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美人计

    王允心中设想了美人计,第二日,便着手实施。

    似乎看着陆贼一天掌握朝政,他便一天不爽!

    定要将陆贼除去!

    他先将家藏明珠数颗,与良匠嵌造的金冠一顶,送给了上将军吕布。

    当朝司徒送礼,吕布哪有不高兴的道理。

    他本是一白身,以武力称雄于并州之地,成了丁原帐下一名主簿。

    但到了如今,投了陆丞相,不仅是大汉的上将军,更有朝廷司徒送礼!

    这是何等的荣耀?

    现在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

    若是跟着他的义父丁原,这一会怕是还在逃亡!

    就算是他的家乡,他也没脸回去……

    得了司徒重礼,他亲自往王允家答谢。

    王允早已经预备好酒宴,等待吕布到来。

    待吕布来,他亲自出门迎接,又请他入上座。

    礼数之周,让吕布这个粗人都有些受宠若惊。

    吕布有些困惑,好奇道:“吕布只是朝廷里的一员将领,司徒大人却是朝廷大臣,为何如此礼待,让布惶恐不安?”

    王允肃然出声:“方今天下,别无英雄,惟有将军。允非敬将军之职,敬将军之才也。”

    吕布大喜。

    当今天下,他对于自己的武力,极为自信。

    十八诸侯,死在他的手里的,就有十几个。

    就算是什么江东猛虎,对上他,也不能抵挡!

    当然……要除了丞相。

    不过,他哪里敢和丞相比。

    陆丞相,在他心中可是神人一般的存在!

    王允看出了吕布的想法,殷勤敬酒,口中赞叹陆丞相与吕布的高尚德行不绝。

    只说的吕布如在云中,忘乎所以。

    酒至半酣,王允见吕布已经迷糊,便出声道:“唤我女……”

    “帝师,大将军,大丞相到!”

    却在此时,王允府外锣鼓喧天,声威骇然。

    有陆云陆丞相来到了王允府邸之外。

    他一直以神识注视着王允的表现。

    果然是老狐狸,好话连篇,甜言蜜语,说的陆云都有些不好意思。

    他何时在王允心中,有了那么高的形象?

    简直就是一个完人,没有任何缺点。

    就算是缺点,在王允的口中也变成了优点。

    不用说吕布看不透,就是其他人,也看不透,以为王司徒彻彻底底抱上了陆丞相的大腿,要为陆丞相效犬马之劳。

    当然,陆云心中很清楚。

    他因此来了。

    若真让吕布见到貂蝉小姑娘,说不得这美人计还真可能实现。

    他便来了。

    ……

    王允现在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

    他正要招出自家女儿,诱惑吕布,陆丞相便来了。

    可以不来的这么及时么?

    可以明日再来么?

    明日就是你不来,也会请你来!

    现在来,怕是事情有变。

    当然,他并不怎么畏惧。

    他在朝堂之中,向来做着一副以陆丞相马首是瞻的姿势,想必陆贼也不会轻易动他!

    动了他,朝堂之上,还有几个人愿意跟随陆贼?

    他想了想,决定去迎接。

    身穿朝服,礼数皆备,亲自迎接。

    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允真是陆丞相的人!

    “大奸似忠,大伪似真,王司徒,果然深得其中三昧!”

    陆云坐于符车之上,饶有兴趣看着王允,心中不由想道。

    论做姿势,这一位做的太像样了。

    “参见丞相!”

    吕布这一会也快醒了酒,在一旁行礼道。

    “嗯!”

    陆云微微点了点头,又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看看曹孟德,同样是他的徒弟,哪怕是半个徒弟,做什么事都有分寸,有自己的判断力。

    而吕布,一转眼就被王允忽悠了,果然是天生的武将,玩不了文人的事。

    那就别玩了……

    “奉先,我对你如何?”

    陆云突兀开口。

    吕布一怔,随即慎重道:“丞相对我恩重如山!”

    “你现在过得又如何?”

    陆云再问。

    “幸得丞相看中,如今身为上将军,过得自然极好!”

    “那你的故乡又如何?”

    陆云接着问。

    提及故乡,吕布神情顿时黯淡,闷闷不乐道:“布出生后没几年,故乡五原便被外族所占,至今依旧是外族的地盘!”

    “是啊!”陆云微微一叹。“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而今你身处高位,你的家乡却被外族所占,你可能睡得安稳,吃的愉快?”

    吕布摇摇头,拱手拜道:“请丞相吩咐!”

    “我封你为征北将军,领五千并州铁骑,北攻草原,你可能大获全胜?”

    陆云悠悠言道。

    “必不让丞相失望!若不能收复故土,布愿意提头来见!”

    吕布大喝出声。

    “既如此,现在便出发吧!”陆云看了一眼王允,又看了一眼吕布,笑道。“这一次,我留了三辆符车与你,又请了太平道人张梁随军一同出征,想必燕然勒石,不是什么难事。”

    “多谢丞相!”吕布大喜,再拜。

    陆丞相的符车,它的恐怖,吕布早已经知道,如今有三辆符车在,他还怕赢不了那些外族?

    易如反掌!

    “丞相……”却是王允开口,面色愁苦,似乎是在心忧吕布。“请吕将军赴了这酒宴也不迟啊!”

    他的确很愁苦。

    他的确是在心忧吕布。

    吕布走了,这美人计还怎么唱下去?

    可恶陆贼,误他大事!

    “司徒大人!”吕布微微不悦。“布思乡心切,恕不能赴宴!”

    他说完,便走了。

    只留下王允在原地一脸懵逼。

    走了,吕布走了!

    去征草原了!

    他的美人计怎么办?

    陆贼怎么除?

    “怎么,司徒不愿意本丞相来?不请我进去么?”陆云望着吃瘪的王允,微微笑道。

    这个老匹夫,想用美人计来对付他,也太小看他了。

    他只调了吕布往五原,便破了所谓的美人计。

    不知这老匹夫接下来会怎么做,难道再找一个好徒儿来实施美人计?

    他的其余的弟子,一个是蔡琰小姑娘,另一个是曹孟德。

    想必以曹孟德的智商,认出一个美人计,应当不在话下吧。

    至于蔡琰小姑娘,更不用多说。

    对着蔡琰小姑娘使美人计,他想想,都想笑。

    “丞相说笑了!”王允急忙露出一副笑脸。“丞相请!”

    陆云进入王允府邸,于主座坐下,听着王允连连的赞叹,也算是一件愉悦的事。

    有人说他的好话,尤其是将他的缺点也能说成优点,陆云自然爱听。

    当然也只是听听而已。

    若是信了,那才是见了鬼了。

    听着听着,场中多了一个跳舞的小姑娘。

    貂蝉出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