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巡狩

    蔡府之外,有曹孟德来。

    曹孟德来,好极了。

    陆云便见到两个小姑娘停止了斗嘴,恢复到安安静静的模样,乖巧地站立在一边,不由有些好笑。

    “见过丞相!”曹操急匆匆而来,行了一礼。

    “孟德,发生了什么事?”陆云请曹操坐在椅子上,慢慢说话。

    椅子,本不该出现在这个世上。

    椅子却出现了。

    因为,他想要椅子出现在世上。

    “自汜水关一战后,十八诸侯瓦解,如今关东割据的势力,有徐州的陶谦,荆州的刘表,袁绍,淮南的袁术,江东的孙坚,最近似乎有联合趋势,他们还煽动广阔北方地区,不停叛乱,又扶持山贼,与我朝廷对抗,刚稳定的北方局势又有动乱。”曹操一口气将如今的形式说了出来。

    “袁绍跑到了荆州地区?北方还有叛乱?”陆云轻吟,思量了一阵。“待秋粮一收,便可动兵,先收了徐州再说,现在么,我欲代天子巡狩北方,安抚民心,你看如何?”

    “丞相高见!”曹操点了点头,又有些担忧。“朝廷的大事又当如何?丞相的安全又当如何?”

    “有文和,子泰和孟德在朝廷,我放心!”陆云微微一笑。“至于我的安全,这世上还没有几人能伤的了我!”

    “多谢丞相信任!”

    曹操肃然一拜。

    “你办事,我放心。”

    陆云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

    治世之能臣,不只是说说。

    有曹孟德在朝廷,世间的事容易了很多。

    而他,将要出巡一趟。

    陆丞相代天子巡狩北方,这一件事传出,不知让多少人欣喜难言,又让多少人蠢蠢欲动。

    如汉室忠臣王允之类,已经想着乘陆贼出游之际,剿灭陆贼势力。

    殊不知他们的行动早落在贾诩贾文和的眼里……

    陆云极为信任贾诩,不仅许了他丞相府别驾之职,还有一个暗中的职位:锦衣卫统领,负责纠察百官。

    陆云总有一种直觉,贾诩似乎是天生做这种事的人。

    他便这样安排了。

    想必,不会让他失望。

    ……

    符车往北,到了冀州之地。

    自大贤良师张角归天,冀州的黄巾便归陆云统帅。

    若不是有张角亲传的九节杖,又有张角兄弟张宝与张梁一同约束,这冀州的黄巾势力,他怕是还吃不下。

    当年最后一战,天下黄巾入冀州,冀州的黄巾几乎有百万之众,一个人如何统帅的下?

    其中不乏别有心思的渠帅,想占山为王,去过自在逍遥的日子。

    好在张角的亲传弟子还有三人,皆听从大贤良师的命令,他这才统帅了大部分黄巾。

    而自他乘连番雨夜之机,成了大汉丞相后,他便下了旨意,各部州郡,不再围剿黄巾,一律安抚,将黄巾军的身份由贼变成了民。

    这一次,他来冀州,便是想看看。

    初夏的土地,被夏日晒得有些干涸。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依旧有嫩小的幼苗艰难存活在土地上。

    似乎它们并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土豆啊……”

    陆云走下符车,有些感慨。

    土豆还在,大贤良师却已经升天了。

    “丞相,这是什么?”

    貂蝉小姑娘好奇地望着干涸田地里的绿叶,不由问道。

    “不知道了是吧,这是老师远涉重洋,从海外之地带来的良种,听说可以亩产千斤!”蔡琰小姑娘一脸的骄傲,微微动念,便有一滴滴云水自虚空中生出,落到干涸的田地里,滋润些许幼苗。

    “哦!”

    貂蝉小姑娘点了点头,好奇地看着这稀疏的绿叶,心想这些东西真的能够亩产千斤么?

    她自幼生活在义父府邸之中,不愁吃喝不愁穿,只知学舞学歌曲,又如何知道这外边的生活。

    这一次既然有幸出来了,她不愿意放过每一次学习的机会。

    不然,总被蔡琰小姑娘鄙视……

    两个小姑娘对着田地里的土豆指指点点,陆云却望着远方耕种的农民,以及干涸的农田,若有所思。

    某时,他伸手一抓,一根九节杖便出现在了手里。

    他以杖指天,道了声:“风!”

    虚空之中,有清风徐来。

    渐渐成了狂风。

    陆云又道了一声:“云!”

    天地之间,本来是碧空一片,没有丝毫云彩。

    陆云话语落下,却有云自虚无生出。

    先是白云,渐渐成了乌云密布。

    “雨!”

    一个雨字出,天地之间下起了雨。

    有瓢泼大雨落下。

    打在干涸的农田里,滋润着干涸的幼苗。

    打在符车的车顶上,叮咚作响,车顶之下,是两个惊呆的小姑娘,一脸崇拜的望着施展道术的道人。

    打在农夫的身上,他们的面容渐渐震惊,随即于欣喜若狂,对着陆云的方向扣首连连,口中大呼:“大贤良师啊!”

    他们本来是农民,后来成了黄巾军。

    大贤良师登天,黄巾军被改编,强大的成了朝廷军队,一般的,又成了农民,在田地里种田。

    他们以前不懂。

    不过今日见着那九节杖,见着那手持九节杖施展神术的道人,他们欣喜若狂。

    黄巾军的领袖,如今还存在,而且在为他们奉献!

    ……

    陆丞相的符车离开了冀州,渐渐到了幽州。

    幽州是陆云的大本营,他曾经在这里担任过幽州牧。

    因此,这里的局势最为稳定。

    不过,当他来到蓟县之后,名为徐和的小吏告诉了他一件事。

    白马将军公孙瓒曾经在蓟县外徘徊,却最终直往东方而去。

    不知该如何处理?

    东方?莫非是高句丽?

    或是,大草原?

    那便由他去吧。

    白马将军公孙瓒,无论往北,还是往东,他都不会阻拦。

    总比死在袁绍手里好……

    符车又南下,便到了青州。

    他见到了田丰。

    这位老臣,自他离了青州往幽州,便一直在青州之地出谋划策,将青州打成铁桶一块。

    如今的青州,几乎快要成了天下第一富州!

    不仅因着屯田政策与土豆的种植,更是因为这里不经战乱。

    冀州也有土豆种植,却有连番大战。

    至于幽州,则边关苦寒,收成不好。

    所以,青州悄无声息里,成了天下第一州。

    “既然如此,那便顺便攻打了徐州吧!”

    议事厅里,陆云下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