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清君侧

    洛阳城的人,对于陆幽州,不,如今的大汉帝师,大将军兼大丞相的事,表示了十分的好奇。

    不过,他们也只是好奇。

    突然驻扎的军队,洛阳城守卫的更换,都表明了这件事背后的不简单。他们十分理智的不再多想,只希望驻扎的军队不要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干扰。

    皇宫里的各种瓜葛也好,朝堂里的种种算计也罢,只要大汉存在一天,这些事都会永远存在。

    那是大人物之间的事。

    他们只希望普普通通,平平安安。

    ……

    新上任的大汉帝师,大丞相,大将军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自陆云在他的名字前边封了这么多摆设,他就成了大汉实际上最高的统治者。

    小皇帝,不过是一个傀儡。

    陆云按着自己的心意下了一道道诏书。

    他规定不得扰民。

    同时封锁了洛阳城,不许任何人出入。

    这本应该是一件困难的事,不过连绵不绝的大雨帮助了他。

    似乎是他的师兄在登天后也觉得不好意思坑了他,故天降大雨,助他一臂之力。

    在这样的大雨之下,道路中断,讯息也中断。

    洛阳城与前线军队的联系,几乎失去。

    也只有陆云有符车这样的战争神器,才可以运送大批军队。

    至于曹操,袁绍之流,恐怕一日之间连五十里都无法前进。

    待他们得了洛阳城的消息,不知是多少时日之后。

    那时,陆云在洛阳城的一切,都会安置妥当。

    他不畏惧一切。

    他玩的,就是一个时间差。

    ……

    洛阳城,袁府。

    在洛阳城,袁家地位极为显赫。四世三公的大家,任任何人都不敢小瞧,而如今袁家的主事人,是担任大汉太傅的袁隗。

    只不过,如今的太傅,面色有些冷。

    “带着些军队占领了洛阳城,就以为控制了一切,如今的幽州牧,真是愚蠢的可以!”

    某时,这位太傅自言自语道。

    他拍了拍手,有一只信鸽飞了进来。

    “只有强大的武力,就以为能够控制一切?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得天下的怕不是高祖,而是项羽。”

    袁隗传书于信鸽之上,放飞了出去。

    “让本初在外招兵买马,以清君侧之意近逼洛阳,如此也好广大我袁家!”

    这位太傅,表面上一言不发,背后里赫然是要袁绍领兵勤王,清君侧!

    与历史上的事如出一辙。

    当然,原本的历史是要清董卓,如今换成了陆云。

    陆云此时,站立在一座高楼之上,俯视着整个洛阳城。

    他微微伸手,那只被袁隗放飞了的信鸽就到了他的手里。

    神识扫过,袁隗的所有谋划便被他知晓。

    “武力不是万能,没有武力却是万万不能!”陆云打量着面前颤颤发抖的鸽子,微微一笑。

    信鸽这样的事,他早在意料之中。

    早有神识笼罩向整个洛阳城,别说是一只鸽子,就算是一只苍蝇,都离不开他的感应……

    袁隗想的倒是挺好。

    不过,没有什么用。

    他不是董卓,也不是项羽。

    他又怎会不知,朝廷的这些人表面沉默不言,背后都是一肚子的主意。

    他又怎会不知,在朝廷这些人眼里,他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至于他请皇帝封的种种称号,不过是无用的掩饰。

    他又怎么不知,朝廷里的人,对他不屑一顾,就如对历史上的董卓。一个外地刺史,一个寒门中人,如何得知把控朝廷的大事?

    待大军一至,便是他授首之时……

    这一切,陆云都知道。

    朝廷里的人在谋划,他也没有闲着。

    以大军封锁洛阳城,以太平道的道人封锁洛阳城的上空,阻止朝廷众臣的消息传出。

    同时派遣值得信任的人,将圣旨传出去,调动洛阳城前关卡之上的军队,由他的人负责接管。

    这就够了。

    至于清君侧的事,他哪里会怕?

    袁隗的信,他也不会摧毁。

    待过了一个多月,可以发出去。

    让反对他的人来的更猛烈些吧,好让他一次消灭掉。

    ……

    自神阵被破,张角升天,人间便迎来了一场大雨。

    大雨纷纷扬扬,一直下了一月之久。

    而在世上所有人都以为这场雨再也不会停止的时候,它出奇的停止了。

    开始时没有人会相信。

    人们走出房屋,来到屋檐,来到街道上,惘然地望着天。

    过去的日子里,一直就这么下着雨,甚至已经让他们变得习惯。

    而直到今日,他们望了天空许久,确定天再也没有一滴雨落下,终于欢呼起来。

    阴云密布的雨天,不仅淋湿着人们的衣服,更让他们的心情仿佛也变得发霉。

    而如今雨停云散,太阳重新降临,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

    惊奇与兴奋之后,该做的事还是得做。

    下了这么大雨,自然得救灾。

    有的人无聊,决定去睡觉。

    还有的,望着天发呆,心中想着一些深奥的事,诸如为什么下这么大的雨,难道是老天爷出了问题,被人打糊涂了?下的雨,都是老天爷掉下来的眼泪?

    袁绍现在没有心思想乱七八糟的事,他看着一封书信,目光冷冽到极点,看到最后,忍不住痛骂出声。

    “幽州牧安敢如此?欺我大汉无人乎?”

    “本初,发生了什么事?”

    一旁,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曹操有些好奇,他这位朋友,一直保持翩翩风度,宠辱不惊。这世上又有什么样的事,惹得他的好朋友这么大发雷霆?

    接过信一看,曹操也不淡定了。

    好一个幽州牧陆道人,真敢封官!

    帝师,大丞相,大将军!

    世人若得其一,已经是最高的荣耀,幽州牧陆道人却是得了三!

    不正常!不正常啊!

    “孟德,你可愿与我一道起兵清君侧?”袁绍怒气冲冲,看着一旁的曹操道。

    “这……”曹操想起了陆道人,可以算作他的半个老师,只是陆道人先前在大战时偏向了黄巾,如今又被封大丞相,大将军,帝师,实在蹊跷的要紧,虽然是他半个师父,他也不得不去看看。

    “操愿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