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青州攻略

    都昌城的大战惊了张牛角。

    吓了太史慈。

    陆道人看了城墙一眼,城墙便破了。

    这对于张牛角乃至太史慈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更何况都昌城的守军。

    黄巾未战,守军已畏惧。

    待到黄巾攻城,不到一个时辰,都昌城被破,孔融逃去。

    都昌城府。

    陆云静静站在郡府之中,若有所思。

    在他身后,张牛角与管亥恭敬站立。

    军中向来以强者为尊,纵然是黄巾,也是一样。

    今日陆道人一眼看破了城墙,着实吓了二人一跳。

    现在,无论是二人中哪一个,都已经对陆道人服服帖帖。

    他们现在,在等待道人的下一步行动。

    “哈!”

    陆云心中万般思量闪过,终究化作了一句感慨。

    这几日发生的事,的确匪夷所思。

    他的心中,也的确感慨万千。

    本以为只是无聊出去散散步,到各处走走,却不想遇到了太平道主亲传弟子张牛角率军攻打临淄城,攻破了临淄城。

    跟随者这一只黄巾走,他随即见到了东莱太史慈。

    顺手从东莱太史慈的神箭手下救了张牛角一命,却得知自己居然是张角的“师弟”,张牛角的“师叔”,太平道人见他如见张角……

    他便设计收服了太史慈,又引军占领了都昌城。

    如今三万大军在手,似乎……可以干些大的。

    “传我的命令,大军进攻济南国!”

    “师叔是要……”

    张牛角初时恭恭敬敬,思量了片刻,面色渐渐于震惊。

    “既然有三万黄巾,那便得了青州吧!”

    陆云目光看向远方。

    既然有黄巾军的便利,何乐而不为?

    如今汉庭被打的措手不及,而世家大族,尚未完全反应过来,至于往后的争霸诸雄如曹操,袁绍之流,也只是刚刚起兵,正是良好时机。

    若不乘现在得利,更待何时?

    便有五万黄巾往济南国。

    是五不是三……

    黄巾破都昌城之前本来是三万。

    不过破了都昌城便成了五万。

    若不是陆云下了命令,黄巾军怕是成了八万……

    不过,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军队过多反受其乱的道理陆云还是懂的。

    他因此而约束。

    大军行三日,至济南国。

    “全军止步!”

    某一刻,前方传来一声大喝,随即,黄巾各部大小军官,将号令传到每个士卒耳中。

    自陆云掌控了这一只军队,草莽的叫法,他不喜欢。

    因为不喜欢,所以黄巾军的称号便发生了改变。

    “到了?”

    一辆马车之中,陆云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宏伟无比的古城。

    巨大而雄伟的城楼,蜿蜒而难望边际的城墙,高耸的箭垛,再加上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士卒、旗帜,澎湃的气势如同海浪般卷向陆云。

    济南国,到了!

    “济南国,似曾相识啊!”

    陆云轻吟一声。

    在大宋位面,他曾经在济南城歼灭了青云山贼寇,如梁山吴用等人,如今,他再次来到了济南城。

    却不是以朝廷国师的身份,而是以叛逆的身份。

    真是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若是上个位面的吴用知道陆云在三国做了逆贼,会不会被气死。

    同样是逆贼,梁山的,被陆云灭了,黄巾的,却被陆云扶持。

    何其不公……

    “城内军民听着,今日我率大军至此,若要活命,便打开城门,莫要等我下令攻城,待城一破,悔之晚矣!”

    管亥骑着一匹马,于城门前怒吼连连,长刀直指济南城,看起来气势十足。

    不过演义里,他却极为可悲,遇到了武圣关羽,被十招斩于马下。

    但以陆云的眼光来看,这五万黄巾之中,只论武功,怕是无人是管亥的对手。

    这也是一员虎将!

    “破城!破城!破城!”

    五万黄巾士卒一同大喝,直唬地济南城上官军心胆俱裂,鸦雀无声。

    随即,城楼上便有了反应,陆云看到一名身披战甲的将军扶着城墙,大声喝道,“贼子莫要猖狂,我等乃大汉忠良,岂能投降你等反贼?似你等无君无父、不忠不孝之辈,倘若尚有半点良知,便放下手中兵刃,弃暗投明,我尚可为尔等上书陛下,对尔等既往不咎,倘若冥顽不灵,待我大汉援军一至,你等尽皆丧命,死于此地!”

    陆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想必这位将军所说的援军,应该是他这位陆太守的军队吧。

    陆云勤政爱民,郡内人尽皆知,连带着附近的几郡也知晓一些。

    他们更知道东海郡有几位将军,每个都有万人不挡之勇。

    这大概是他们的决心和勇气。

    “可惜了。”

    乱世将至,陆云会以最快的速度扫平一切。

    而扫平青州,只是他战略的第一步。

    今日,济南国必破!

    咯吱一声,济南城的城门渐开,从中奔出一只骑兵。

    为首的是一个武将,手持狼牙棒,大喝出声:“吾乃济南林逸,黄巾贼子受死!”

    他一马当先,向管亥冲杀而去。

    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五万黄巾气势加持,管亥一刀挥出,一道圆月形的刀气猛然朝着林逸的方向狠狠劈了过去。

    转瞬便至。

    名为林逸的大汉将领还没有彻底回过神来,便被这一刀刀气生生腰斩。

    更可怖的是,这一道刀气将林逸腰斩之后,竟然余势不减,依旧向林逸身后的骑兵劈了过去,就好似割韭菜一般,割出了一大片空地。

    “杀!”

    管亥冷哼一声,猛一拍马,冲杀了过去。

    黄巾大军随即跟进。

    与此同时,太平道的道人开始出击,有的召唤符咒,有的御使飞剑,压制济南城城楼上的守将。

    但最为恐怖的,却是一辆马车上传出的一个“破”字。

    破字出,济南城的一截城墙倒塌了。

    济南城的守军顿时懵逼,不知该怎么办。

    而此时,黄巾大军压境。

    厮杀半个时辰,济南国随即被破。

    ……

    往后一月,青州黄巾势如破竹,连战连捷,破东莱郡、千乘郡、平原郡、齐国,乐安郡,城阳郡。

    随后,青州黄巾攻陆太守。

    “全军覆没”……

    陆太守一日得十数万大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