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破

    陆云屹立蓟县城头,目光冷厉。

    这是他第一次,被别人围了城。

    往日里,都是他围别人,这一次,乌桓与鲜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围他!

    他不介意……大开杀戒。

    在陆云身旁,很多人面色都不好看,隐隐发白。

    尤其是蓟县原有的那些官吏。

    以五万新兵对二十万控弦之士,这一场战争,怎么打?

    不少人望向了陆云身边的田畴,期望这位谋主能够出些主意。

    至于张飞,张辽等人,却将目光望向陆云。

    这一次,怕是有一场惊天动地的神迹将要发生了。

    陆太守若是生了气,后果会很严重。

    ……

    二十万乌桓与鲜卑大军围了蓟县,肆无忌惮。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尽头。

    数十万大军前方,辽西乌桓首领丘力居,辽东乌桓首领苏仆延,上谷郡乌桓首领那楼,代郡乌桓首领普富卢,鲜卑首领和连,皆是一身戎装,骑在马上,遥望蓟城。

    乌桓一部首领丘力居望着防御严密的蓟城,心中得意洋洋。

    乌桓部落中,他虽然只是辽西乌桓首领,其余乌桓首领苏仆延、普富卢、那楼却都以他为首。

    这次乌桓、鲜卑大举进犯幽州的事情,正是他丘力居策划的。

    自汉朝内部农民造反后,他便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不仅因为黄巾的造反使得大汉的军队损失严重,而且,辽东郡属国的长史公孙瓒也被汉朝征召去其他地方平叛。

    公孙瓒,可是一个狠人,他的白马义从,战力也的确非凡,是他们的克星!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听说,西凉的什么人造了反,公孙瓒这个狠人便率领大军离开了。

    而如今,新幽州牧上台,征招五万大军,又有什么用?

    五万新人,难道会是他们二十万大军的对手?

    如今的汉帝国,已经辉煌不再,到处都是漏洞,给了他们可趁之机。

    这一次,丘力居便是要让幽州牧明白,在幽州,离了乌桓人的支持,什么事都不能做,都做不成。

    在他身旁,鲜卑首领和连亦望着蓟城,眼神中满是贪婪。

    这一次二十万大军南下,先占领幽州,再顺道南下,粮食,奴隶,通通都会有,任何美好的东西,都会是他们的……

    至于守蓟县的大汉士卒,听说是新兵,便不被他放在心上。

    ……

    “大人,我们怎么办?”

    前些日子告诉了陆云幽州潜规则的小吏颤抖问道。

    此人名叫徐和,只是个幽州的小官员,不过做事还是挺可靠,被陆云带在身边,如今看着城下黑压压的一片,头就有些晕。

    “子泰,你有何高见?”陆云问一旁的主簿田畴道。

    田畴并无惧色,微微沉吟,朗朗开口:“乌桓,鲜卑虽有二十万控弦之士,但他们连下辽东、辽西、上谷、代郡等地,看似士气正盛,实则已成骄兵,成骄兵则必败!”

    小吏徐和听得田畴话语,心渐稳。

    还是主簿说的有道理啊!

    张飞、太史慈、张辽,魏延,张牛角等人,听得也是连连点头。

    “贼军虽二十万众,却由诸多大小部落组成,各自为政,人心不齐,容易攻破!”

    田畴又沉稳分析道。

    “说得好啊!”陆云赞叹连连,目光看向了城下。“若是他们铁桶一片,万人合一,我的道术又如何发威?若不是他们成了骄兵,他们又怎么会被我轻易杀死?”

    陆云看了城下几位主帅一眼。

    念力为剑,连杀五人。

    辽西乌桓首领丘力居死。

    辽东乌桓首领苏仆延死。

    上谷郡乌桓首领那楼死。

    代郡乌桓首领普富卢死。

    鲜卑首领和连死。

    被陆云的念力所杀。

    他们本可以不死!

    但他们还是死了。

    因为他们预料错了幽州牧陆云的实力。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幽州牧的境界已经是宗师巅峰,而且有念力在身。

    宗师级的高手,他们不是没见过。

    宗师高手有万夫不挡之勇,但是却不能眼神杀。

    能够眼神杀的,只有传说中的大宗师,但那种神仙级人物,又岂会到这幽州做一个幽州牧?

    他们又有二十万大军,他们因此肆无忌惮,他们耀武扬威,敢在汉军眼前安营扎寨,敢在汉军眼前出兵掠夺他地。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

    所以,他们死了。

    当大军的气息没有凝结成一个整体,再多的人也只是一群羔羊。

    乌桓与鲜卑的首领太过放肆,太过骄傲,所以,被陆云瞬杀。

    惊呆了二十万大军。

    惊呆了城上的守军。

    却没有惊呆张翼德,张文远,魏文长等人。

    他们已经见证过陆太守的神秘莫测,又如何会惊呆?

    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便在乌桓,鲜卑死了首领之际,陆云传达了命令:“大军出击!”

    陆云的四位上将领了八千骑兵出了蓟县。

    所过之处,二十万大军措手不及,纷纷溃败。

    “燕人张翼德在此!”

    张飞一马当先,向着人多的地方冲了过去。

    也不见他有什么精妙的动作,就是挥动手中的八丈蛇矛,或点或砸,每一次出手,便会结果十余条性命,只是片刻功夫,就让数百名乌桓士卒陨落在他的枪下。

    没有人,没有人是他的一合之敌,凡是阻挡他的,都被他一枪刺死。

    “雁门张文远在!”

    两千铁骑加持,张辽一刀挥出,便有一道刀气凛冽肃杀到极点。所过之处,周围便空了。

    他这一刀,竟直接将身旁的乌桓骑兵清空了!

    “东莱太史慈在!”

    白袍太史慈冲杀在前,箭无虚发,每每动箭,便有一个个骑兵如下饺子一般往下落。

    指谁,谁死。

    端的无敌。

    “大刀魏延在!”

    魏延的刀挽成了一大片光影,但凡有兵将进入他的身前,都被刀光斩做两半,尸体一挑,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任何靠近他的人,都不知不觉的死了。

    四位上将所过之处,乌桓鲜卑大军纷纷败退,根本不是一合之敌!

    乌桓,鲜卑大军未战,已经被陆云灭杀了首领,早已经惊慌失措,士气丧失,只以为惹怒了神灵,惶惶不安。

    如今又见着四位汉将如此凶猛,顿时大乱。

    人马践踏者,不知死亡多少。

    二十万,被八千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