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苍天已死

    大汉国都洛阳城,蔡府。

    陆云与蔡邕突然若有所感。

    渐渐面色变得肃然。

    有高人至洛阳城。

    “不知是友是敌?”蔡邕心中思量。

    “居然是他!”陆云讶然。

    这一股气息,他很熟悉。

    除却大贤良师张角,还会有谁?

    大贤良师张角,来了洛阳城,他要做什么?

    ……

    洛阳城外数十里,太平道主张角淡然而立。

    在他面前,有着两个人。

    枪神童渊,剑圣王越。

    太平道主张角目光望天,许久才收回目光,缓缓出声:“两位道友都是兵家的大宗师,若是此次能够不参与大战,我们依旧是道友,事成之后我们依旧坐谈论道,如何?”

    他的声音依旧是温和无比,只是今日比起以往多了几分肃杀。

    在这将要成事的关键时刻,他不允许任何人去干扰。

    “不参与,那怎么可能?”剑圣轻吟,目光灼灼,随即爆发出炽热神采。“何况,听闻你素来是人间入世第一对手,能够与你一战,死而无憾!”

    童渊也点了点头。

    身为朝廷的供奉,有些事还是要做的。

    “道友啊,这世上能与贫道论道的,没有几人,而如今,又要有两位道友离去了!”张角叹道。

    “那……还要看你的本事!”剑圣面色一冷,大手一伸,他的剑到了手中。

    剑是锈剑,只是到了剑圣的手中,却宛如有了生命,又蕴藏有无穷的杀机。

    剑圣携剑,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一剑挥出。

    霎时间,有四十九道杀剑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定住了东西南北,锁住了上下左右。

    凝固了一切。

    陆云的神识被一刀两断。

    童渊停滞在当场。

    就算是张角,也蓦然成了一座不动的雕像。

    他淡然望天,却一动也不能动。

    杀剑之内,时光似乎被停止!

    而在九天之上,蓦地铅云密布,厚重无边。

    风起云涌,雷电大作。

    日月星辰,光华尽敛。

    天地无光,万物黯淡。

    无边杀意起,形成一道通黑光柱,直冲云霄。

    这是天地在共鸣……

    整个世界,自剑圣挥剑,能动的便只有剑圣了。

    “此乃我毕生剑道精华——道四十九,你又如何破!”

    剑圣果然是剑圣。

    昔日有剑一,已然杀伤力恐怖,与陆云的符道不相上下。

    如今他又使出道四十九,几乎冻结了时光,凝滞了虚空。

    这等强大,已然不似人间的法门。

    它已经近乎道。

    道四十九之内,人间之人,近乎无解……

    太平道主张角不是普通人。

    他甚至不算做人间人。

    他的目标,向来是人间的天。

    若是连人间的人都无法战胜,他又如何逆天?

    某一刻,张角心动。

    便有风动。

    纵然道四十九禁锢了他的身体,他的心意,强大到极点的心意,早已经修炼出的元神,依旧可以动。

    他动了,这剑圣最为强大的一击道四十九,便可以破了。

    先是风动。

    有风起于青萍之末,随即在刹那的时间内化作滔天大风,吹乱了凝固的画面。

    画面便如初春冰冻的湖,渐渐解冻。

    于是凝固画面越发的松动。

    随即地水火风蔓延,这一片天地,从此正式解冻。

    太平道主因此脱困而出。

    便在此时,童渊一枪砸下。

    童渊的枪,不是挑,不是刺,而是砸。

    当头一棒,狠狠砸下。

    一根枪,宛似一座山,一座大山。

    一枪砸下去,蕴含着他数十年苦修不辍的霸道力量,神威如狱,不掺丝毫虚假,直直地打向太平道主。

    所过之处,空间破碎,大地颤抖,地面摇摇晃晃。

    枪神童渊多年不出枪,今日一出枪,这一枪的威能,已然超出了他的预料,是他迄今为止最为强大的一招。

    简单,粗暴,一力破万法!

    这一枪,有着近乎无敌的强大威能,任何存在,似乎都将会在这股强大无匹的力量下,直接被碾压。

    然而,童渊却没有任何欢喜情绪,因为……枪的下面,是太平道主。

    太平道主张角面色平静,似乎早有预料。

    他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远在洛阳城,陆云便看到了三昧真火。

    真正的三昧真火,大成的三昧真火。

    陆云还看到了一元重水长河,比他修炼的还要强大数倍的重水长河。

    他甚至看到了金道,木道,土道等他还未参悟出的种种神通。

    陆云看的眼睛都直了。

    一根手指,蕴含天书种种神通法门。

    它便因此防御无敌,攻击也无敌。

    一根手指自太平道主出,缓缓点向他头顶之上的大枪。

    看似缓慢,实则迅疾无比。

    强烈的对比效果让童渊几乎吐血,他分明看清了每一个动作,却无法在指头到来之前抽走大枪,再给太平道主张角来一下。

    随后,一股沛沛然不可抵挡大力沿着大枪传来,眨眼间,童渊被震到了数里之外。

    活蹦乱跳的老头便成了一个干老头,躺在地上喘气。

    他被废了。

    他艰难的爬起来,吐了一口血,正要说话,又有一道身影砸落到他身边。

    却是剑圣。

    剑圣先前已然使出了他最为强大的道四十九,却徒然无功,心神已然受创,如今又受了太平道主一记,也被废了。

    太平道主出手,两位大宗师顷刻之间被废。

    洛阳城中,陆云看的目瞪口呆。

    他知道太平道主张角很厉害,却不知有这么厉害!

    世人皆以为太平道主有两三层楼高,陆云如今方知他有天那么高!

    剑圣的道四十九,凝固了空间,几乎冻结了时间,何等恐怖,却因张角心动而破。

    童渊的惊天一棒,力大无穷,所向披靡,却抵挡不住张角的一根手指头。

    这样的太平道主,这天地之间,还有谁能够匹敌?

    只有天……

    张角看了一眼剑圣与枪神,摇了摇头。

    从今日起,世上再也没了剑圣与枪神。

    当王越与童渊失去了力量,他们便不再是剑圣与枪神,只是两个普通人。

    他又失去了两个道友……

    张角又看了看天。

    天空之上,天威越发浓郁,几乎就要降世。

    苍天已死。

    黄天当立。

    岁在甲子。

    天下太平。

    太平道主轻吟,身影消失不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