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关羽的刀

    关云长要出战,袁绍没有拒绝。

    他可不是要坑好队友好发小曹孟德。

    西凉大将华雄的实力有目共睹,连连斩杀联盟多员大将,这红脸汉子却要出战,斩敌,亦或是送死,都不关他的事。

    曹操站起身来,笑道:“云长请饮此酒,再去杀敌!”

    他对这位暂且居留在他帐下的关羽,有着极大的厚待与期望。

    昔日大汉军队围剿黄巾,本来胜利在望,却不想董卓逆贼斩首了大将军何进,使得汉军大乱,又在乱军之中射死了中山靖王之后刘备。

    刘备之弟关云长恨不得杀董卓而后快,只是刘备的军队已经溃败,被杀得全军覆没。

    关云长为报刘备之仇,暂且居于他曹操之下,与他一起来到酸枣之地会盟。

    因为他听说董卓投靠了如今的丞相,镇守汜水关。

    他一定要报仇!

    ……

    曹操温酒,看着关羽,目光灼灼。

    关羽关云长,他最为欣赏不过。

    跟随大汉军队围剿黄巾贼,是为忠。

    誓死为其兄报仇,是为义。

    万军之中无人敢挡,是为勇。

    忠义勇三者皆备,他如何不想收服?

    只是,关云长太过忠义,忘不了其兄刘备……

    每每他提及收服之类的事,都会被关云长拒绝!

    何其伤心!

    若能得关云长相助,他此生无悔也!

    如今,只能潜移默化!

    “曹公且慢,酒且斟下,某杀了华雄便来。”

    关羽依旧不以言笑,冷冷出声。

    这样一副模样,落在他人的眼里,便有些傲的没边。

    尤其是吕布,恨不得拿起方天画戟与这个红脸汉子干一架,让他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高手!

    不过他想了想便算了,这个红脸汉子,哪有袁绍袁盟主的人头值钱。

    吕布看了一眼袁绍,又缩了回去,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大好头颅,他当取之……

    且说关羽出了营帐,提了青龙偃月刀,飞身上马,缓缓往西凉铁骑行去。

    行到距离西凉大将华雄百步距离之时,他突兀一刀挥出。

    没有丝毫的掩饰。

    是最粗暴的厮杀。

    一道刀气横空而至,瞬间到了数十丈之外的华雄面前。

    速度之快,举世罕见!

    上一次,他便这么一刀,灭杀了幽州的黄巾程远志,灭了幽州的黄巾。

    那时,他的大哥还在世间。

    可惜,可恨!

    他的大哥被董卓逆贼所害!

    ……

    刘备死了,关云长所面对的人也变了。

    所谓,今时不同往日。

    西凉第一猛将华雄自然不是黄巾军的一个小小渠帅程志远所能比。

    对面红脸汉子的刀虽快,但还在意料之中。

    他也是一刀砍出,一道刀气正中红脸汉子的刀气。

    轰隆一声巨响,场中似乎响起了一场爆炸。

    隆隆声响,甚至掩盖了远方的击鼓呐喊声!

    当然,若是与数月前大汉神阵出现之前的雷声相比,便成了蝼蚁之于神龙……

    那华雄接住了关羽一刀,正要出招,关羽骑马,已经到了华雄二十步之内,又是一刀挥出。

    这一刀,甚至威力要远远甚于第一刀。

    华雄看着第二刀,便仿佛看见了一座刀山。

    刀山气势凛然,刀还未至,已经紧紧压迫人的心灵,叫人心防失守。

    若是一般人,遇着这一刀,恐怕没动手,已经被吓死了!

    当然,华雄不是一般人,他是西凉的第一武将,他经历了边关之地许许多多的厮杀,精神极为强悍!

    他没有任何的失神,手中的刀,舞成了一片刀光。

    宛似刀的河。

    刀的山遇上刀的河,终究被连绵不断的河浸泡侵袭瓦解,渐渐成了河流里的一抔泥土。

    关羽的第二刀,又被华雄所破!

    却在此时,关羽的第三刀来了。

    无与伦比的快,无与伦比的速度!

    远远超过了第二刀!

    那是近乎道的快!

    刀出,便到了华雄脖子前。

    似乎,他的刀本来就在华雄的脖子前。

    华雄骇然失色,甚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如果不出意外,华雄在这一刀下必死。

    他的万般防御都没了作用。

    刀的河流遇上了更为高大的大山,直接被掩埋。

    防御被破!

    来不及反应!

    甚至升不起种种念头来。

    却在此时,锦囊之中,有神光大放。

    阻挡在了关云长的大刀面前。

    虚无中,突然多了无数的丝线,凝结成一张网。

    这张网密密麻麻,几乎充斥了华雄面前的虚空。

    同时,这张网强悍到了极致,使得华雄身前的虚空变成了泥潭沼泽。

    却不止是泥潭沼泽。

    它还要比泥潭沼泽强大数倍。

    任何东西,进入了这个地方,它的速度,陡然慢了无数倍,而承受的压力,增加了无数倍!

    便如进入了一个独立而奇特的虚空。

    这一个虚空里存在的物体,承受的重力是外边世界的几十倍,乃至数百倍。

    而它的密度,近乎河流的数千倍,乃至上万倍!

    即便是快如光速的刀,落到这个空间里,便成了蜗牛。

    华雄能够清晰地看到红脸汉子的刀向他的脖子面前割来。

    只是,原本快到极致的刀光,如今在他的眼里,一寸一寸往前挪移,似乎是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

    那种压力,甚至要让这一把刀层层瓦解!

    难以想像的反应在他面前这微小空间里进行着。

    他虽然不懂是什么原理,却也知道是丞相的锦囊救了他!

    他不再多想,匆匆后撤,躲避开了这致命一刀。

    随即,逃入大军之中,甚至没敢对红脸汉子突下杀手,即便……他知道红脸汉子此时应该陷于牢笼之中。

    今日的一幕,他怕了!

    让他先缓口气再说。

    若不是丞相的锦囊发威,这一次,他的人头就没了!

    “丞相啊!”

    华雄念着这个名字,不由对尚未见面的陆丞相感恩戴德。

    便在此时,联盟大军杀来。

    华雄不再多想,领着西凉铁骑逃了。

    开玩笑,气势已失,以他几千铁骑对几十万大军,不跑还等死么?

    华雄便这么逃了。

    后面,联盟大军大喊着追杀。

    追到了汜水关前,又被守军一顿痛揍,便退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