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佛门

    “陶恭祖,本丞相代天巡狩,讨伐不臣,你若是率军归顺朝廷,则可免去一场祸事,若是不归顺,我大军便踏平你下邳城!”

    陆云出了符车,手持九节杖,望着下邳城墙上密密麻麻的人影,淡淡出声。(书=-屋*0小-}说-+网)

    声音凝而不乱,钻入每一个守军的耳中,瓦解消磨着他们的斗志。

    一句话落,陶谦大军便失了杀气。

    陆云说的话,便是一道符,能够让陶谦大军的心情平和恬淡,生不起一点杀气来。

    是为:平安符。

    平安符出,士无杀气,如何杀敌?

    这一场斗争还没刀枪相见,陶谦大军已经输了三成。

    ……

    陶谦站立下邳城墙之上,周围站立着诸多将领,众星拱月般环绕,更有几个光头的,不是佛门的人,还会是谁?

    陶谦面露难色,踌躇不定。

    他有心痛斥陆云乃大汉奸贼,欺君罔上,又怕骂的太凶,不好收场。

    这万一下邳城被攻打了下来,他先前骂的越凶,那时便会越糟糕。

    他已经老了,只想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想惹什么祸事,因此佛门的人来,他也没有拒绝,总归是一种力量不是……

    现在却有大汉表面的丞相来讨伐他,如之奈何?

    陶谦手下,名为曹豹的,哪里看不出这位主公的心思,这位主公可以投降,想必也会被优待,不过他们这些跟随主公的,又将如何?

    现有的一切都不能保证,得到的利益将被重新分配,甚至生命安全也不能保证!

    他们又怎愿投降?

    曹豹不由大喝出声:“妖道误国!”

    一声话语落下,场中皆惊。

    城下五万大军同时怒目而视,杀气凛冽,而城墙之上,陶谦顿时心道不好,面色更苦,暗暗责怪曹豹。

    “曹豹误我!”

    陶谦微怒。

    他知曹豹是为了曹家的利益,只是这让他如何做,莫非还要打一场?

    他已经在汜水关前打了许久,不想再打仗了,却总有事找上门来……

    “你是何人!”陆云微眯着眼,打量着曹豹。

    “某家曹豹!”曹豹冷声道。“我徐州大军……”

    “那你可以死了……”

    陆云冷哼一声,双眼睁开。

    念力为剑,瞬至城墙。

    曹豹只感觉自己的头都快要炸裂,大叫一声,从城墙上跌了下来。

    曹豹……亡!

    众人顿时大惊。

    陶谦也一个哆嗦,差一点就要叫出投降二字。万一被人看死,岂不是死的太冤枉了?

    却在此时,四个和尚,同时大喝出声。

    “我佛慈悲!”

    明明是慈悲之意,被四个和尚说出来,却显得多了几分肃杀,似乎是佛有怒火。

    佛门以慈悲为怀,却也有降魔手段。

    而如今,一方大将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妖道杀死,他们便决定降妖除魔。

    要除的,自然是大汉的丞相,陆道人。

    “请大人以三千军士出城迎敌,贫僧等必破妖道!”

    四个和尚,为首的是一个老僧,看起来慈眉善目,双手合十,话语如洪钟大吕,振奋人心。

    原先毫无战意的下邳城守军,顿时警醒。

    “哎!”陶谦长长一叹。“予你五千人马,出城杀敌!”

    他终究还是不想放弃,想要借这几位佛门高僧,搏一搏未来。

    城门大开,五千丹阳兵一涌而出,为首的,正是老和尚。

    ……

    “以佛门来对敌?那我便破了你最后的依仗,然后跟你算账!”

    陆云打量着排名布阵准备杀来的丹阳兵,又看了一眼为首的和尚,微微皱眉。

    他想了想,念力为剑,直杀四个和尚。

    “我佛慈悲!”

    老僧开口,便有风起云涌,树叶纷飞。

    念力自老僧体内涌出,又经身后三个僧人共鸣,最终化作一守护之钟,阻止了陆云的念力杀剑。

    陆云轻吟一声。

    老僧也发出一声闷哼。

    这一次念力相抗,老僧输了一筹。

    却没有输太多。

    陆云的念力或许只能让老僧头有些痛,却杀不死老僧。

    “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陆云终于提起了兴趣。

    若是念力能够瞬杀佛门中人,那才是奇了怪了。

    佛法万千,不离其宗。修一个禅念入佛,修一个肉身成佛。

    修到如今眉毛齐白的,想必念力不会差到哪里去。

    “放箭!”

    陆云不去以念力对攻,反而下了命令。

    他如今既然是朝廷丞相,自不会逞强。

    什么事都自己做了,要手下干什么?

    他倒要看一看,这老僧能不能抵挡住他的五万大军。

    万千箭雨齐射,黑压压一片,遮住了下邳城的天。

    为首的老僧,却不抵不挡。

    锋利的羽箭带着沉重的力量,重重地射到老僧的身上。

    只听得笃的一声脆响,箭枝从中折断!

    如暴雨般的羽箭,刺破了老僧的僧衣,割断了飘扬的白眉,然而却没有一枝能够对老僧造成丝毫伤害!

    看着这幕诡异的画面,青州军的神情变得异常骇异,双手下意识里变得僵硬起来,发箭的速度也随之渐缓。

    “死!”

    有黄忠出箭。

    箭出,瞬至老僧身前。

    嗖的一声,铁箭射中了老僧的心窝。

    却依旧未能进入老僧的身体。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劲风四溅,那根射到老僧胸口的铁箭,无力地落了下来,跌落在老僧脚前,发出一声脆响。

    这便是,黄忠一箭能够造成的所有伤害。

    黄忠有些迷茫。

    自大刀魏延以快刀之术抵挡住他的快箭后,他更苦练箭术,已到了近乎道的地步。

    时至今日,他几乎可以确定,这世间没有几人能够抵挡住他的快箭!

    这一次,也应该一样。

    事实上,也是一样。

    他甫抬手,便有箭到了老僧心脏之前。

    老僧根本来不及反应,亦或是,没有反应。

    但与以往均不同的是,他的箭无法穿透老僧的皮肤。

    哪怕这皮肤之后便是心脏……

    箭却穿不破!

    再快,也奈何不得!

    如之奈何?

    黄忠沉吟,神情有些恍惚。

    “杀!”

    便在此时,老僧陡然大喝一声。

    丹阳兵下意识里发起了冲锋。

    有神佛在,他们无所畏惧,向着青州军冲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