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张文远

    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

    鲜卑骑兵肆意张狂,入大汉境内,遇并州铁骑,不到一刻钟便全军覆灭。

    连一个人都没有逃脱。

    消灭他们的,是天下第一武将吕奉先。

    “吕奉先,果然厉害!”

    陆云下了符车,啧啧称赞。

    他今日见识了吕奉先的厉害。

    一招,杀百人。

    几个呼吸,灭两百骑兵。

    军阵结成,合百为一,气势凛然。

    他看敌人一眼,敌人便惊骇而死。

    这种本领,已经不逊于剑圣的目剑了!

    而吕布,如今只是领百骑入草原。

    他若是领了一万骑兵,合一万为一,又该强大到什么地步。

    那个时候,他便是战场上无敌的存在。

    吕布大军所到之处,无人能够抵挡。

    “你是什么人?”

    某时某刻,吕布率领百骑,慢悠悠来到了符车面前。

    他居高临下,俯视符车,俯视陆云。

    依旧是不屑一顾。

    依旧是大大咧咧。

    他对自己的武力向来自信,就算是他走到别人面前,别人也伤不了他。

    “我乃大汉青州东海郡太守!”陆云微笑出声,打量着吕布一干人马。

    他已经见识了吕布的武力,接下来么,要见识见识吕布的为人。

    吕布的武力,即便陆云没有亲眼所见,他也从演义之中能够得知一二,但一个人的为人,必须亲眼见识见识,才能够知道。

    三国的演义距离陆云的时代有了两千年,很多记载了的事很有可能错误,或者以偏概全,或者蕴含个人情感于其中,并不值得相信。

    他如今有机会,自然要亲眼看一看。

    “什么?”

    “太守”两个字一出,吕布顿时色变。

    这位眼都不眨一下便灭了鲜卑两百余骑的天下第一武将,因着“太守”二字,便变了颜色。

    似乎“太守”这两个字,对他有着极大的意义。

    又似乎,他的潜意识里,这两个字,比鲜卑人还要分量大。

    他毫不犹豫,几乎便要参拜。

    旁边传来一声咳嗽,吕布突然醒悟,问道:“你可有何凭证?”

    “有何凭证?”陆云微眯着眼,心里有些叹息。

    吕奉先说的这句话,已然没了先前斩杀鲜卑骑兵的气势。

    不久之前,吕布大吼一声,草原皆静。

    似乎整个草原,唯吕布为尊。

    如今么,这一声话语中,已经没有了无敌的决心。

    有的,只是对“太守”二字的下意识反应。

    似乎这位三国第一武将,对大汉的官员有发自内心的敬畏。

    这种敬畏,应当与个人的经历有关。

    “这就是凭证!”张飞一声吼,小心翼翼取出了太守的信物。

    若没有信物,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太守。

    好歹是七千金买来的凭证,自家大哥不在乎,自己还有些心疼,他保管的很好。

    “末将吕布拜见太守大人!”

    见了凭证,吕布立刻行礼。

    大汉东海郡的一方太守,位高权重,与他的义父丁建阳地位相当,又岂是他一个小小主簿所能比的?

    他因此而行礼。

    “这位将军免礼!”陆云急忙出声。“若不是将军相助,今日怕是要费一番周折。却不知将军在何处高就?”

    “怎敢称将军二字?”吕布微微迟疑,有一些汗颜,思量片刻,闷闷不乐道:“末将如今在并州丁刺史下受用,为一主簿。”

    “大哥,这主簿是什么职位?”张飞好奇问道。

    他虽是一地主,卖酒杀猪,颇有家资,但对于朝廷的官位,不是太清楚。

    主簿,莫非是某一武将的官职?

    怎么听起来,却有些不像。

    “主簿,乃辅佐主吏的文职官员。”陆云淡然开口。

    吕布啊,是有些悲剧。

    可以想象,青年时代的吕布凭着自己的一技之长投奔到刺史丁原帐下,本以为平生所学能够得到施展,自己的抱负能够得以实现,然而让他始料不及的是,领导给了他一个“主簿”的差事。

    主簿是什么?是辅佐主吏的文职官员……

    让一个舞枪弄剑的人成天同笔墨纸砚打交道,这是什么行为?

    难怪后来董卓能够说服吕布而让他杀掉丁原……

    以吕布的见识,百分之百以为丁原是在畏惧他的武力,故意打压自己。

    怨气不断积累,待到董卓来劝降,吕布一朝怨气迸发,便手刃了丁原,投靠了董卓。

    只是,丁原真的在打压吕布么……

    这样的问题,或许只有见了丁建阳他才能够知道。

    他既然见了吕布,并州刺史也是要去见见的。

    却在此时,张飞大咧咧开口:“大丈夫当杀敌建功立业,做一主簿又有何用?我跟随大哥不到三月,如今已掌握两千铁骑,依我之见,这位将军还不如投了我大哥,我大哥必然重用你这样的英雄豪杰!”

    “翼德不得无礼!想必,丁刺史自有他的主张!”陆云开口,内心里却是为自家二弟点了赞。

    果然是好二弟,知道他的心思。

    陆云悠悠一叹,话语转折:“不过将军做一区区主簿,未免太屈才,天下主簿多的是,将军却只有一人。若我得将军,必请将军为我东海郡一方大将,统帅军队,领兵作战!却不知将军可愿投奔与我,我愿以重金重位请之!”

    “这……”

    吕布突然有些懵逼。

    幸福来的太突然。

    做一个主簿,还是领兵作战的将军,他想都不愿想,便选择了第二种。

    天天面对公文,看的他头都大了,真没什么意思!

    哪里有纵横沙场来的愉快?

    他吕布,天生属于战场!

    只是,丁建阳是他的义父,就这么离开了,是不是有些不好?

    他有些犹疑不决。

    吕布身后,有一将领暗暗摇头,突然出声,义正言辞道:“我家将军既为丁刺史麾下,又岂能跟随大人而去?”

    陆云微微有些好奇,笑问道:“不知将军又是何人?”

    “将军不敢当!”那将领肃然出声。“吾乃雁门张文远!”

    “原来是他!”

    陆云心中了然。

    吕布麾下八健将之一。

    先随吕布,后降曹操,随曹军征讨,战功累累。

    与关羽同解白马围,降昌豨于东海,攻袁尚于邺城,率先锋斩乌丸单于蹋顿于白狼山,又讨平梅成、陈兰等贼寇。

    曹操赤壁败退,任命张辽、李典、乐进等守合肥,成功击退孙权十万大军,差点活捉孙权。

    后世将其与乐进、于禁、张颌、徐晃并称为曹魏“五子良将”。

    五子良将张文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