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诸侯会盟

    一场大雨终结,阴云散去,天边出现了久违的太阳。

    不过自然的阴云虽然散去,但战争的阴云从未停止。

    中原大地,战争的步伐已经停不下来。

    汉庭与黄巾的大战告一段落,开始的,是朝廷的军队与清君侧的大军。

    便在这场滔天大雨停了不久之后,洛阳城发生的事有心无心传到了冀州的战场之上,惊呆了袁绍曹操一干人。

    他们震惊于大汉的皇帝已经驾崩,有新帝继位。

    他们震惊于站立在黄巾贼一边的陆幽州居然成了大汉的帝师,大将军兼大丞相。殊荣之盛,普天罕见。

    他们更震惊于与自己作战的陆幽州,竟然乘着滔天大雨,神不知鬼不觉到了洛阳,控制了洛城阳。

    这岂不是说,陆幽州的军队在滔天大雨下也能行军?

    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神出鬼没!

    但无论如何,他们绝不能允许一个来历不明,甚至与黄巾有勾结的陆幽州成为大汉的实际统治者,于是,袁绍与曹操发出矫诏,驰报各道,然后招集义兵,竖起招兵白旗一面,上书“忠义”二字,准备……清君侧!

    原本历史上是曹操带头,清董卓。

    不过到了这个世界,成了袁绍带头,清陆云。

    这个世界,曹操的声望并不怎么显著,一般人也不知道他。

    没了献刀刺董的义举,曹孟德还是籍籍无名之辈,至少,在很多前辈眼里,曹孟德还是个小辈。

    而袁绍四世三公,袁家的大名海内皆知,袁绍发出矫诏,天下英雄闻声响应。

    袁绍以袁家的名义,召集各地英雄豪杰,又叫手下陈琳写了一份檄文,曰:“绍等谨以大义布告天下:陆云欺天罔地,灭国弑君;秽乱宫禁,残害生灵;狼戾不仁,罪恶充积!今奉天子密诏,大集义兵,誓欲扫清华夏,剿戮群凶。望兴义师,共泄公愤;扶持王室,拯救黎民。檄文到日,可速奉行!”

    这一份檄文去后,各镇诸侯皆起兵相应,共有十八路诸侯。

    第一镇,四世三公,广交豪杰袁家嫡子袁公路。

    第二镇,袁家门生,韩馥字文节。

    第三镇,豫州刺史孔伷字公绪。

    第四镇,并州刺史丁原字建阳。

    第五镇,河内郡太守王匡。

    第六镇,陈留太守张邈。

    第七镇,聪明好学,乔瑁乔元伟。

    第八镇,山阳太守袁遗。

    第九镇,能文能武鲍信。

    第十镇,圣人后裔孔融。

    第十一镇,广陵太守张超。

    第十二镇,徐州刺史陶谦。

    第十三镇,西凉太守马腾。

    第十四镇,白马将军公孙瓒。

    第十五镇,上党太守张杨。

    第十六镇,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

    第十七镇,四世三公袁绍袁本初。

    第十八镇,心怀壮志曹操曹孟德。

    十八路诸侯,人马不等,有几千兵马的,如山阳太守袁遗,山阳地少人少,他只带了三千兵马。

    也有带了几万兵马的,如清君侧之事的号召者袁绍,便领了三万大军前来。像他这样四世三公的豪族,只家里的家奴佃户,都数以万计,随意一号召,便召唤了几万大军。

    如徐州刺史陶谦,也带了两万兵马,是徐州有名的丹阳兵,在各路诸侯里极为显著。

    十八路诸侯,多则几万,少则三千,加在一起也有二十多万,往酸枣会盟。

    ……

    洛阳城。

    陆云站立一高楼之上,若有所思。

    在他旁边,是一个身材魁梧的胖子,低着头,似乎也思量着什么。

    不是西凉的董卓,还会是谁?

    董卓感觉最近实在是倒霉透顶。

    事实上,自他接受了攻打黄巾的任务,他的倒霉时期便来了。

    代替了卢植成为大汉军队统帅,董卓心情本来极为不错。他在西凉窝了几十年,好容易能够在朝廷诸公面前露露面,自然要表现一二。

    结果,还没弄明白,大军已经败了,他更是被太平道主捉住,若不是见在他有用的份上,后果实在难以预料。

    他便被太平道主下了一道符。

    他只好身在汉营心在黄巾。

    好容易一刀砍了何进,为黄巾立了大功,却不想因着一个白脸汉子,使他差一点被一个红脸汉子杀了!

    幸亏有太平道主相救,他侥幸逃的一命,却不想太平道主升天,天降大雨,他的西凉铁骑陷入了大雨之中!

    随即是更倒霉的事,西凉铁骑无法行进,被大雨滞留了下来,好容易等到大雨停歇,他正要离开,便被围攻了。

    好几路诸侯,对他开始了围攻,恨不得杀他而后快!

    无论是哪一个,对他杀了大将军何进之事恨之入骨,他被打的逃之夭夭……

    若不是遇上了陆帝师,陆大丞相,陆大将军的军队,他怕是要全军覆没了!

    这便是他现在在洛阳城的原因。

    “仲颖,你来看看这份檄文!”

    某时,陆云含笑出声,将手中的一份檄文给了董卓。

    “是,丞相!”董卓抬起头来,将那份檄文接过,只看了一眼,面色骤变,义愤填膺,怒声连连:“大胆袁绍,真是胆大妄为,居然如此污蔑丞相,实在是不当人子!卓虽愚钝,也愿提三千精兵,取得袁绍头颅,为丞相分忧!”

    陆云摆摆手,示意董卓不用如此激动,玩味道:“袁本初好歹听了我的几节课,也算是我的半个弟子,却睁着眼睛说瞎话,真是不该啊。”

    他顿了顿,又道:“欺天罔地的事我承认,大汉的天本来就没了存在的必要,故大贤良师以身代替黄天,不过灭国弑君的事却没有,汉灵帝是自己死了,哪里关我的事,至于秽乱宫禁,残害生灵,更是信口开河,我哪里会做这样的事,又说我狼戾不仁,罪恶充积,这更是胡说,仲颖,你说是不是?”

    陆云说完,面色也有些奇怪,看了董卓一眼。

    在原本的历史上,董卓也是这么被讨伐的……

    一顶顶大帽子扣上来,董卓在世人的眼里,便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也不知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毕竟,陆云自己没做什么坏事,却被袁绍如此污蔑。

    历史啊,谁也不知道。

    “丞相说的极是,卓,愿意为丞相效犬马之劳!”

    董卓听的冷汗津津,急忙应声道。

    别的不知道,有些事他却知道。

    知道的越多,可能死的也更快。

    尤其是私密的事。

    他再不表态,怕是这位丞相会要了他的命。

    “很好,仲颖,我这便封你为骁骑校尉,镇守汜水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