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丁建阳

    陆云见到了丁原。

    并州刺史丁原。

    并州的刺史,看起来是个大老粗。

    没有什么儒雅气,只看长相便像一个武人。

    陆云不由想起了《英雄记》的记载。

    丁原,本出自寒家,为人粗略,有武勇,善骑射。为南县吏,受使不辞难,有警急,追寇虏,辄在其前。裁知书,少有吏用。

    它的文意很直白,说丁原出身寒微,是个“大老粗”,但有武勇,杀敌总冲在最前面,稍知礼节,但没有当官为政的才干。

    一句话,武艺不错,但不适合做官。

    今日一见,似乎果然是这样的人。

    却在此时,并州刺史丁原开口问道:“你既然为青州一方太守,往并州来所为何事?”

    他的语气,并不怎么友善。

    而且,一出口,就问到了点子上。

    你这个青州东海郡的太守,跑到并州的大草原上,究竟有什么企图。

    虽然是大老粗,却有着基本的判断……

    陆云得出了这个结论。

    至于丁原的问题……

    陆云自不会告诉丁原,我之所以到你这儿来,是想挖你的墙角。

    拐走你的义子吕布,或是拐走你的部将张辽,高顺等人。

    陆云没有开口。

    有小姑娘蔡琰开口。

    “我家老师到并州,是因着我爹爹的意思,见见这里的民风民情。”

    小姑娘脆生生道。

    她的声音很好听,叫人不由自主生出怜爱,喜欢的感情来。

    丁原面色稍缓,好奇道:“你爹爹又是谁?”

    “我爹爹是蔡大家!”

    小萝莉一脸骄傲。

    丁原面色顿变,连气势也弱了三分。

    蔡大家。

    这个年代,敢称蔡大家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大儒蔡伯喈。

    大儒一句话,整个文坛都要动一动。

    像边关武人如他,天生对蔡大儒这样的人,最为钦佩。

    甚至听着蔡大儒的名头,自身的气势也不由弱三分。

    他的刺史一职,也是因着他懂些礼节,才被朝廷认命。

    而他所知道的,比起蔡大儒,实在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我家老师是我爹爹的好友!”

    小萝莉再次开口。

    丁原面色再变。

    能够与大儒为友,必然也是一位贤人。

    先前,他失礼了……

    一个蔡大儒出,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这就是大儒的魅力。

    陆云便与并州刺史丁原,相谈甚欢。

    谈论了很多。

    陆云发现自己似乎开启了嘴炮模式。

    这些日子以来,说的话太多了。

    不过,他说的话有用。

    那便继续说下去。

    陆云知道了丁原的一些事。

    如《英雄记》里记载的一样,丁原的出身并不算太好,也是寒门中人。

    这个年代,寒门中人要想出头实在太难,丁原和吕布一样,走的是军功的路线。

    他的武艺不算太差,有武勇,又擅长骑射,每次杀敌的时候冲锋在最前,深受上级领导信任。

    后来,并州的上一任刺史在鲜卑南侵的时候被杀,中央便因着他懂些礼数将他提拔,他因此成为了并州的刺史。

    并州的刺史,能到他身上,也是一种巧合。

    因为这里的官很有可能送命。

    当上一任刺史送了命,这并州刺史的职位在豪门眼里便是一个火坑。

    做好了没有什么嘉奖,做不好,若是使得外敌入侵,朝廷第一个就治刺史的罪。

    得力不讨好。

    鸡肋一块。

    丁原才因此得了此职。

    陆云与丁原又议论起吕布的事来,陆云想知道这位吕布的义父,究竟对自己的义子是什么样的态度。

    “我儿奉先,威猛异常,我并州得以安享太平,奉先功不可没!”

    丁原笑着出声,话语之间毫不掩饰自己对义子的欣赏,更有一种欣慰感。

    似乎,他的义子,是他的骄傲。

    “那建阳兄,为何以主簿之位予吕奉先,而不是武将之职?”陆云好奇问道。

    丁原幽幽一叹,怅然而立,说道:“奉先我儿,论其弓马娴熟,武艺高强,不仅这并州无人可与之匹敌,甚至整个大汉,也没有几个能与他相抗,只是,这武功练的再好,也不过一武将,常年戍守边疆,老死于边塞之地,最多走上我的老路。只有勤学好问,知礼仪,知忠义,才能入为相,出为将,赢得一世名!”

    丁原停顿片刻,又道:“我之所以让他担任主簿之职,一则让他多接触并州公务。二么,让他多学些忠义之道,好在日后走上一条阳光大道!”

    “那建阳兄不怕吕奉先不理解你的良苦用心而埋怨与你?”陆云继续问道。

    “这是何话?”丁原面露诧色,似乎有些不解。“我是他父,又怎会害他,想必我儿能理解我的一番苦心!”

    “原来如此!”陆云恍然。

    原来是沟通不畅,导致了后来一场惨剧。

    丁建阳对他的义子吕布一向很好。

    他为了培养义子,的确良苦用心。

    甚至于让吕布担任主簿,也是为了培养吕布。

    吕布本是一小兵,丁建阳欣赏他的才华,不仅认吕布为义子,甚至重用吕布,让他处理协助处理并州大事。

    这是何等的信任!

    换做他人,早已经感恩戴德。

    很短的时间里,从一个小卒成了一州刺史的秘书兼干儿子,一般人是会感激涕零的。

    不过,吕布读书读的少,不怎么觉得他的义父在提拔他。

    反而觉得是在压制他。

    他远道而来投靠并州刺史,想要做一番大事。

    结果却成了一主簿。

    平时处理让他厌烦的公文,被自家义父刁难。

    有外敌入侵的时候他还得上马为将,去与鲜卑蝼蚁厮杀!

    厮杀也就罢了,杀了那么多蝼蚁,他的故乡,却不能收复!

    他每次请兵出战,都被自家义父搪塞。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样的义父不认也罢!

    于是便有了演义中的一幕。

    当李肃自告奋勇要当说客劝降吕布的时候,吕布数年来火气一朝爆发,恶上心头,一刀便杀了丁建阳。

    可怜丁原到死也不知自家义子为何杀他!

    他为了自家义子,用心良苦,吕布为何要杀他?

    “人要多读书,多沟通啊,读书使人明智,沟通使误解消除!”陆云得出了这个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