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貂蝉

    有词赞道:“原是昭阳宫里人,惊鸿宛转掌中身,只疑飞过洞庭春。按彻《梁州》莲步稳,好花风袅一枝新,画堂香暖不胜春。”

    当陆云见到貂蝉小姑娘时,便不由想起了这么一首词。

    有小姑娘貂蝉,一双水一般的眼眸,异常有神,却总透着股淡淡的忧伤,即使不说话,那一双闪亮的眼睛,依旧传达着她的愁思。

    小姑娘眉毛很淡,淡淡地像是弯月,清冷而幽深。

    一具小巧玲珑的琼鼻,没有一丝瑕疵。

    鲜艳的红唇,细腻的皮肤,还有她软弱白皙轻轻浮动的玉手,整个人,美得如同梦中走出的仙子。

    小姑娘年仅十二,便生了一副美人胚子。

    不知道长大了,又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难怪董卓与吕布会因着二八年纪的小姑娘而父子残杀,实在是小姑娘太美丽了些!

    当然现在,陆云防患于未然,一份旨意,调了吕布往北疆,想必等他回来时,什么都定了。

    美人计,唱不起来也是白搭。

    不知王允这个老匹夫,接下来又会出什么样的折……

    “这位小姑娘是?”

    待小姑娘跳了一段舞,陆云明知故问。

    王允见着陆云微微发愣,心中一喜,口中笑道:“她是小女貂蝉。”又对着貂蝉道:“貂蝉,还不见过丞相大人!”

    小姑娘轻飘飘走来,脆生生道:“奴婢拜见丞相大人。”

    “不必多礼。”陆云叫小姑娘在一旁坐下,又暗中骂了一声王允“禽兽”。

    十二岁的小姑娘,王允居然让她跳了这么久舞,也真能使得!

    没看到小姑娘已经有些累了,脸上都有淡淡的汗珠……

    王允见着陆云的表现,只以为陆丞相对貂蝉有意思,心中更加惊喜,又请貂蝉喂了陆云几杯酒,方才起身笑曰:“允欲将此女献上丞相,不知肯容纳否?”

    “……”

    陆云有些无语。

    果然是这一套。

    不过他也没有拒绝。

    拯救小姑娘出了王允老匹夫的魔爪,自然是功德一件。

    要不然,纵然今日他拒绝了,小姑娘的命运未必能怎么改变。

    依旧是美人计,不过换了一个人。

    还不如,他将小姑娘拯救了。

    当然,他并不是要纳小姑娘为妾。

    这样的小姑娘,还是和蔡邕小姑娘一起读书去罢。

    亦或是,在他的麾下,走万里路,读万卷书。

    一个小姑娘,再怎么知书达理,没有走出过王允府,如何知道外边的事?

    好好一个小姑娘,被王允教坏了。

    ……

    陆云既与王允达成了一致,酒宴更欢。

    临到陆云离开的时候,小姑娘貂蝉也上了陆丞相的符车。

    一同离了王允府邸。

    “昨日你在望月?”

    陆云突兀出声。

    惊了符车一旁静坐的小姑娘一跳。

    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更有些忐忑。

    因为昨晚,正是她与义父商量以美人计对付眼前陆贼的时刻。

    陆贼又如何知道她在望月?

    莫非是暴露了?

    这又怎么可能?

    陆云见着小姑娘因一句话而生出种种复杂情绪,有些好笑,又有些不满。

    可恶的汉朝……

    十二岁的小姑娘啊,未来正在读着书,生活无忧。

    现在么,却在为国家大计而操劳。

    “我来给你找个小伙伴!”

    陆云想了想,催动符车,往蔡府而去。

    蔡府之中,蔡琰小姑娘正兴致勃勃,操控着一条小河。

    河水晶莹剔透,变化万千,时而是一条长长的河,时而变成了一只萌萌哒的小猫,时而又成了一颗大树。

    在蔡琰小姑娘的操控之下,河水千变万化,神奇万千。

    小姑娘玩的不亦乐乎,不知劳累。

    陆云到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画面。

    “谁?”

    陆云来,有小姑娘轻易感知,小手一动,那条河化作了一条狗,朝着陆云咬了过来。

    “定!”

    陆云呵呵一笑,一元重水长河化作的小狗便被定在了空中。

    一动也不能动。

    “老师!”

    蔡琰小姑娘奔了过来,一脸开心。

    不过见着陆云旁边的又一个小姑娘,顿时面色一肃,盯了貂蝉小姑娘半天,方才幽幽道:“老师,她……不会是我的师娘吧!”

    “……”

    陆云有种噎住了的感觉。

    他刚才还在说貂蝉小姑娘在王允的影响下长歪了,现在蔡琰小姑娘在他的教导下,也歪了。

    蔡琰小姑娘可是书香世家,家教应当极严,现在……成了一个爱玩水,爱玩闹的小姑娘。

    道法修为还极为不错。

    都已经到了先天境界。

    打几个山贼不在话下!

    “她是貂蝉小姑娘,以后么,应该是你的小伙伴!”

    陆云想了想,终于出声道。

    “貂蝉啊!”蔡琰仰着头,想了片刻,有些困惑,问道。“我爹爹的好友王司徒,好像有个女儿叫貂蝉,不会就是她吧?”

    “正是!”貂蝉小姑娘盯着蔡琰,淡淡开口道。“爹爹已经把我许配给了丞相大人。”

    “这怎么可以……”蔡琰小姑娘一惊,下意识打量向貂蝉全身,随即不服气道。“你没我高,凭什么做我师娘?”

    “大汉律法规定,女子十二就可嫁人。”貂蝉淡淡道。

    “老师,要不,您修改修改律法?”蔡琰小姑娘秀眉轻蹙,显然对这一条律法很是讨厌。“本姑娘修道大成之前,才不会嫁人!”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女子拒绝的道理?”貂蝉也蹙起了眉头,似乎有些不理解面前小姑娘的想法。

    蔡大家的家教,应该是极严的,怎么看起来,这个小姑娘,一点都不懂事。

    “……”

    陆云见着两个蹙起眉头开始争锋相对的小姑娘,第一次觉得有些事超出了他的预料。

    两个小姑娘第一次的见面,因着种种理念之差,不太友好。

    这还怎么做朋友。

    貂蝉小姑娘,不需要住在陆府,正该住在蔡府。

    现在不和睦,还怎么玩。

    却在此时,有下人来报:“曹主簿来请见丞相大人!”

    曹主簿,自然是曹操曹孟德了。

    这一次,来的还真是及时。

    “请孟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