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华雄

    出了吕布这回乱,联盟大军该进行的章程还得继续进行。

    袁绍如愿以偿,得到了盟主的位子,站在祭坛上慷概陈词,说的都是陆云的坏话:“汉室不幸,皇纲失统。贼臣陆云,乘衅纵害,祸加至尊,虐流百姓。绍等惧社稷沦丧,纠合义兵,并赴国难。凡我同盟,齐心戮力,以致臣节,必无二志。有渝此盟,俾坠其命,无克遗育。皇天后土,祖宗明灵,实皆鉴之!”

    这一番话念罢,所有的诸侯慷慨激昂,涕泗横流,尤其以孔融为最。

    他是圣人后裔,好客礼贤,却在都昌城被打的全军覆没,只留他一个人仓皇逃窜。

    他本以为打他的是黄巾,后来才知道这黄巾的背后就是陆幽州,即现在的陆大将军,大丞相。

    当然,他根本不承认陆云的身份,只觉得是陆贼胁迫了皇帝所致,恨不得立刻纠集大军,将这个乱臣贼子法办,也好报了自己的仇!

    至于曹操曹孟德,则面色有些复杂。他相信事有蹊跷,但对于袁本初所说的陆道人残害百姓的事,他不怎么相信。

    怎么说,陆道人都教了他许多先秦儒家的学问,是他的半个老师,又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残害百姓的。

    当然让皇纲失统的事,陆道人倒是能做出来。

    陆道人向来不在乎朝廷的威严……

    所以,以大局为重,他便没有开口。

    檄文么,骂的狠一些,也是正常。

    便在曹操发愣的功夫,袁绍已经在主位坐了下来,意气纷发,朗朗开口:“绍虽不才,既承公等推为盟主,有功必赏,有罪必罚。国有常刑,军有纪律。各宜遵守,勿得违犯。”

    这是要强调盟主的权威性了。

    众人皆说惟盟主之命是听。

    只有吕布心中冷笑。

    联盟盟主的头颅,真适合做见面礼。

    袁本初的官越大,越好啊!

    只是如何联系他的师父,是一个问题,万一有人不信怎么破……

    他想了想,有了些主见。

    自家师父教给他的兵家道理,他可不是白学的……

    场中,袁绍继续发号施令。

    不得不说,如今的袁绍看起来的确威严万千,很有盟主的气势,吩咐众人,调理气氛,都毫无差错,充分展现了四世三公家族良好的教养,叫在场的所有诸侯刮目相看。

    他先令袁术总督粮草,应付诸营,无使有缺。又令孙坚为先锋,直抵汜水关挑战。其与各部占据险要,以为接应。

    这样的安排,有条有稳,纵然是曹操为盟主,也不过如此。

    于是便有孙坚领了五千大军往汜水关挑战。至于众诸侯里一路诸侯鲍信,害怕孙坚夺了头功,嘱咐其弟鲍忠先抄小路搦战的事,联盟里的人,假装都不知道。

    ……

    汜水关。

    董卓坐在主位之上,微眯着眼,想着一些事。

    在他的下首,坐着他的一干文武大臣。文臣以李儒为首,武将以西凉第一武将华雄为首,其次是李傕、郭汜、张济、樊稠等。

    至于董卓的女婿牛辅,没有跟来,被董卓留在了西凉,替他镇守边疆,以免边关胡人寇关。

    却在此时,有士卒匆匆赶来,禀报道:“关外有逆贼搦战,率军五千!”

    “哦!”董卓挥挥手,叫士卒下去,方才看向了他的手下,慢条斯理道。“我奉丞相之令,镇守汜水关,如今有逆贼前来犯关,何人敢往?”

    “末将愿往!”

    董卓话语刚落,众将中便走出一个身长九尺,虎体狼腰,豹头猿臂的大汉,正是号称西凉第一武将的华雄。

    “好,有华雄在,我无忧也!”董卓大喜。“你若得胜,我必向丞相为你请功!”

    “诺!”

    华雄拱手一拜,引铁骑五百,飞下关来,见着比孙坚还要早到的鲍信之弟,大喝了一声:“贼将去死!”

    他一马当先,向鲍忠杀去。

    身后五百西凉铁骑紧紧跟随,精气合一,隐隐凝结成一个整体。

    五百合一,气势滔天,杀气逼人!

    这是西凉铁骑在边关之地历经无数血战早已经千锤百炼而形成的默契,一句话,便能够形成军阵!

    又岂是小小鲍忠所能抵挡的?

    鲍忠还没有反应过来,被华雄手起刀落,斩于马下。

    主将一死,鲍忠麾下的五千军士大乱,被华雄乘势追杀,几乎全军覆没!

    一战,杀敌五千!

    以五百对五千,大破之,不愧为西凉第一猛将!

    董卓也不含糊,命人赍鲍忠首级来丞相府报捷,为手下爱将请功。

    ……

    洛阳城,蔡府。

    蔡府的大厅里,坐着两个人。

    一个自然是蔡府的主人蔡邕,另一个,却是陆云。

    陆云没有在丞相府,而是来到了蔡府。

    他往日里与蔡邕交好,不过如今发生了洛阳城的这么一回事,蔡邕便对陆云敬而远之。

    甚至让他的女儿,陆云的徒儿也对陆云敬而远之……

    这怎么可以?

    今日陆云闲了些,便到蔡府来看看。

    桌上摆着一副棋,陆云执黑子,蔡邕之白子。

    “陆丞相怎么今日来到了寒舍?真让邕惶恐不安。”蔡邕出声道。

    他虽说着惶恐二字,但面上并无惶恐之意。

    “伯喈说笑了,我的陆府便在你的对面,串串门又有何不可!再说,小姑娘还是我的弟子,为师的看一看也是应该的!”陆云微笑出声。

    他的神识扫去,便看到了远处门边猫着一个小脑袋偷偷看他们的蔡琰小姑娘。

    小姑娘生怕她的师父和爹爹打起来,却又被自家爹爹下了令,锁了起来,不许见陆云。

    小姑娘只能出了门,偷偷看。

    要知道,蔡琰小姑娘一日悟天书,已经到了先天的境界,再也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开个门还是很容易……

    “我女哪有福气,敢成为丞相的徒儿!”

    蔡邕出声道,话语之中似乎蕴含着对陆云的极大不满。

    他的确有极大的不满!

    一么,陆道人居然打伤了卢植卢大儒,让他的心里很不舒服。

    二,陆道人居然胁迫了皇帝,挟天子以令诸侯!

    这几乎不能原谅!

    简直是……乱臣贼子!

    他哪里愿意再跟陆道人走近?

    却在此时,有丞相府讯息传来。

    陆云粗粗一观,有一个人的名字映入眼帘。

    西凉,华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