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颍川书院

    一辆符车往北行。

    开车的是陆云。

    在他身旁,有一个小姑娘。

    除却小姑娘,还有五位将领。

    这是陆云的五虎上将。

    自陆云得了五虎上将,他便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北上还是南下。

    若自荆州继续南下,他有极大的可能,得些后世东吴的将领,如甘宁,周泰诸人。

    至于周郎周瑜,这个时候似乎只有十一岁。

    他还是个孩子。

    一代美周郎,看起来似乎也无法赶上这改朝换代的乱世时机了……

    陆云想了想,最终决定北上。

    一则他这个东海郡太守,不能一直在外边闲逛,总该到地方上任。

    二则黄巾造反即将来临,他也得准备一二。

    至于南方的诸多武将,那便算了。

    乱世将至,出英雄。

    他终究不能将所有英雄收于麾下。

    终究有些英雄会站立在他的对面。

    ……

    符车便往北而行。

    这次,行的慢了些。

    上一次开车开的太快,一转眼从并州来到了荆州,错过了豫州之地。

    这一次,车开的慢些。

    陆云想往豫州颍川郡去一遭。

    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此地培养的人才太多,这里是大汉高才俊杰的诞生地。

    颍川出奇才,只一个荀彧,便是其中典型的代表,此人在小时便被很多有名人评价有王佐之才,惊世之资,他长大后也没有让这些人失望,成功使曹操把天子接到安稳地带,好生赡养,又帮助曹操统一华北,最后的年代里,又帮曹操在后线筹集粮草,可以说是三国萧何。

    又有荀家荀攸,是荀彧的侄子,年龄却比荀彧大,辅佐曹操统一华北有着极大的功劳,给曹操献了十二奇策,策策出奇效。

    又有颍川陈群,一手研究出九品中正制,从三国一直沿用到隋朝科举出现。

    又有鬼才郭嘉,为曹操统一中国北方立下了功勋,史书上称他“才策谋略,世之奇士”。而曹操称赞他见识过人,是自己的“奇佐”。

    无论荀彧,荀攸,陈群,郭嘉等人,皆出于颍川之地。

    来到汉末年间,陆云自然要见识见识。

    ……

    陆云如今便站立在一座大门面前,静静而立。

    那座大门的上面,写着四个字:“颍川书院”。

    “颍川书院!”

    陆云轻吟。

    颍川书院。

    颍川的书院。

    颍川世家大族的书院。

    颍川有四大家族:陈、钟、荀、韩。以陈寔、钟皓、荀淑、韩韶为代表,被称为颖川四长,而这四大家族的后人大概分别可以对应为:韩馥、陈群、荀彧、钟繇。

    每一个,都是历史上有名之人。

    四大家族合力建立了颍川书院,培养自家子弟,又招收特别优异的寒门士子。

    比如郭嘉。

    是真正的大汉人才培养中心……

    陆云并没有进入颍川书院之中,而是将念力笼罩而去。

    这座书院似乎并不简单。

    进去容易,出来……却有些困难。

    他便以念力为目。

    他便看到了颍川书院里诸学生。

    在近乎中平元年的年代里,颍川的智谋们,还不是什么智谋,他们现在只是些十三四岁左右的少年。

    大汉以董仲舒的儒家为国学,这里的老师教的自然也是夫子的之乎者也,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这里的少年,因此多有教养。

    不过今日,似乎有意外,夫子并不在。

    便有一些吵闹事发生。

    挑起头的,是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精灵少年。

    他叫郭嘉。

    他的年龄在所有人当中属于最小,却也是最不乖的一个。

    他把墨汁倒进前排荀家子弟荀谌的脖子里,把青蛙扔到钟家钟繇的砚台上,或者用弹弓朝着荀衍的后脑勺上来几下。

    往日的时候,会有老师咳嗽几声,然后郭嘉吐吐舌头把头缩下去,接着一课平静。

    颍川的小孩守礼,通常发生这种被人欺负事件,在夫子眼前,依旧会面不改色的继续看下一页。

    久而久之,郭嘉就觉得很没劲,他开始把目光放到更远的最前排的几个学生那儿去……

    可惜越是前排的,教养越好。

    到了荀攸那排,就算是有人放火烧书院,都能做到面不改色。

    所以,郭嘉开始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但今日,事情又有了转机。

    不经意一瞥间,他发现了书院门口的一个道人。

    道人只是站着,却不进来。

    而且,看他们看了很长时间。

    这……似乎是一件有趣的事。

    郭嘉便离了教室,往书院门口走去。

    “奉孝,你要去哪儿?”

    便在郭嘉快要走出书院之时,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荀公达,又是你!”郭嘉翻了个白眼。

    这个面瘫男,神出鬼没,又逮着他了……

    “地上有蟑螂!”郭嘉突然看向了地面。

    荀公达纹丝不动。

    “夫子你怎么来了!”郭嘉指向荀公达身后的陆云。

    荀公达纹丝不动。

    “喂!你不用这么认真吧……”郭嘉跳了起来。

    “我奉老师之命,监管众人学业,奉孝,你还是跟我走吧!”

    “嘻嘻。”

    郭嘉背后传来笑声,一个小孩从房舍之中走出来,到了郭嘉的面前。

    “没用的,攸侄不会被你这些给唬到的。你还是乖乖回去上课吧。”

    明明小孩比名为荀公达的男子小许多,不过这个小孩叫荀公达为子侄。

    这小孩,自然是荀家荀彧了。

    “我只是想看看他,都不允许啊?”郭嘉再次看向了陆云。

    听闻郭嘉话语,荀公达终于正视陆云。

    “不知阁下是什么人?”荀公达微微一礼,儒家的规矩无可挑剔。

    “荀攸荀公达,郭嘉郭奉孝,荀彧荀文若?”陆云心中轻吟,感叹自己的运气。

    后来曹操的手下谋臣,他今日居然见着了三个。

    说不得可以得一个。

    荀攸与荀彧都是世家大族荀家的人,不好收服。

    当然若是以武力来收服,另说他论。

    倒是郭嘉,依着性格,似乎可以为他所用。

    三者得其一,也是好的。

    陆云便要开口。

    “道友从哪里来,又要从哪里去?”

    却在此时,一个老者突兀出现在陆云面前。

    “先生!”

    郭嘉,荀攸,荀彧同时行礼。

    “水镜先生?”

    陆云面露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