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卢植

    广宗城的汉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扑面而来的黄色浪潮所吞没。

    他们面对的,是黄巾精锐中的最精锐。

    他们面对的,是黄巾军的精神领袖太平道主张角。

    他们便失败了。

    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张角坐于巨辇之上,面色平静,似乎攻破广宗城对他来说,是一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事。

    他的目光又看向了南边。

    那里,一只汉军骑兵匆匆赶来。

    为首的旗帜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卢”字。

    卢字旗……

    除了大儒卢植卢子干还会有谁?

    朝廷的大军又到了。

    不过,没有什么用。

    张角不言,自有无比忠诚的太平道人将一切打理完毕,待大汉军队到了距离广宗城五里之时,黄巾的士卒已经排兵得当。

    为首的,是一个儒家模样打扮的老者,看向黄巾的阵营里满是复杂。

    昔日的道友,终于起兵造反了么?

    不仅如此,还在京师之地废了两位皇家的供奉!

    张道友啊,终于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么。

    两人相顾无言。

    也没有说话的必要。

    道不同,不相为谋。

    只能做过一场。

    “攻!”

    大儒一声喝,便有一股儒家真言传遍大汉军队。

    一时之间,大汉的每一位军士,脑海中种种负面情绪如畏惧,恐慌,贪婪等均消失不见,剩下的,唯有对大汉的一腔热血,与建功立业的决心与勇气。

    每一位军士的精气神,随着一个“攻”字,赫然连接成一个整体,而渐渐于不可抵挡,不可攻破。

    “儒家的真言么?”张角轻吟,手中九节杖轻轻抬起,又轻轻落下。

    点了三下。

    上一次点了一次,广宗城的城墙坍塌了。

    这一次,他点了三次。

    大地便似乎活了过来,如地龙翻身。

    地面上,先出现了一个点。

    随即,出现了一条线。

    那是一道细长的裂纹,直蔓延到大汉骑兵的阵营里。

    然后,成了一个面。

    一个纵面。

    向下蔓延纵横,延伸数十丈。

    天塌,地陷。

    整个大汉骑兵所在,地龙翻身,伴随着轰隆声巨响,地面陡然塌陷。

    汉军的阵营,直接被一分两断。

    一瞬间,不知有多少骑兵掉落深渊。

    汉军,顿乱。

    对面的首领,如神,如魔,人又如何能挡?

    他们,已经胆寒。

    所有的勇气,瞬间湮灭了。

    ……

    太平道主轻轻点了三下,甚至没有动用什么力,大汉军队的勇气已经崩溃。

    卢植的面色便越来越慎重。

    这位道友的本领越发超乎了他的想像。

    他的面色,也越发苍白,骤然出声大喝:“子曰,人当有勇!”

    嗡嗡嗡……

    一股股无形的真言大义,再次从卢大儒身体之中散发出去,一些就要溃败,心神已经被恐惧所笼罩的士卒,突兀发现,他们的心灵得到了加持,种种畏惧情绪消失不见,眼神之中闪烁出觉悟的光。

    他们觉得,就算是有魔王在眼前,他们也有勇气冲杀向前!

    “子曰,人当有仁!”

    卢大儒再次开口,加持大军。

    仁者无敌,大汉的士卒突兀觉得自己所做都是为了大汉的未来,他们无所畏惧!

    求仁得仁,何惧牺牲?

    “子曰,人当有义!”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人当,舍生取义!

    “子曰,人当有礼!”

    “子曰,人当有智!”

    “子曰,人当有信!”

    卢大儒每每开口,微言大义,加持大汉军队。

    他每说一句,大汉的军队气势便更甚一层。当他说了六句话之后,大汉士卒的士气已经恢复到先前的模样,甚至要更甚先前三层。

    现在,就算是前方是刀山火海,大汉的军队也一往无前。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黄巾众,伴随着“仁义礼智信勇”的拷问心扉,有的黄巾军已然痛哭流涕。

    那是有些文化的黄巾众。

    面对大儒的喝问,他们毫无抵挡之力。

    大儒大儒,不是任何非大儒的读书人所能抵挡的。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张角肃然开口。

    若是关爱众生的苍天还活着,他又何必去反?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一个黄巾众用心喝着这句话。

    他本来只是一个普通人,有着自己的家庭,有着自己的田地。

    虽然吃得不怎么好,但也不至于饿死。

    若是就这么度过一生,他也满足了。

    但,就连普普通通度过一生,似乎也无法做到。

    贼老天,也不允许!

    先是突如其来的大旱,庄稼大规模减产。

    好容易熬过了大旱,不想又是洪涝到来!

    耕种的一切都做了流水。

    洪涝来,他还是不死心,借了一些粮食等待来年,希望有个好收成。

    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当蝗虫过境时,他便知道自己完了……

    他没有吃的,没有穿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母饿死,又含着泪将女儿卖为奴隶,为的就是不让她们饿死,能够在那里豪族官宦的家中有口饭吃。

    然而,上天还是不留给他活路!

    瘟疫到了。

    苍天无道,苍天无眼!

    若不是大贤良师出手救他,他早已经死了,成了一堆尸骨。

    如今他还活着,只有一个目标,那便是破灭了这贼老天!

    他跟随着大贤良师,要将这旧世界砸个破碎!

    至于什么仁义礼智信,全是扯淡!

    ……

    世间有一个黄巾众。

    还有无数个黄巾众。

    有着无数个与第一个黄巾众经历相似的黄巾众。

    他们大喝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喝问苍天。

    喝问苍天为何如此无道,喝问苍天为何如此无眼,不给人生路!

    喝问卢大儒。

    喝问卢大儒,只知空谈,不知百姓苦,不知众生苦!

    千万人,便有千万声。

    千万声,汇聚一起,成了众生的呐喊。

    天若不让人活,那便破了他!

    朝廷的卢大儒要围攻他们,那便灭了他!

    卢植陡然吐了一口血,自马背一头栽下。

    他是大儒,他可以发出儒家真言大义,提升大汉将士的士气。

    但他却无言以对众生的呐喊。

    他便因此心神重创。

    愤怒的黄巾,随后一拥而上。

    大汉的军队,又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