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比试

    吕布杀丁建阳的事,后世人尽皆知。

    只不过如今看来,似乎另有些意思。

    有些话没有说开,最终导致矛盾积累爆发,使吕布手刃了丁建阳。

    不仅使得吕布背上了弑主的名头,还造成了极糟糕的后果。

    丁建阳一死,作为抵挡外族入侵的前线并州大乱,群龙无首。

    外族如鲜卑,匈奴势力入侵并州,并州几乎沦陷。

    外族势力甚至长驱直入,打到了中原地带,迫使曹操,袁绍等人发兵驱逐外族势力。

    后又有黄巾造反失败,黄巾军一部逃窜并州,占山为王,使得并州彻彻底底成了一个火坑。

    外族,黄巾,各种势力交错复杂,纵然是曹操,对于并州问题也很头疼,暂且置之不理,等到后期才慢慢收拾。

    一切,似乎皆源于一个误会。

    当然,不只是一个误会。

    陆云并没有为吕布洗地的意思,不过若是提醒几句,说不得会消解一场祸患。

    并州,还是不要乱比较好。

    再者,像丁建阳这样的守边大员,就这么死了未必有些可惜。

    陆云想了想,暂且不动声色,在这里住下。

    索性他要住几天,见识见识民风民情,不急于一时。

    陆云走出府去,来到城中街道,随意逛逛。

    大街小巷上,一些人在闲聊,说的无非是并州的事,什么地方又有可恶的鲜卑人偷袭,死了多少人,什么地方大汉军队斩杀了多少贼寇。

    又有人称赞起飞将军吕布来,武力高强,杀敌立功,护佑一方百姓。

    又有老人言语谆谆,教导自己家的孙子,以后一定要以飞将军为榜样,参军护佑自己的家园……

    陆云听着这些人的话,心有感慨。

    边关苦寒,这里的人过得当然不怎么富裕。

    不过看着他们还能闲聊,显然对生活还有些盼头。

    而飞将军吕布,在当地便是护佑一方的战神。

    只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原有的历史上,便是他们的战神杀了丁原,随即将他们推向了毁灭的深渊。

    不过好在,如今陆云降世,一切都可能改变。

    陆云想着这些事,进了刺史府,耳边突然有喧哗声传来。

    神念一扫,却是张飞与吕布在比武。

    ……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武将见武将,却是最喜欢比武。

    张飞也不例外,草原上驰骋纵横的吕布给他留下了毕生难忘的印象,这样的高手,若不比划一二,实在太遗憾。

    而吕布在刺史府里,除了讨厌的公文,最喜欢的,也只有比武。

    两人一拍即合,便在刺史府的比武场里比起了武。

    燕人张翼德。

    并州吕奉先。

    孰强孰弱?

    “翼德,你动手罢!”

    吕布手握方天画戟,坐于战马之上,淡然而立。

    他的身体看上去并不怎么强壮,却仿佛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任何人看到他,仿佛看到了一座高山。

    有山,高耸入云。

    给人无穷的精神压迫。

    张飞的面色凝重了。

    这个家伙,还未出手,便给他以压迫。

    果然厉害。

    他的气势开始积聚。

    至少在气势上,他不能输于吕布。

    吕布还是没有出手。

    他若是先出手,敌人必败。

    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

    “接招!”

    某时某刻,张飞的气势凝聚到最高,他不再有任何的犹豫,摒弃了所有华而不实的招数,蛇矛直愣愣的朝着吕布捅去,简单快捷!

    一力破万法!

    他对于自己的力量,向来自信。

    丈八蛇矛杀来,甚至逼迫的空气爆鸣,显然这蛇矛上的力量,强大到了极点。

    “有趣!”

    这世上,还有人敢跟他比力量!

    的确有趣!

    吕布打量着飞舞的长矛,抹出一丝笑容,随意挥舞方天画戟。

    下一刻,金铁交鸣,震耳欲聋。

    只差一点,张飞的蛇矛就被打飞了!

    吕布摇了摇头。

    张翼德的速度不够快,力量不够强。

    一般般。

    勉强能够提起他的兴趣。

    ……

    一招不中,张飞面色肃然,知道这人不愧是他最大的对手,怒吼连连。

    依旧是直来直去。

    蛇矛一次次的刺穿空气,打的空气爆鸣。

    但吕布的反击,每一次都能准确逼得张飞回防。

    前十招,靠血气之勇,张飞还能勉强压住吕布攻击。

    十招一过,吕布便稳稳反击。

    待到二十招一过,张飞已然落于下风。

    五十招一过,张飞寸步难行,艰难抵挡。

    张飞眼中的战意疯狂增加,身上的气势也在不断增长,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吕奉先边疆征战数十年,其用力之妙,又岂是初出茅庐的张飞所能比的……

    “可恶!”

    张飞总算是明白了自家大哥说的话。

    一个是举重若轻。

    一个是举轻若重。

    举重若轻很容易,举轻若重却很难。

    他还在学举轻若重的技巧,面前的吕奉先已经将举轻若重修炼到了巅峰。

    如今与他比斗的吕奉先,对力的掌握到了神鬼莫测的地步。

    每一次他以为吕奉先是要和他硬碰硬,全力死磕,结果砸在方天画戟上,对方的方天画戟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借了他的力,随即以超高速朝着他斩去。

    随后他便悲剧了。

    若不是他还有些力气,这一下就被打下马。

    举轻若重,举轻若重。

    一个举轻若重让张飞有苦难言。

    却在此时,赵云出手。

    他不得不出手。

    他们到了并州,代表的是自家主公的颜面,若是张大哥被打败,他主公的面子又往哪里去?

    “来的好!”

    吕布大叫一声,面色更加兴奋。

    真正的勇士,向来不畏惧强者的围攻。

    他被围攻的次数,还少么。

    他已经习惯了。

    张翼德的矛,赵子龙的枪。

    赵子龙的枪还要强于张翼德的矛。

    这杆枪的速度很快。

    以吕布的眼力,甚至也只能看到一道道的银亮的光线。

    他从没有想过有人的枪能这么快,漫天飞舞的朵朵枪花,让他都生出一丝震撼。

    太快了!

    吕布思量了刹那,开始稳扎稳打。

    以力压人。

    然后,赵云便记起了自家主公说的话。

    若只有技巧,而没有力,也是徒劳。

    他现在,不敢与吕布的方天画戟相碰。

    一碰,他便有可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