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幽州牧

    冀州黄巾先破广宗城,又破朝廷卢植大军,风头一时无两。

    卢植大军的失败,标志着朝廷对于冀州几乎失去了掌控,也标志着冀州落入了冀州黄巾的手里。

    太平道主张角依旧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骄傲的情绪来。

    似乎对于他来说,击败卢植的大军,本在意料之中,又有什么值得骄傲?

    他抬头望天,便看到了凡人无法看到的景象。

    九天之外酝酿的雷霆越发恐怖,渐渐乎要凝结成形。似乎有天上的神人将要出世,斩杀不服从上天的叛逆!

    “神阵么?”张角轻叹,向来慈祥的面色里有一丝厉色闪过。“总是要破一破的!”

    他的目标从来都是天上的神阵,也只是天上的神阵。

    至于地面上的事,他只是动用一丝力气。

    便如先前的大战,他若是用了全力,卢植的大军不会有一个人存活。

    他只是轻轻点了三下,卢植大军败迹已显……

    不过他也只能用一丝力。

    当他用了太多力,乃至十分力时,神阵也会彻底感知他的讯息而降世,那时,神阵与他便是不死不休。

    他不得他顾。

    而显然,此时的黄巾军还未做好决战的准备。

    如果他不在了,剩余的黄巾军似乎难以抵挡汉庭的绞杀……

    他便只好用一丝力气击败卢植。

    他便留于人间。

    他便坐镇冀州,观八方黄巾,希望他的弟子能够不负他望,浪里淘沙。也希望他亲自选择的继承人能够做出些大事来。

    ……

    卢植兵败,朝廷震惊。

    数万大汉军队竟然灭不掉区区一些黄巾草寇,反而损兵折将,怎能不让朝廷震惊?

    而更糟糕的,是全国各地传来的坏消息。

    黄巾一头目张曼成率领南阳黄巾攻克郡城,杀了太守褚贡。

    黄巾又一头目波才率领颍川黄巾打败右中郎将朱儁,并将左中郎将皇甫嵩围困在长社。

    汝南黄巾打败太守赵谦。

    广阳黄巾杀幽州刺史郭勋和太守刘卫。

    巨鹿黄巾俘虏安平王刘续和甘陵王刘忠。

    青州黄巾攻克青州郡城临淄,太守不知所踪。

    ……

    一个个糟糕消息,几乎让皇帝的脸都绿了。

    似乎下一刻,黄巾军就能打到洛阳来,将皇帝的一家老小抓了。

    “废物!废物!”

    大汉的皇宫里,充斥着汉灵帝的暴怒声音。

    他几乎气疯了。

    这还没几个月,大汉的江山似乎要完了!

    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以?

    便在此时,有太常刘焉提出建议,将刺史改为州牧,由宗室或重臣担任,让其拥有地方军、政之权,以便加强地方政权的实力,更易控制地方,有效进剿黄巾各部。

    有朝廷大臣深感这种制度的隐患,却无人敢上书皇帝。

    汉灵帝想了想,最终通过了刘焉的奏折,当即封了提出州牧制度的刘焉为益州牧,又封刘表为荆州牧,用的都是刘家的人。

    就算是日后诸侯拥兵自重,那也是刘家的事,轮不到外人。

    面对各地多不胜数的黄巾,汉灵帝只得同意了州牧制度,饮鸩止渴。

    他又罢免了作战不利的卢植,将其押解回京。

    又遣了镇守大汉边陲的西凉猛将董卓,代替卢植统军大汉军队,继续进攻叛贼张角。

    ……

    济南郡。

    “州牧制度,这么快就出现了?”

    陆云得了洛阳的消息,若有所思。

    一州的州牧,可掌一州军、政大权,已经是土皇帝般的存在。这种制度,完全是在助长地方军拥兵自重。

    这种州牧制度,在历史上本是188年出现,汉室对漫山遍野的黄巾军感到无力,才放出了州牧制度。

    如今提前了好几年。

    “用金银砸,也必须砸下一州州牧来!”

    陆云下定了决心。

    金银,他有的是。

    州牧,却不常有。

    以金银换一州州牧,值得!

    ……

    洛阳城,张让府中。

    张让乃十常侍之首,亦是宦官之首,汉灵帝极其宠信,常谓“张常侍是我父”,可见宠信。

    如今张让在大厅中,正看着一箱箱金银发呆。

    “青州陆云,还真是个妙人,上一次他送了七千金,这一次送了两万金,来头不小啊。”

    张让最喜钱财,对上一次做生意的陆云有些印象。

    如今见了两万金,对陆云越发有印象。

    会做事的人,他喜欢。

    “不过么,这青州的太守,用钱怕是买不来,幽州么,还可以。”

    张让自言自语了片刻,拿定了主意。

    次日,早朝。

    “圣上临朝!”

    往日里,汉灵帝懒得上朝,只不过如今黄巾乱起,为了皇位保险起见,他还是暂且决定上一上朝。

    这该死的黄巾!

    汉灵帝内心里又诅咒了一声,有些不耐烦。

    张让哪里不知自家主子的心思,高声宣问道:“诸臣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百官之中走出一人,持笏躬身道:

    “启禀圣上,东海太守陆云,破黄巾贼十万之众,拒黄巾渠帅张牛角于青州,大功于社稷,可表幽州牧。”

    陆云的想法是青州,不过青州太富庶,竞争力很大。

    张让这位做生意态度很好,既然拿了钱,就得消灾,他想了许久,决定教手下人奏请陆云为幽州牧!

    幽州的牧守,可不是好当的,跟并州一样,与草原接壤,不仅环境不行,还时常受异族入侵劫掠。

    而到如今,不仅要抵御异族,还要与黄巾作战。

    是一个苦差事。

    但好歹也是一方大员,可以做一方土皇帝。

    如今它的位置还空着,众多大臣与世家大族也在观望着。

    表陆云为幽州牧,百官中竟无人反对。

    张让一派的官员,有了张让的会意,自然不会反对。

    而一些重臣,如王允,蔡邕等人,与陆云平日交好,更不会反对。

    至于一些世家大族如袁家,见无人反对,又是幽州苦寒之地,也是没有出来反对。

    他们反对也未必有效,最终还是要看圣上的意思。

    有张让出手,汉灵帝也知道幽州的情况,那可是个烂摊子,汉灵帝下令道:“既如此,封陆云为幽州牧。”

    ……

    陆云便不仅暗中掌控了青州,还成了幽州的最高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