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立帝

    我说的话,就是真理。

    无论是董太后,还是何太后,听着这一句狂妄到了极点的话,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随即,冷哼了起来。

    一个小小的幽州牧,居然如此狂妄?

    “你们还等什么,给我将这个狂妄之徒拿下!”

    何皇后冷笑连连。

    不过,宫殿外,并没有什么人来。

    “我既然来到了这里,外边的人,自然解决了。”陆云微眯着眼,淡淡出声。

    声音虽极为清淡,却让朝廷的文武大臣齐齐色变。

    幽州牧,这是要反了么?

    阶下一大臣立刻愤怒高叫,怒斥道:“贼臣幽州牧,安敢为欺天之谋,吾当以颈血溅之!”

    他挥手中象简,直击陆云。

    “这又是何必?”陆云摇头,看了一眼飞来的象简。

    众目睽睽之下,象简层层瓦解,逐渐于灰飞烟灭。

    这是几个刹那之间的事,自然极为迅速。

    但奇怪的是,在场的每一个人,即便是手无寸铁,没有丝毫修为的文人,都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每一个过程。

    它,定格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之中。

    无数人惊惧。

    何太后更是颤抖了起来:“妖术!妖人!快拿下!”

    便有大儒卢植面色冷峻,大喝出声:“子曰:人当有……”

    “闭嘴!”

    陆云淡淡出声。

    卢植便无法开口。

    他前些日子与太平道主大战,已然受了重创,如今尚未修养恢复,又如何是陆云的对手。

    陆云让卢植闭嘴,卢植便只好闭嘴,只能闭嘴。

    他开不了口。

    “贼人受死!”

    有校尉伍孚一拳轰出。

    虽然没有穿甲带兵,但大汉的将领岂是胆小畏惧之徒?纵然不敌陆云,他也要战!

    陆云又看了这位将军一眼。

    念力破空而至,准确而狂肆地进入这位武将的脑海里。

    然后,这位将军昏死了过去。

    我看你一眼,你就死了。

    这就是陆云此时的境界。

    一个个文臣武将看着场中的这一切,神情骇然到了极点。

    这如何战?这又该如何战?

    面前的幽州牧诡异似妖,他们又能如何做?

    不少人站立当场,脸上的神情异常复杂,愤怒惘然警惕恐惧,不一而足。

    不过,却没有人出手。

    便是如司徒王允,太傅袁隗等,也沉默了下来。

    现在动手,结果只有死亡,不如留得有用之身,另图他算……

    却在此时,有一个太监挥手,洛阳城皇宫之中,天地气息陡然闭锁。

    宛似成了一个独立的世界。

    又似乎成了一个樊笼。

    天地元气不显。

    风不能进,雨不能进,甚至阳光也不能进。

    陆云露出赞叹之意,又摇了摇头,道:“可惜了!”

    他一指挥出,千万道符落于虚空中种种不可见质点之上。

    樊笼便破。

    天地气息又至。

    不少人惘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也只有大汉三公等隐隐想起了一些事,面色变得越发颓然。

    大汉神阵在时,洛阳城皇宫也是一阵。

    是大汉神阵的一部分。

    任何强大的人物进入洛阳城,若是显现的气息太过强大,便可能引起洛阳城阵法的启动。

    虽没有神阵的全部威力,但洛阳阵所能显现的威力,也足以让大宗师之类的人讨不了好。

    然而大汉神阵被破,洛阳城的阵法便变得虚弱不堪。就算是陆云,也能够轻易破了!

    现在,朝堂之中的人终于绝望。

    ……

    一个人迫使朝廷诸公无计可施,陆云并没有半点得意喜悦的情绪。

    按照他的本意,是混在大汉的队伍里,好好做幽州牧,发展他的势力。

    却不想自家师兄登天前将黄巾的一切都托付给了他,这便成了一个艰难的选择。

    于情于理,他都有帮助黄巾的理由。

    不过,如今的黄巾,其实已不占据任何有利条件。

    天时地利人和,黄巾都不得。

    又如何能够扶得起来?

    占领了洛阳城,莫非还要学黄巾的样子,将所有的世家大族一杀而空?

    若真那样做,他首先要杀的,应该是刘家的皇帝。

    皇帝,才是最大的世家大族。

    不过,在如今的背景下杀了皇帝,怕是整个天下,无论是百姓,还是士子,都要反抗他。

    随着伪黄巾的滥杀无辜,汉室的人和又渐渐占据了上风,人们又开始怀念汉室的好处来……

    如之奈何?

    陆云曾经想了很久,终究下了决定,先占据了洛阳城再说。

    再乘着大雨倾盆,其余军队无法行军的大好良机,将他的军队调至洛阳一带,彻底掌握洛阳城以及附近的势力。

    随即,挟天子以令诸侯。

    做的既是曹操的事,又是董卓的事。

    但更多的,还是董卓的事。

    乱臣贼子啊……

    陆云轻吟,将目光看向了何太后与董太后身下的两个皇子:皇子辩与皇子协。

    他渐渐有了想法,淡淡开口:“大将军已被西凉董卓所杀……”

    “什么?”

    一句话落下,何太后顿时震惊,神情惶惶然,几乎不可置信。

    群臣也面露诧异之色,一个个眼神相对。

    不知道凭借着眼神,要传递什么信息……

    “国不可一日无主,依我之见,皇子协聪明好学,宜为天子,诸君以为如何?”陆云继续言道。

    群臣继续沉默。

    不愿多言。

    他们对于皇子辩还是皇子协,自有看法。有不少人支持皇子协,但陆云的开口,他们不予理会。

    一个幽州牧,素未参与国政,又如何立废皇帝,岂不是无稽之谈?

    陆云看出了他们眼中透露的意思,也没指望着这些人真正同意。

    他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名分。

    “既然如此,那便定了吧!”

    ……

    皇帝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没有任何的隆重感。

    就像是一件芝麻大小的事。

    对于陆云来说,的确是芝麻大小的事,他只需要一个小皇帝。

    不过皇帝是谁,他懒得管,也不在乎。

    终究只是权宜之计。

    但对于其他人,却远非如此。

    他们怒气冲冲,想要出声怒斥,却出不了声。

    陆云不许人提出反对意见,别人便反对不了。

    随后,有几道旨意传出了洛阳皇宫,告知了洛阳城的臣民。

    皇子协聪明好学,仁义为先,为大汉皇帝。

    封幽州牧陆云为大汉帝师,大汉大将军,大汉丞相。

    整个大汉历史上,殊荣之盛,前所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