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董卓事

    当弟子们不成熟,怎么办?

    张角提出了这个问题。

    他有自己的回答:袖手旁观。

    因为他的时间似乎并不怎么多,弟子们只有摆脱师父的怀抱,才能够迅速成长起来,哪怕遭遇很大的挫折。

    陆云平日里也是这么觉得的。

    不过,他知晓历史,知道皇甫嵩一把火究竟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

    一把火,揭开了黄巾衰落的序幕!

    在原本的历史里,黄巾精锐颍川黄巾被皇甫嵩一把火烧的大败,随后皇甫嵩、朱儁等乘胜进讨汝南、陈国黄巾,追波才于阳翟,击彭脱于西华,并破之。

    紧接着,朱儁领兵进攻南阳黄巾军。双方争夺宛城,战斗十分激烈,黄巾军三次失而复得,但由于未能主动出击,丧失许多有利战机,加以首领韩忠动摇,使宛城终于失守。突围的黄巾军向精山转移,被官军追击,大部牺牲。

    而冀州黄巾,在张角“病死”后,由张梁统率固守广宗。当年十月,皇甫嵩率官军偷袭黄巾军营,张梁阵亡。三万多黄巾军惨遭杀害,五万多人壮烈投河而死,张角被剖棺戮尸。张宝也随即兵败于下曲阳而阵亡,十余万黄巾军被杀害!

    黄巾衰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自颍川黄巾之败起。

    虽然,这只是表面原因。

    若是从深层分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但只是简简单单提醒一句,便可能让未来有些变动。

    这样的事,做做又何妨?

    要使黄巾成熟,不需要这一战的失败。

    因为,它的代价太大。

    所以,陆云便出声,让太平道主救一救。

    张角既然能够眼观颍川,想必传讯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救一救?”张角低吟,沉思片刻,突然笑道。“那就救一救吧!”

    张角从袖中取出一副画轴,扔了出去,道了声:“去!”

    那画轴自冀州飞出,穿越重重距离,正到了颍川波才的眼前,猛然哗的展开,大小三尺,却是一副手谕。

    黄巾大军立刻跪倒一片,波才也跪下,拜道:“恭迎大贤良师圣谕!”

    拜了三拜,这才抬头细细看去,不由面如土色。

    只见那手谕上只写着一个字:“火”!

    他哪里还不明白,是自己的安营扎寨犯了兵家的大忌,大贤良师这才发出手谕来提醒自己!

    他既羞愧又心惊,差点扇了自己两个耳光。若是被敌人以火攻,他数万大军怕是都要完了!

    他如何对得起自家师父的教导,又如何对得起跟随他的百姓?

    他的心情起伏不定,强定心思,开始谋划。

    既然自家师父远道而来传下手谕,想必是城中的贼官兵也看出了火攻的策略,他心思一动,开始谋划一二。

    “终究是没有经验啊,提醒也只能延缓一二。”

    符车之上,陆云看着波才的神情,微微摇了摇头。

    这一次他知道历史事件,因此能够让张角提醒,那下一次呢?

    遇上他不知道的历史,遇上另一次水攻火攻,黄巾可能抵挡?

    张角显然也知道其中的关系。

    能救一次,难道能救数十次?

    他正要说话,目光陡然看向西方,微微皱眉,道:“西凉的董仲颖来了。”

    “董卓?他来了!”

    陆云有些诧异,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历史上在卢植战败之后,就是董卓接替了卢植的职位,继续对黄巾进行围剿。

    “董卓啊!”陆云想着这个名字,思量着能否谋划一二。

    如今的董卓,即便有野心,也是小野心,他应当还是大汉的忠臣罢。

    他率领数十万西凉铁骑,镇守西北边陲,无有外族胆敢侵犯。

    至于后来变成洛阳城里的董贼,实在是洛阳城的繁华迷了他的眼。

    若是……能让现在的董仲颖反了,那对大汉将是致命一击。

    想必手握数万边军的西凉董卓,相比于遍地黄巾,他的危害要更恐怖,也能减轻黄巾的压力,迫使大汉将领回兵征讨董卓……

    不过,这样的幻想,只能是想一想而已,有李儒在,断不会叫董卓做出这种不智之事。

    “师兄,若是……”

    陆云想了又想,终于想出了一条不是太可能实现的计策。“董仲颖来围剿师兄,师兄若是能与此人定下协议,一同起兵,将来得天下一人一半,可否?”

    “人间的帝皇,很了不起么?”

    张角依旧淡然出声,没什么情绪波动。

    似乎在他的眼中,人间至高无上的帝皇,与街市里的百姓没有什么两样。

    陆云不由想起了自己真正的师兄石泰,随即越发佩服面前的这位“师兄”。

    “不过,与董仲颖联手起兵,似乎是一件有意思的事!”

    张角的眼眸越发深邃,渐渐乎似乎能够映照一切。

    任何人看到他的深邃眼眸,都会不自觉沉入其中,甚至不愿意醒来,不能醒来。

    当然此时陆云并没有看张角,他在想联合董卓的可能性,最终发现没有任何可能性。

    “与董仲颖联手的确很有趣!我想去亲眼看看。师弟,保重。”

    张角说着话,身影消失不见。

    似乎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陆云微微有些怅惘。

    若是不出所料,这将是他与自家“师兄”倒数第二次见面了。

    下一次见面,极有可能是自家师兄屠天,亦或是被天所屠!

    “逆天啊!”陆云再次长叹一声,看了一眼天书。

    这天书,必须尽快参悟。

    时间,实在是紧迫了些。

    他必须提升自己的实力,好在将来的大战里,能够做一些事,而不是什么事都不能做。

    “出发!”陆云淡淡出声。

    “大军出发!”从符车里下来了张翼德,大声喝道。

    声音滚滚,传遍整个队伍。

    “诺!”三千铁骑恭敬应道。

    ……

    “翼德,你刚才有没有在符车里看到什么人?”

    符车之外,太史慈骑着一匹马,突然似乎有所感应,问张飞道。

    “有啊……”

    “你也感觉到了?”太史慈有些凝重,问道。“是谁?”

    “是大哥。”

    “……”

    问这个混人,他还不如不问。

    ……

    三千铁骑急驰,十日终抵达幽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