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得将

    吕布与陆云相斗,他败了一招。

    他本来可以不这么容易败。

    他的力与技,都是三国武将之最。

    不过当怒火渐渐充斥吕布内心,他便难免失败。

    每当吕布气势不断增加,总会有陆云的剑打断这一过程,让吕布心中不顺。

    因为不顺,所以愤怒。

    愤怒的久了,遇上一般人,并不是什么破绽。

    但对上陆云这种已经迈入无招境界的人,便是极大的破绽。

    而每一个破绽,都可能致命。

    吕布便这么败了。

    他甚至不知所以然。

    他想说他的力量还没有积聚到最大。

    他想说他的举轻若重与举重若轻还没有完全施展。

    他想说……

    不管他怎么说,他在众人面前,已经败了。

    “奉先,你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败在了哪里?”陆云看出了吕布的状态,出声问道。

    “末将……不知。”吕布拱手言道。

    他的确不知。

    他想了想,开口道:“还请大人赐教。”

    “你天生神力,又在战场之上练出一手杀伐之术,丝毫不逊于我的弈剑术,第六感之强匪夷所思,往往能够避开我的算计。”陆云啧啧称赞,随即话音一转。“不过……当你自身内心乱,被怒火所充斥,纵然有再强大的技巧与神力,也都可能无用!”

    “这……”

    吕布深思。

    似乎的确有道理。

    又似乎是废话。

    如果他的内心不想抵挡,不用说张翼德,一小卒便可杀了他。

    如果他的内心开始愤怒,渐渐成了怒火,便容易出现破绽,而被他人所攻克。

    这些道理,他还是懂的。

    只是,当怒火充斥心头,他便忘却了。

    “末将,服了!”

    吕布慎重一拜。

    “哈哈哈,我竟不知陆太守竟有如此的本领,真是厉害厉害!”有丁原终于反应了过来,感慨连连,随即看向了吕布,面色一肃。“奉先我儿,还不见过你的老师!”

    “奉先,拜见老师!”

    吕布又是一拜。

    这一次,他有些服了。

    “……”

    陆云站立原地,沉默了一刹那。

    弟子择师,师亦择弟子。

    你吕奉先现在终于愿意拜我,并不代表着我现在愿意收你。

    拜了两个义父,死了两个义父。

    这样的人,哪怕是收为弟子,真的好么……

    不怕反噬么?

    不过陆云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收了吕布。

    收吕布为徒这样的事,有大意思。

    而且,他并不信吕布能克死他……

    克死这样的话,陆云不怎么相信。

    每一件事的发生,都有它的偶然性与必然性。

    又岂是一个“克死”所能说清楚的?

    “徒儿请起!”

    陆云微微抬手,自有一股大力将吕布扶起。

    一旁,张辽眼中闪过一缕诧异之色。

    这种力量,似乎不只是武道之力。

    这个青州东海郡的太守,怕是很神秘。

    ……

    既然收了吕布为徒,陆云与丁原的关系便越发密切。

    丁原是吕布的义父。

    陆云是吕布的老师。

    而在这个年代,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两个父交谈甚欢。

    说了很多事。

    某一刻,陆云从袖中取出三本书,送到丁原面前。

    一本论语。

    一本孙子兵法。

    一本六韬。

    先秦孔圣人的一本书。

    兵家的两本书。

    就这么到了丁原面前。

    丁原只看了一眼,便无法再离开目光。

    他的双手开始颤抖。

    他强定心思,翻开了一本书。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丁原突然失了主意。

    他在想了许久后,才颤抖开口:“这,这是……”

    “我看建阳兄敏而好学,只是苦于求学无门,因此送建阳兄三本书籍。”

    陆云淡淡出声。

    他的确没有什么波动。

    这三本书,对他来说,也就是三本书籍。

    当然对于丁原来说,远远不止三本书籍。

    这是一种传承。

    最重要的传承。

    一本论语啊。

    后世有人曾经说:半部论语治天下。

    如今丁原得到了一部论语。

    他如何不激动?

    他出身于寒门,知道了些许礼仪,又有军功在身,才得了刺史之职。

    他的家中,不曾有一卷藏书。

    如今却有陆太守,送了三本藏书。

    这是天大的恩情。

    几乎不能报答。

    往后他的家族甚至因为这三本书而改变。

    他的家族,甚至可以成为书香门第。

    此种恩情,如何来报?

    若是有异心者,或许会试图杀人夺宝。

    丁原绝不是这样的人,他颤抖开口:“我当如何报答?”

    如何报答?

    自然有陆云想要的报答方式。

    陆云悠悠开口:“我的确有一件事想要拜托建阳兄!”

    “什么事?若是在为兄职责之内,定不推脱!”丁建阳斩钉截铁道。

    “我观张辽张文远此人武艺高强,不知建阳兄可愿将此人调拨于我麾下。”陆云开口道。

    这就是他送书的意思。

    按照当下的情形,吕布是离不开并州了。

    他也不打算这时候拐走吕布。

    并没有什么好处。

    若能得张文远这等武艺不错又忠心耿耿的人,也很好,不枉他来并州一趟。

    而要得张文远,请丁原出手是最好的方法。

    上级的命令,一个将领又如何能够拒绝?

    因此,他不惜送了三本书。

    若是丁建阳拒绝,他还有其他的说辞。

    比如还要往江南一趟,路途艰险,需要人保护蔡琰小姑娘等……

    丁建阳却是连想都没有想,便答应了。

    只要不是他的义子吕布,一个张辽,没什么关系。

    跟随他,与跟随陆太守没什么区别,都是为大汉效力。

    “原来是这样的小事,放心,小事一桩!”丁原摆摆手,对下人传令道。“让张辽进来罢!”

    “是,大人!”

    有人离开了刺史府。

    片刻后,又有人来。

    正是张辽。

    “末将张辽,见过刺史大人,陆大人!”张辽拱手行礼。

    “张辽,我对你如何?”丁原淡淡出声。

    “大人对在下照料有加,末将感激不尽!”

    张辽心中诧异,却没有多想,回答道。

    “嗯!”丁原点了点头,说道。“我欲将你调拨到陆太守麾下,你可愿意?”

    “这……”张辽心中无数心思转过,最终化为一句话。“末将听从大人的命令!”

    “很好!”

    ……

    陆云便这样得了一员虎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