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吕布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一辆符车慢悠悠,来到了草原上。

    陆云再一次来到了草原。

    只不过,上一次,陆云是一人南下,走的是幽州。

    这一次是北上。

    携着三个人。

    来到了并州。

    并州之地,在汉末乃至三国争霸的岁月里,没有任何动静,似乎这个州根本没有存在过。

    三国年代发生了无数大事,但人们提及并州,只能依稀记得一个吕布出自并州,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记忆。

    并州之地,已经快要被大汉忘记了。

    当时光从汉初流逝到了汉末,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的口号已经远去,中央的权威渐渐崩溃,对全国的掌控逐渐下降,更别说抵御外敌的事。

    汉庭放弃了河套,又议论着放弃凉州。

    似乎放弃,只是朝廷诸公一句话的事……

    朝廷可以放弃,边地的人却不能放弃。

    总有一些人守卫在边疆的最前线。

    他们都有共同的身份:守边人。

    凉州的董卓,幽州的公孙瓒,乃至并州的丁原,都是其中的代表。

    当朝廷诸公沉迷洛阳繁华时,他们还在为大汉征战边疆,与匈奴,鲜卑,羌人等作战厮杀,守护一方百姓。

    若是大汉气运未尽,这些边疆大将也可凭着多年对外厮杀,成就一方美名。

    守护一方百姓的人,总归值得称赞。

    至少,值得当地百姓称赞。

    只可惜,大汉垮了。

    于是,董卓进了京。

    丁原被砍了头。

    公孙瓒也死了。

    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

    陆云想着这些事,拾级而上,往九霄云外而去。

    站得高,则望的远。

    陆云喜欢站得高。

    虽然,他并不需要。

    有念力在,方圆数十里之内的事,他都能够清楚知道。

    “老师,好高啊!”

    耳旁传来了蔡琰小姑娘颤抖的声音。

    既有些激动,又有些害怕。

    小姑娘的一只手紧紧抓着陆云,不敢放开。

    小手发白,微微有些凉。

    太高了。

    距离地面有几百丈。

    一眼看下去,便有些晕……

    小姑娘喜欢飞,缠着陆云要在空中飞翔,然而到了高空中,却不敢看地面,只敢看周围的云。

    周围的云很软,只是小姑娘却没有心思。

    “有为师在,哪里需要害怕!”陆云一笑,自有罡气生出,结成一个罡气罩,将小姑娘笼罩其中。“你戳一戳!”

    “戳破了怎么办。”小姑娘一脸的紧张。

    “不会的。”

    “哦!”小姑娘伸出一指,点了点罡气罩。

    有淡淡的声音传来。

    罡气罩坚固如旧。

    小姑娘这才微微放心。

    她看了一下脚底。

    也有罡气罩。

    如履平地。

    小姑娘终于完全放心。

    “送你一朵棉花糖!”

    陆云想了想,伸手一抓。

    距离高空数百丈的地面某处,一根树枝突然飞起,直入云霄。

    下一刻这根树枝便到了陆云手中。

    陆云握着树枝,微微招手。

    一朵云便落在了他手中的树枝上。

    阳光被云朵挡住,顿时变得清幽起来,似乎有些冷。

    陆云便与小姑娘回到了地面。

    当张飞和赵云看着蔡琰小姑娘手中所拿的树枝时,他们的内心是崩溃的。

    因为树枝上的那朵云,比一座小山还要大。

    好大一朵棉花糖。

    看着这幕极其震撼的画面,无论是张飞,还是赵云,都只能赞叹。

    自家的大哥,或是主公,果然了不起。

    蔡琰小姑娘内心也是这样想。

    直到现在她还有些懵。

    这么大的云,被她的老师采来了,送给她当礼物。

    老师果然厉害!

    小姑娘想了想,小脸笑成了花。

    ……

    陆云自不会告诉蔡琰小姑娘,他之所以送小姑娘小山一样大的云,是因为他因着草原想起了另一个历史上小姑娘的可悲命运。

    于是,他便手招云来,让小姑娘开开心心。

    陆云突然心有所感。

    随即目光变得冷峻。

    他的运气有些不太好。

    亦或是,来人运气有些不太好。

    数里外,来了一只草原骑兵。

    不是匈奴骑兵,反而像鲜卑骑兵。

    鲜卑的骑兵,踏入了草原。

    自公元156年,汉永寿二年,鲜卑檀石槐亲率鲜卑骑兵三四千骑进犯大汉帝国云中郡起,大汉的边疆便时常有鲜卑来犯,正式拉开了鲜卑与大汉帝国的拉锯战。

    158年,汉延熹二年,鲜卑侵扰大汉帝国北疆,帝国匈奴中郎将张奂率南单于出塞击之,斩首二百级。

    159年,汉延熹二年,鲜卑攻进雁门关,杀帝国边防将士数百人,大肆劫掠而去。

    164年,汉延熹六年夏,鲜卑千余骑袭扰辽东属国。

    167年,汉延熹九年,鲜卑檀石槐分骑数万人入缘边九郡,并杀掠无数。帝国派遣张奂迎击,被逃去。

    177年,汉熹平六年八月,汉将夏育,田晏,臧旻三人率军攻打鲜卑,汉军大败,自此,鲜卑势力范围力压幽、并二州,时常南侵。

    虽然有并州,幽州守关大将率军击杀来犯之敌,但大汉的边疆,时常被侵袭。

    如今陆云所见的,便是侵袭大汉边疆的鲜卑骑兵。

    共两百余骑。

    陆云看到鲜卑骑兵时,鲜卑骑兵也看到了陆云。

    不是因为他们的目光太敏锐,实在是陆云的符车太大太豪华。

    因为太大,即便是数里之外,鲜卑的骑兵便看到了符车。

    符车在草原之上,太过显眼。

    又因为豪华,鲜卑的骑兵,开始狂吼起来,极速奔驰而来。

    豪华的符车成了他们的猎物!

    “愚蠢的人啊!”陆云冷笑。

    他的符车,是那么容易劫的么。

    大汉的子民以木棍劫他的车,他因着大汉的子民,并没有出手。

    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在他面前嚣张。

    两百鲜卑骑兵,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恐怖的凶器,但在陆云眼里,不过是蝼蚁。

    他准备出手,灭了这些人。

    不过,他还是没有出手。

    他的目光,看向了另一处所在。

    数里之外,又来了一些人。

    是大汉的人。

    而为首之人,最为醒目。

    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方天画戟。

    不是吕布又会是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