳精兵,便再一次陷入了沼泽之中,不得前进一步。

    他们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将手中的刀剑都扔了。

    他们决定投降。

    事实上,自天雷降世,他们已经被打懵了。

    而当老僧死去,佛语加持不再,他们哪里还有信心再去厮杀。

    “不要打了,我……投降!”

    陶谦在城墙之上,苦涩惊惧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