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收徒?

    漫天长枪画戟舞。

    却没有任何碰撞。

    赵子龙与吕奉先的比斗,将近了一刻钟,看起来很是好看,实际却没有任何碰撞。

    赵云很是无语,也很无奈。

    论技巧,他面前的吕奉先丝毫不弱与他。

    而论力,他比吕奉先差了不止一筹。

    这还怎么打?

    一个吕奉先几乎相当于他与张大哥的合体。

    甚至,还要高了几筹。

    纵然他们二人一起上,也只能维持不败!

    这一次,糟糕了……

    二人打的不畅,吕布,却是越打越兴奋。

    好久没有人能够逼迫他动用全力了。

    这两个人,一个力大无穷,一个枪法刁钻,用力的技巧甚至不弱于他,二人围攻,终于让他热血沸腾。

    “你们这是逼我使出全力啊!”

    吕布悠悠道了一声,说出的话差点让张飞与赵云吐血。

    敢情他还没用全力?

    要不要不要这么吹?

    两人正怀疑间,下一刻,他们便不再怀疑。

    吕布的气势,开始截截升高。

    不断升高。

    似乎没有边际。

    而伴随着气势的升高,是吕布的出手越发恐怖。

    他的力量,再度增强。

    他的速度,越发极速。

    甚至他的用力,又似乎迈入一个新的境界。

    神出鬼没,叫人防不胜防。

    赵云与张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吕布的气势不断地攀升,再也无力去打压吕布的气势。

    某一刻,吕布突然道了一声:“中!”

    一方天画戟落在赵云的枪上。

    赵云倒退数百步。

    又一方天画戟落在张飞的矛上。

    张飞闷哼一声,受了不轻的伤。

    吕布再一方天画戟。

    一道方天画戟的虚影骤然出现,往张飞与赵云头顶劈去。

    那是一道战意。

    有陆云突然出现在虚影面前。

    他微微伸手,向虚影抓去。

    于是,这一道挟着无穷战意的虚影,就这样被他抓在了手里。

    陆云的手并不算伟大,那道虚影却再难寸进。

    有火生于陆云手中。

    明明看起来不怎么强,甚至还有些柔弱,那虚影却没有丝毫抵挡之力,灰飞烟灭。

    陆云收手。

    陆云以二昧真火灭虚影。

    “翼德,子龙,你们没事吧!”

    陆云首先看向了被吕布干翻的自家二弟与小弟。

    “大哥,我没事!”张飞闷哼一声,摇摇晃晃站起来,龇牙咧嘴。

    说是没事,又怎么可能真的没事。

    今天真是被打痛了。

    这个野蛮人,居然比他力气还要大。

    而且,还有着不逊于子龙的技巧!

    下一次,他一定要领悟举轻若重!

    不然,被打的这么惨,不仅丢他的脸面,还丢大哥的……

    “主公,我也没事!”赵子龙也出声道。

    他的状态,还要比张飞要好一些。在吕奉先打来之时,他卸去了绝大多数的力量。

    不然以他的小身板,硬接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主公的道行似乎更恐怖。

    一把火灭了那道虚影。

    要知道,那道虚影不下于吕布全力一击!

    自家主公居然轻易抹杀了!

    ……

    赵子龙惊讶的事,身为当事人的吕布更为惊讶。

    事实上,当他发出那道虚影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他已经击败了赵子龙与张翼德,他却又来了这么一击。

    这一击,是他发狂兴奋时情不自已的一击。

    只是炫耀自己的武功。

    万一伤害了两位朋友,不仅他自己过意不去,甚至自家义父也要骂自己。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蕴含自己强力一击的虚影,居然被瞬灭了!

    有青州东海郡太守伸手,虚影灰飞烟灭!

    这怎么可能?

    他并没有从这太守身上感受到感受的气息……

    莫非,这太守也是一个绝世高手?

    想到此处,他越发兴奋。

    他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和这个道人打一架,不管打赢打输……

    “住手!”

    却在此时,有丁原急忙前来。

    他的身后,有并州大将张辽跟随,神采连连。

    刚才的大战他也看了,这个太守居然能够接的自家将军全力一击,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就算是他,也恐怕无法做到。

    这太守,究竟是何方人也?

    “义父!”

    另一边,见着自家义父,吕布心中的热血顿时消退,急忙行礼。

    “奉先,你糊涂,怎么可以和贵客动手?”

    丁原面色肃然,斥责道。

    他正想着请陆太守给他的义子讲些道理,却不想这孽子居然对贵客动手!

    他如何不生气?

    “是,孩儿知错了!”吕布苦着一张脸,急忙行礼。

    “建阳兄何必生气,边关之地无以为乐,比武斗将也在情理之中!”陆云笑道。“倒是要恭喜建阳兄,收得一个好义子,武功绝世!”

    “哪里哪里!”丁原急忙摆手。“我这孩儿,还要好好教导才是!”

    丁原思量了片刻,突然郑重道:“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建阳兄请说?”陆云笑问道。

    并州刺史丁建阳,又会有什么不情之请?

    “我想请陆太守做奉先的老师,不知意下如何?”

    “……”

    丁原开口,惊呆了一群人。

    首先是陆云。

    丁建阳的口气,怎么和蔡邕的口气一模一样?

    都是有个不情之请,然后让他做老师。

    不过蔡邕的要求,他答应的容易些。

    毕竟收的徒儿是一个萌萌哒可爱的小姑娘。

    至于吕布么,收吕奉先为徒,历史上怕还没出现这样有能耐的老师。

    而且,吕奉先似乎天生克人。

    他拜了丁原为义父,丁原死了。

    他拜了董卓为义父,董卓死了。

    他如今若是拜自己……

    自己当然可以活。

    “听起来是个有趣的主意!”陆云沉思,神识却望向在场诸人。

    张飞差点笑了出来。

    陆云是他的大哥,若是吕奉先拜了他大哥为师,他岂不是成了吕奉先的师叔?

    那可妙极了!

    赵云也是一样的想法。

    不过他想的更深。

    于是他明白了丁刺史的一番苦心,内心里有些感慨。

    至于张辽,却是摇了摇头,自家将军的脾气,他还不知道,怎么可能?

    这个天下,又有谁有资格做他家将军的老师?

    纵然是一方太守,也不行!

    却在此时,吕奉先淡然开口:“若是大人能打败末将,末将愿意拜大人为师!”

    陆云闻言,目光微变,随即笑了起来。

    “果然有意思!”

    PS:推荐好友的一本书《武道之弱者的反击》,有兴趣的看看哦,简介如下:

    大衍五十,天衍四九。茫茫红尘,只为求存。且看周禹在这大世之中如何由弱变强,战遍天下,傲视群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