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苍天之死

    陆云看着滔天巨人,不由想起了三国里的一段问话。

    温笑曰:“公既出狂言,请即以天为问:天有头乎?”

    宓曰:“有头。”

    温曰:“头在何方?”

    宓曰:“在西方。《诗》云:‘乃眷西顾。’以此推之,头在西方也。”

    温又问:“天有耳乎?”

    宓答曰:“天处高而听卑。《诗》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无耳何能听?”

    温又问:“天有足乎?”

    宓曰:“有足。《诗》云:‘天步艰难。’无足何能步?”

    温又问:“天有姓乎?”

    宓曰:“岂患上无姓!”

    温曰:“何姓?”

    宓答曰:“姓刘。”

    温曰:“何故知之?”

    宓曰:“天子姓刘,以故知之。”

    天子姓刘,以故知之。

    大汉的苍天,姓刘。

    自汉高祖斩白蛇起义,至泰山封禅,乃至初汉无数高人竭尽全力布下神阵,中原的天,便成了刘姓人的天。

    天意,也是刘姓人的天意。

    只是,刘姓人的天意,隔了几百年,如今已经腐朽。

    腐朽的苍天,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唯有黄天代苍天。

    是故,便有张角提出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话对于很多人来说,乃至很多黄巾军来说,都只是一个口号。

    但对于大贤良师张角,却从来不是。

    他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待了多年。

    苍天应当去死,神阵应当被破,黄天应当代替苍天。

    而这一天,神阵终于降世。

    于是,他看到了汉高祖刘邦。

    刘邦的情绪漠然到了极点,没有任何史书上记载的性格特点。

    事实上,他不蕴含人世间的任何情绪。

    没有喜,没有怒,没有哀,没有乐。

    有的是最为寒冷,最透彻心扉的漠然。

    他的身子极为庞大,如一个天神,俯视着张角,好像在俯视一个蝼蚁。

    不知何时,赤霄神剑被他高高举起,随即向着平原上斩下!

    人世间最强大的人,与苍天的战争,便拉开了序幕。

    ……

    陆云依旧在符车之中,没有出来。

    在他看来,这一场天与人玄奥万千,凶险无比的战争,注定要持续很长时间,或许是战个三天三夜,甚至是数年时间。

    因此,他做好了长期坐看的准备。

    他只希望自己的师兄取得胜利。

    而他没有想到,这场厮杀,和他想象得截然不同。

    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

    ……

    巨人刘邦的脸庞无情无识,手中那柄赤霄神剑,斩向平原地面,于是便有风起云涌,电光闪烁,无穷雷霆汇聚而来,化作一座绵延数十里的雷霆巨剑。

    足有数十丈宽的剑锋,就像座山般压向张角的身体。

    先前关云长怒发冲冠所散发的刀气,在这绵延数十里的雷霆剑光面前,便弱到了极点。

    不少人看着这一幕,神情震惊到了极点。

    就算是最强大的武将,也不由心寒。

    他们自诩再强大,也根本无法承受巨人的随意一击!

    高祖就是高祖,不愧是大汉的保护神。

    他的强大,果然非人间之人所能敌。

    张角依旧面色平静,淡淡看着雷霆巨剑,抬起九节杖,轻轻一指。

    那巨大的雷霆巨剑骤然爆炸了开来。

    层层瓦解。

    ……

    不少人呆立在当场,惊愕无比。

    他们根本不明白,为什么气势如此强大的雷霆巨剑,会骤然瓦解。

    因为不明白,所以恐慌。

    就算是孙坚,心中也瘆得慌,不过他随即生出更强烈的战意。

    只有曹操,若有所思。

    这样的手段,他似乎在陆道人身上见过……

    有的人看不懂,也有人能看懂。

    陆云坐在符车之中,看到了千万道符。

    雷霆巨剑,受千万道符。

    一字符,二字符,田字符,井字符,人字符……

    因此层层瓦解。

    这数不尽的符,包含了陆云已经掌握的,也包含了陆云还没有掌握的。

    一字符,二字符,陆云已经掌握。

    因为简单。

    简单而强大。

    但对于蕴含自己精气神乃至天地道理的人字符,田字符,陆云并没有参悟。

    不是写个人字,就是人字符。

    不是写个田字,就是田字符。

    没有意,终究只是表面,没什么威力。

    大贤良师走遍人间,人生的阅历何其丰富,对众生的领悟也远远甚于陆云,他写出的人字符,自然极为强大。

    大贤良师的符道,要比陆云自身的符道高明的多。

    陆云这才想起来,按着历史的轨迹,张角应该才是符道的祖宗!

    符道,自张角而起。

    张角死,符道并入天师道。

    ……

    一朝破灭了雷霆巨剑,张角并未停留,身形招摇而去,便已在青天之上。

    与天穹上的巨人相比,张角看上去就像悬浮在空中的一粒尘埃。

    他看着天空中光明的巨人,随意挥出手中那柄古意盎然的九节杖。

    与此同时,巨人将手中的赤霄神剑一击而下。

    仿佛是一个世纪,又仿佛是一个刹那。

    九节杖与赤霄神剑终于接触。

    赤霄骤然崩裂,像雪崩般崩塌,向平原四周散落。

    赤霄剑,传说中的神剑,断了!

    它居然……断了!

    依旧没有人能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

    即便是陆云,这一次也没有看明白。

    也只有大贤良师张角,才能够知晓原因。

    他这跟九节杖,如赤霄剑一样,是世间最为强大的神兵利器之一。

    若只是如此,也不会将赤霄神剑折断。

    九节杖之中蕴含的人间之力,众生之力,才是折断赤霄神剑的最强力量。

    几十年来,他手持九节杖,行遍了中原大地,救治了不知多少百姓。

    一根杖,丈量了整个天下。

    一根杖,蕴含着众生的愿力。

    而同样是众生之力的赤霄剑,却随着大汉的失去人心,渐渐失去了自己的力量源泉。

    它,便被毁了。

    赤霄剑毁,原本漠然到极点的巨人似乎多了些迷茫。

    只是下一刻,它便没了迷茫的机会。

    张角手中的九节杖力量未竭,似将永世不竭,穿掠过破碎的赤霄神剑,袭向刘邦的脸上。

    刘邦的脸上,多了一道极细微的破痕。

    喀喀喀喀,一阵极细微的声音响起,刘邦的面庞上多了无数道裂痕。

    那些裂痕蔓延至他伟岸的身躯,由雷霆万钧凝成的盔甲,也开始迸裂。

    巨人就像座冰雕般,瞬间碎裂,变成无数雷霆,簌簌作响。

    随即,轰隆一声巨响。

    压过了人世间所有的声音。

    不知有多少士卒,在这一刻被震晕了过去。

    又有多少人,被震得耳聋,再也听不到了声音。

    巨人自爆了。

    苍天,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