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青州的局势一片大好。

    亦或是说,陆太守的局势一片大好。

    十万黄巾打陆云,却尽数被陆云收编。

    陆云如今麾下,便有十万大军。

    这自然是他的套路。

    三万黄巾按着他的意思,打遍青州诸郡,成了十万大军,随即按着他的要求投了陆云自身。

    陆云是青州的太守,有着官方的身份,又是太平道主张角的师弟,他的话,黄巾军得听。

    于是,陆云成了青州之主。

    济南郡。

    青州新治所。

    陆云高坐主位。

    他的下首,文臣依旧是以田丰,田畴为主。

    不过,武将已经从五虎上将,变成了七星上将。

    张飞张翼德,赵云赵子龙,张辽张文远,黄忠黄汉升,魏延魏文长,东莱太史慈,管亥管子初。

    管亥本来是没有字的,不过陆云说有,他便有。

    于是管亥便成了管子初。

    管亥欣然接受。

    至于张牛角,是太平道人,不是武将。

    陆云没有将他列入其中……

    陆云打量着麾下七星将,露出一丝笑意。

    这一次出门,还真是收获巨丰。

    青州被他占领,往后的局面便容易了很多。

    要知道,原著里,曹操便是靠着三十万青州黄巾军起家的。

    青州黄巾,也是历史上战斗力最强的黄巾之一,身经百战,转战天下。

    191年11月,青州黄巾军30万人进攻泰山郡,和泰山太守应劭的军队多次交战,损失惨重,青州黄巾军欲通过渤海地区和从太行山东进的黑山黄巾军会合。他们在急行军中缺乏戒备,在东光附近,遇到公孙瓒出其不意的袭击,牺牲三万余人,损失辎重数万辆。青州黄巾军欲渡黄河北上时,又遇公孙瓒的截击,死者数万,损失车甲财物不计其数。

    192年4月,青州黄巾军经过整顿后,决定向兖州进攻。在任城杀任城相郑遂,转入东平。在东平附近,粉碎了兖州刺史刘岱的主力部队,杀死刘岱。青州黄巾军又旺盛起来。

    当黄巾军活动到兖州一带,黑山黄巾军于毒、白绕、眭固等率十余万众攻魏郡、东郡,东郡太守王肱不能抵抗。这时曹操引兵入东郡,并大败白绕于濮阳。袁绍推荐曹操为东郡太守。曹操听说刘岱战死,就派人劝说兖州官吏拥戴他为兖州牧。

    这是曹孟德开始崛起的关键。

    192年,曹操率兵与青州黄巾军在寿张交战。青州黄巾军三十万斗志昂扬,“数乘胜,兵皆精悍”。曹操却只有几千兵,且“旧兵少,新兵不习练,举军皆惧”。初交战时,曹操认为黄巾军恃胜而骄,“欲设奇兵挑击之”。曹操和济北相鲍信率领兵骑千余人进攻黄巾军,遭黄巾军迎头痛击,死数百人。鲍信殊死战,曹操突围而出,鲍信被击毙。

    青州黄巾军三十万,还有随军男女百余万,给养补给非常困难。起义军的根据地青州,又被袁绍部下臧洪占领,不能补充黄巾军给养。曹操看到了起义军的困难,最终招降黄巾军三十万,随军男女百余万,曹操选拔精锐,重加编制,号称“青州兵”。

    曹操因此而崛起。

    这是历史上的事,不过到了如今,青州被陆云所得,十万黄巾也成了他的部下,再也不关曹孟德什么事……

    “传我的命令,我青州之地禁严,只许进,不许出,另外,我青州从今日起,便实施屯田制度吧。”

    某时,陆云淡然出声道。

    曹操的制度,的确很好,纵然在现在他的眼里,依旧可以完全照搬。

    “大人,不知什么是屯田?”

    田丰出列问道。

    他有些郁郁,也有些不知所以。

    这些日子局势变化的太快,黄巾大战刚起没几天,他便发现自家的主公已经收了十万黄巾叛贼,占据了整个青州之地!

    他又不是什么笨人,粗粗一想,便想清楚了,这只黄巾的背后,怕是他的主公陆太守!

    陆太守已经占据青州之地,又擅自将治所迁移至济南国,不臣之心,昭然若揭。

    要反啊!

    田丰内心里是拒绝的。

    他还没有心理准备。

    就算是反,现在也不是时机。

    大汉虽已颓废,但它的底蕴还未耗尽,现在起兵,不过是为王先驱,如何使得?

    “屯田么?”陆云想了想。“屯田分军屯和民屯两种,办法一样。无牛的贷牛,所获公家得六成,私人得四成;有牛者所获平分。上马为兵,下马为农!”

    “这是大事!大好事!”

    陆云三言两语说了些屯田的好处,田丰不由得有些震惊。

    这位主公,还真能想,真能做!

    若是这屯田连续实施,不仅能供应连年战争的军粮,还能增加生产,减轻百姓的负担,节省百姓远道运输的劳动,也能使百姓富足生活提高!

    陆太守,志在天下。

    而且,只看屯田,似乎有能力志在天下……

    “丰必竭尽全力,为主公分忧!”

    田丰肃然一拜。

    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他不会疏忽。

    “嗯!”陆云点点头,叫众人散了,望向北方。“不知道冀州的张道兄又是什么情景?”

    ……

    冀州,广宗城。

    十万黄巾围光宗,寂默无声。

    十万黄巾在一起,本应该喧嚣吵闹,至少有些声音才对。

    不过广宗城前的十万黄巾,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这更让守城的汉军胆战心惊。

    他们已经吓破了胆,偶尔有人将畏惧的目光投向城下一座巨辇之上。

    那座巨辇之上,有一个人。

    周围的黄巾,都对这个人顶礼膜拜,崇拜不已。

    除了黄巾军的领袖,太平道的道主张角外,还会有谁?

    “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某刻,张角蓦然睁开眼,遥望着青州的地方,露出一丝奇怪的笑意。

    似乎青州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眼帘之中。

    青州的太守啊,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以大汉太守的身份,将青州的黄巾都收服了……

    “有些意思!”张角收回目光,看向了面前的广宗城。

    既然他的师弟都已经收服了青州,他这位做师兄的,也不能太慢。

    张角手持九节杖,杖在大地上点了一下。

    大地开始颤抖。

    广宗城开始摇晃。

    随即,城墙倒塌了。

    广宗城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