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张牛角(为徐~一万书币加更!)

    自光和七年太平道主张角宣布起兵之日起,整个大汉的国土上,便处处充满了战争。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信奉大贤良师的黄巾们与大汉的地方军队,展开了激烈厮杀。

    当然,一开始是连胜连捷。

    因为腐朽的东汉朝廷并没有做好大战的准备。

    他们武备衰颓,战力低下,不堪一击。

    而当地主阶级,世家大族真正举兵投入战场时,黄巾的发展才会遭到遏制,最终被剿杀。

    不过,现在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好的……

    陆云站立云端,俯视临淄城前的战场,看着远方越来越强烈的天地元气变化,看着越来越盛的剑光符意,脸上的神情,微微有些变化。

    符意,剑光。

    当修道者的手段存在于战场之上,围攻临淄的,自然不是普通的黄巾。

    他们必然是精锐中的精锐。

    某时一道明亮的剑光,贴着高空中黑云下缘高速掠来,并没有刺向陆云,而是骤然急转,将城中一员看似首领的人物直接斩为两段,城门之上,便响起一阵惊慌失措的叫声。

    临淄城,就要破了!

    陆云得出了这个结论。

    这只黄巾军,太强大了。

    无论是历史上,还是眼前,青州的黄巾军都是一支坚强的军队。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青州刺史焦和,太过昏庸无能,他还未和青州黄巾交战,即望风而逃。

    而如今被匆匆推举而出的守城主将又被杀,临淄城焉能不破?

    临淄城的命运已经定了。

    ……

    数万黄巾军,隐隐分成两部分。

    最为外层的,是衣衫褴褛,面色菜色的普通百姓。他们手里拿着的,并不是利剑,也不是刀枪,而是木棍,农具之类极为简陋的武器。

    这是大汉最为底层的百姓,他们已经活不下去了,只能跟随着大贤良师,寻一个活路。

    天灾不断,先是旱灾,又是洪灾,又是蝗虫过境,中原大地上赤地千里,颗粒无收。

    不反还能如何?

    他们的武器很脆弱,但他们的决心最为强大。

    他们义无反顾,不怕死亡!

    除却最外层的普通百姓,中央的是一个个头裹黄巾,身穿道袍的道人。

    他们是太平道的道人。

    一个个道人,或念出符咒,或御使飞剑,对着临淄城不断发动着攻击,杀死一个个守城的存在。

    他们是战场之上最令守城人胆战心惊的太平道道人。

    而在道人的最中央,有着一匹白马。

    白马之上,是一个年轻道人。

    周围的太平道道人,皆以这个年轻道人为主。

    这个年轻道人,自然是这群黄巾军最高的统帅。

    他便是大贤良师的真传弟子张牛角。

    大贤良师的真传弟子,在信奉大贤良师的普通百姓眼中,无异是神仙一般的存在,而当这位神仙一般的存在以飞剑杀了守城的最高将领时,他们更是难以遏制自己的兴奋情绪,狂吼了起来。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这一句话的声音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

    登时,战场上全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呼喊声。

    随着呼喊声越来越重,战场上的气氛变得越狂热,渐渐于疯狂的地步。

    数万人的气息,便形成了一片。

    没有战斗力的农民军,陡然凝成一个整体。

    一个势不可挡的整体。

    他们的战力便数倍数倍的增加。

    而此次黄巾军的统率张牛角,则是目光冷冽,手中一道符诏挥出。

    有力大无穷的黄巾力士自虚空中出现,向着早已经看傻了的临淄守军冲杀而去。

    “杀!”

    这位黄巾军的最高统率终于下令。

    外围的农民开始冲锋。

    太平道的道人也开始冲锋。

    整片土地都开始震动起来。

    临淄城的高墙不停地颤抖,簌簌落着积年的灰。

    天地之间黄色的大军,像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临淄城瞬间被淹没。

    黄巾一日破临淄。

    青州的治所……没了。

    青州的刺史早先弃城而逃,也算是死了。

    “从现在起,青州没了刺史啊!”

    陆云行于九天之上,随黄巾众而走。

    青州没了刺史,他的机会便来了。

    至于跟随着这一只黄巾,是因为他闲得无聊,也是要验证他的一个猜想。

    ……

    青州黄巾精锐破临淄,又大破孔融,孔融逃至都昌,又被黄巾军尾随而来,包围了都昌。

    黄巾的军队,依旧是张牛角的麾下,只是都昌的守卫,非临淄所能比。

    临淄城的刺史,黄巾未至已然先逃,而都昌有大汉数千军队,又有军中大将严防死守,拼死抵挡,黄巾一时不能胜。

    ……

    黄巾军最中央,青年道人张牛角依旧被众星拱月般围绕,只是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都昌之地,本来按着他的计划一日便可以攻克。

    小小的城池,又如何抵挡他黄巾天军?

    更何况他这只黄巾天军乃是精锐中的精锐,他自身更是大贤良师的真传弟子,继承了大贤良师的精妙道学。

    他修一口飞剑,杀人于十里之外,纵然敌军守将在城池之上,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次御剑的事。

    他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

    不过就在他快灭杀了都昌守将的瞬间,突然出现的一白袍小将,打乱了他的部署。

    先有一箭,阻了他的飞剑,叫他心神受创。

    随即而来的一只飞箭,更是差一点便灭杀了他!

    若不是有老师的符咒为他抵挡了一箭,这一次,他怕是要死了。

    他只好退兵十里。

    这样的仇,必须要报!

    某时,他抬头望向北方城墙上密密麻麻的人群,沉声说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他的语气并不如何沉重,声音却是宏大至极,就像是雷声一般,传遍黄巾诸军。

    高昂的声音又开始在黄巾军内回响,疲惫的黄巾士卒在声音的激励下,在太平道人的神术祝福下,仿佛瞬间获得了力量与勇气,呼喝着向着都昌城池的战线冲了过去。

    烟尘狂舞,大地震动不安。

    便在此时,都昌城门大开,一只大汉骑兵冲出城门。

    为首的,是一白袍小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