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战将起

    卫公子来了。

    卫公子,是哪个卫公子?

    莫非是河东大族的卫仲道?

    陆云心意一动,神识散开,便看到了一个病态少年,吃力走来。

    他想了想,开了天眼。

    陆云开天眼的次数并不多。

    不过今日,他开了天眼。

    他想看看这个少年。

    毕竟,在原本的历史里,这个少年是要娶蔡琰小姑娘的。

    娶了蔡琰小姑娘,他没过多久便死了……

    陆云如今身为蔡琰小姑娘的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自然要观察观察少年。

    这个少年有病。

    陆云以天眼得出了这个结论。

    这个少年,表面有病,身体也有病。

    从内到外,他都有病。

    若无大宗师出手相助,只能活三年。

    一个将死之人,又如何娶他的徒儿?

    陆云已经将此人排除在外,静坐当场,看着蔡邕与卫仲道说话。

    卫仲道是以拜访大儒的名义前来,说了一会话,请教了几个问题,他便离去。

    蔡邕面带得色,问陆云道:“陆道友看此人如何?”

    “蔡道友是要听真话,还是听假话?”陆云微眯着眼,淡淡出声。

    “这是何意,自然是真话!”蔡邕眉头挑起,似乎有些诧异。

    “道友请看!”陆云一手伸出,掌中便出现一个纵横皆九十九的棋盘,上边棋子无数,纵横交错。

    一眼看上去,便让人眼花缭乱,甚至迷了精神。

    曹操也在一边,他只看了一眼,便觉得头疼,实在是这棋盘的变化太过神秘莫测。

    “我道家一脉最擅推演之术,卜测天地玄机,刚才我以玲珑棋盘算卫小儿,得知他的寿元不到三年,三年不到,必死!”

    此言一出,几人皆惊。

    曹孟德有些愣,目光中有些狐疑,却什么也没有说。

    “三年?”蔡大儒却是变了颜色。

    不久前,河东卫家有意与他结成儿女亲家,因此便派卫仲道往洛阳,拜访他的门下。

    蔡邕对于河东卫家并没有什么不满,这卫家初兴于汉名将卫青与被立为皇后的卫子夫,卫氏家族也是从那一刻起平步青云。而至今日,卫氏一直是诗书名门,儒学望族。

    今日上门拜访的卫仲道,表现甚得他心,身子骨虽然有些弱,调理调理也就是了。

    但从好友口中,他却得知卫仲道只有三年寿元,如何不惊不怒。

    河东卫家虽然好,但他绝不会将女儿嫁给一个将死之人。

    这场儿女亲家,立马终结!

    蔡琰小姑娘的命运便小步移动了一步,不用嫁给一个将死之人……

    陆云打量着蔡大儒,又看了看眼珠子望天,暗暗欣喜的小姑娘,知道这件事已经定了。

    至于接下来的事,黄巾大战一起,哪还顾得上其他。

    却在此时,蔡邕想了想,问道:“陆道友,可否算一下这大汉气数?”

    “国运之事不敢算,也不能算,反噬太大!”陆云摇了摇头。

    这大汉的天,可不好算,还是由张道友去算吧……

    陆云所说的张道友在冀州。

    如今的冀州,遍地黄巾甲。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冀州的黄巾,按着陆云所提的纲领,严格执行着这一计划。

    陆云说什么并不重要,没有多少黄巾会听。

    不过,当陆云的纲领从太平道主张角嘴里说出,它便成了真理。

    所有的人,无条件执行。

    这便如陆云欲在东海郡种些土豆会让普通农户生无可恋,觉得一切皆休,但这样的话从张角口里说出,便是永恒的真理。

    在冀州推广土豆,没有任何阻力。

    因为那是太平道主张角说的话。

    那是大贤良师说的话。

    他的话,对于黄巾众,对于太平道,就是真理。

    如今,这位真理之主,正在望天。

    他的头顶,是永恒不变的雷霆。

    当然一般人大概是无法发现。

    因为这气势凛然狂暴而杀伤力恐怖的雷霆很高,距离地面不知有多少万里。

    凡人又如何能够看到?

    对很多人来说,今天是个普通日子,跟往日没有什么区别。

    农夫们照旧种田,小贩们在大声呼喝,士子们在饮酒赋诗。

    大贤良师自然不是普通人,他眯着眼看了看天空极高处蕴育的骇人能量,那是大汉的神阵。

    很多年前,自他修道大成,又生出了敢叫黄天换苍天的思想后,大汉的神阵便一直盯着他。

    这神阵是由当年的大汉国师张良所设,传闻之中他得了楚南公的天书,设下神阵,为的是维持大汉的统治。

    而如今,大汉朝廷衰颓,前辈张良维护的天已经失去了意义,这世间,到了不得不换天的时候。

    同样是天书拥有者,不知又会摩擦出什么样的碰撞……

    某一刻,他离了冀州,往洛阳而去。

    他的速度看起来并不快,但每一步落下,都是数十里距离。

    走了没多少时间,他便来到了洛阳城外。

    他看着洛阳城,淡然而立。

    ……

    洛阳皇宫里,剑圣王越与枪神童渊面色慎重到了极点。

    他们感知到了太平道主张角的到来。

    无奈,苦笑,终究成了战意凛然。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么!”剑圣喃喃,目光如剑。

    “朝廷里已经有许多忠臣请求围剿黄巾,就算是他不来,大战已经要到了!”童渊感慨了一句。

    当今的朝廷是什么样,他还是知道的。

    糜烂到了极点!

    张道友的起事也在情理之中。

    但这朝廷里,也向来不缺忠贞之士。

    比如大儒卢植卢子干,比如蔡邕、王允,比如左中郎将皇甫嵩,朱儁等人。

    只可惜,这两者之间注定要打起来。

    当然,他并不需要同情这些忠臣。

    因为,他与剑圣才是这次太平道主的目标。

    黄巾战起,张角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两位大宗师加入战场。

    兵家的大宗师,无论是剑圣,还是他自己,杀伤力远甚于儒家的大儒,一人可破一支大军!

    因此,张道友来,是为他与剑圣而来。

    他需要担心的,是自己。

    “走!去会会他!”

    剑圣剑目望向洛阳城外,看到了淡然而立的张角。

    下一刻,一道剑光飞逝,落到了洛阳城外。

    “也罢!”

    童渊叹了一口气,也出了洛阳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