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苍天

    天命之子,号称天之子。

    然而,却有人杀了天命之子。

    张角看了刘备一眼。

    刘备便不能动。

    有董卓一箭,射杀了刘备。

    纵然是天命之子,也陨落在董卓手下。

    天命之子,并不是杀不死。

    气运好,不一定不死。

    不过杀了天的儿子,便是彻彻底底挑衅苍天。

    苍天生怒。

    便有神阵降临人世间。

    一道恐怖的雷鸣声自高空响起。

    从东传到西,从北传到南,声音滚滚,响遍整个天际。

    原野上的数十万人,同时被这道雷震的耳膜剧痛,双膝一软,几乎瘫倒在地。

    这才是真正的雷声——天雷之声!

    与这道来自于苍穹之上的雷声相比,先前原野上血腥战争里不时响起的剑啸声,箭袭声,撞击声,惨叫声,都显得那般微弱,那么无力,就好像小孩子的玩意。

    ………

    神阵降世,一出场就带给世人无比的震撼。

    陆云依旧坐在符车之中,感受着虚空之中浩瀚无边的能量,目光渐渐凝重。

    一道雷霆,只是开胃菜,便已经有如此的威力!就算是宗师级的高手,怕也不一定能够承受它的余威。

    神雷恐怖,就算是人世间最为强大的武将或是道人,遇着这神雷,怕也会灰飞烟灭!

    那接下来呢?

    他不由看向了自己的师兄,大贤良师张角。

    屠天啊!

    弱小者自以为是,动不动就妄喊屠天,也只有修为强大到了人世间巅峰时,才知道这句话蕴含着最真切最生动最壮烈瑰丽的奋斗!

    因为天太强大。

    就算是最强大的人,与天比起来,便似乎成了渺小的存在。

    而现在,这位最为强大的人,正望着天。

    雷声响于天穹。

    大贤良师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神情。

    他对于滚滚雷霆,早已经习以为常。

    在过往的几十年里,他的头顶之上很远的距离,一直有雷霆闪烁,只是没有落下来罢了。

    现在,他看了一眼,以大大力生生阻止了所谓的天命之子逃脱,终于显露于神阵面前。

    神阵自然降世。

    雷声,即是神阵的启动声。

    雷声过后,天穹之上,突兀散发无限光明。

    好似一轮太阳。

    光彩夺目。

    不可逼视。

    ……

    天空之中,本是阴云密布,因为有道家的高人呼风唤雨,将这一片世界变作黑沉沉的黑夜。

    但骤然出现的光明,将所有的黑暗一扫而空。

    一道道光幕垂落下来,然后聚集在了一起,宛若是水波一般地荡漾着,将整个战场都包裹起来。

    光幕之中,走马观花般出现了无数虚幻的景象,其中有衣着古老气势骇然的人影,有气势辉煌壮观宏大的宫殿,有金戈铁马征战天下的慷慨澎湃。

    无数的画面,似乎向世人诉说着大汉过往几百年的辉煌历史。而到最终,一切的虚影,全都凝结起来,化作一个身着皇袍,手持一把神剑的滔天巨人。

    “高祖!”

    “是高祖皇帝!”

    “高祖现世,斩杀黄巾贼寇!”

    滔天巨人的出现,带给整个战场无比的哗然。

    无论是曹操,还是四世三公的袁绍,袁术,都能够轻易的认出,那个滔天巨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汉的开国皇帝刘邦!

    而高祖皇帝手中的宝剑,乃是传说中的神剑——赤霄神剑!

    大汉的神阵,再一次出现在了人世间!

    就如它数百年前出现在王莽的头顶上空一样……

    大汉洛阳城,皇宫之中,汉灵帝和平常一样,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之中,玩的很愉快。

    他的身旁,是被世人痛恨的十常侍,正一脸陪着笑。

    这几日主子的心情,变化实在是太快了些,让他们揣摩不透。

    好容易今日高兴了一回,他们自然得好好侍奉。

    忽然间,汉灵帝隐隐有所感应,他沉默片刻,跪了下来。

    “老祖宗啊!请保佑不肖子孙吧!”

    汉灵帝对着天空跪拜不绝,呼喊了起来。

    让伟大的高祖皇帝,将那些乱臣贼子杀光吧!

    那样,他又可以安享太平了。

    ……

    洛阳城皇宫外不远处,有一座寺庙。

    名为白马寺。

    一个老和尚枯坐寺中,正如往日一样念经,骤然抬起头来。

    他便看到了遥远东方天空中的情景。

    念经声突兀中断。

    老僧低下头,将自己缩了起来,似乎要掩去所有的气息。

    往日里的坚毅平静,早不知去了何处,额上上,反而有汗水渐渐渗出。

    苍天啊!

    苍天在世,他只好缩了起来。

    ……

    荆州之地。

    庞德公与司马徽遥望着天空中的巨人,面色之中多了几分恭谨。

    纵然他们是世外之人,但对于开创了大汉江山的高祖皇帝,他们还是表达了自己的尊敬之意。

    “大贤良师又是何必,他终究不是天的对手!”庞德公摇摇头,有些感慨。

    能够让传闻中神阵启动的,也只有太平道的道主张道友了。

    但纵然是张道友,他又如何和天斗?

    从今日起,又一位道友离开了……

    “他是离去了,留下了他的弟子。可是他的弟子又能如何?”司马徽饮了一口酒,淡淡出声。“只会遭遇屠戮,太平道一蹶不振。他的黄天盛世,太理想化,根本实现不了。”

    “老师,什么是黄天盛世?”

    一个小孩目光明亮,听着司马徽的话,好奇问道。

    “小诸葛,黄天盛世这样的事啊……你以后会知道的。”司马徽思量了片刻,笑道。

    他这个小徒儿,倒是好问。

    不过黄天盛世,还是不要知道了。

    “好吧!”小孩没有得到结果,一双俊眼睛眨了眨,学着自家老师的目光望天。

    “今天的天空,似乎比往日亮哩……”

    小孩心中升起了这样的感觉。

    他叫诸葛亮,他最喜欢望星空。

    今天的天空,真亮!

    ……

    汉中之地。

    一个道人亦望天。

    “张道友啊,不知道你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天师道的道主缓缓开口,目光之中,露着几分忧郁。

    他是道人,担忧的,自然也是道人。

    对于传说中的高祖皇帝,并不怎么尊重。

    那是苍天,不是黄天。

    自己的道友太平道道主遇上了大汉神阵,也不知能胜不能胜?

    “一定要胜啊!”

    天师道主喃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