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万剑诀

    陆云见到了赵云。

    只不过,这位三国时期的蜀汉名将,如今只是一个小童。

    老翁旁边一小童。

    他的实际年纪并不算太小,与张飞相差无多,只不过比起老翁童渊的岁数来,他便成了小童。

    再加上他长得实在俊秀,站在张飞一旁,似乎是两代人……

    张飞太粗犷,二十岁的年纪像四十岁。

    而赵云太俊秀,与小萝莉蔡琰好像兄妹。

    这也是小姑娘把赵云当小孩的缘故。

    “赵云,也快出师了吧!”

    陆云心里思量着如何拐带了赵云,却将目光望向了前方。

    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

    他的前方,有剑圣王越。

    王越心意微动,陆云周遭数丈,便骤然充斥了剑气。

    心意动,则有剑气生。

    一道道剑气纵横弥漫,瞬间包裹了陆云。

    剑圣果然是剑圣。

    他的一举一动,都拥有着沛然大力。

    他看人一眼,一般人就会死了。

    他的目光,就是剑。

    号称:目剑。

    请君受我目剑。

    如果不死,可受其他剑。

    “目剑啊!”

    陆云露出一丝玩味神情。

    他的心意微动。

    他的周遭,便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刺耳声。

    那是目剑与周身屏障相碰撞形成的刺耳声。

    心动,便有屏障生。

    以念力为屏障。

    阻了剑圣的目剑。

    他的周遭三丈之内,念力弥漫,重如沼泽。

    风不能进,雨不能进,剑圣的剑气也不能进。

    剑圣的目剑便失效了。

    下一刻,陆云看了剑圣一眼。

    便有念力为剑,瞬间到了剑圣眼前。

    念力之剑,本来是要到剑圣心脏之中,搅乱他的心脏,或是要到剑圣脑海之中,抹杀了剑圣的神智。

    许久之前,陆云便是这么打算的,看了某国国师一眼,便抹杀了某国师的神智。

    只是这一次,并没有奏效。

    它还没有穿透剑圣的身体,便已经湮灭了。

    剑圣所在的地方,是剑的世界。

    到处都是剑气。

    剑的世界里,纵然空气,也被同化成剑气。

    这个世界,只允许有剑气。

    而且是,剑圣自身的剑气。

    陆云的念力之剑甫入剑世界,便受亿万剑。

    它还没有发挥作用,便被灰飞烟灭了。

    “有些意思!”

    陆云与剑圣同时发出一声赞叹声。

    他们的目光之剑,都没有发挥作用。

    的确有些意思。

    有些大意思。

    若是被一眼秒杀,那还有什么意思?

    下一刻,陆云与剑圣同时出招。

    陆云抬手,五指伸出,以手作笔,挥斥方遒。

    便有一道道大符生出,符意凛然,强大到难以言喻。

    受符力召引,数千数万块山石自地面悬浮而起,密集布于空中仿佛无数凝固的巨大雨珠。

    他手指微微一颤,山字符动。

    漫山遍野如凝固般的山石,呼啸着落了下来,仿似一场夏夜的磅礴暴雨,轰轰击打在空旷的原野之上,瞬间让这片原野多出无数坑洞,溅出遮天蔽日的砾尘。

    “剑一!”

    剑圣目光平静,站在漫天石雨之中,一指指出。

    一道剑光自手指之中飞出。

    随即化作两道剑光。

    随即化作三道剑光。

    又化作成千上万道剑光,结成了一片剑的网。

    山石纷纷扬扬落下,却化作了齑粉。

    没有一块山石,能够破的了剑的网。

    剑一,是剑圣的绝招。

    它并不只是剑一。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剑一,便是剑无穷。

    剑一出,万物崩毁。

    有如世界末日。

    原野一旁,蔡琰小姑娘与赵云瞪大了眼睛,看的目瞪口呆。

    这……还是人么?

    举手投足之间地动山摇,谈笑间山峰灰飞烟灭。

    “我家老师居然这么强……”小姑娘不淡定了,一脸的兴奋。

    往日里谦谦有礼,如今暴力起来这么恐怖,几乎要将地板拆了,真不愧是她的老师!

    小萝莉的眼开始冒光。

    “世间竟有如此强大的存在!”赵云也难以保持平静,双目之中满是讶然。

    他知道他的老师很强,也知道剑圣前辈很强,要不然也不会成为皇家供奉。

    他却不知道剑圣前辈强大到了这个地步。

    在他的记忆中,剑圣前辈已经很久没有出手了。

    如今一出手,让人恐惧。

    就算是枪法一道已经登堂入室的他,和剑圣前辈对上,怕也不是一合之敌。

    与这些前辈相比,他实在有些弱了。

    更让他好奇地是面前这个道人,听说是青州太守,居然道法神通也如此强大!

    世间高人何其多也!

    “童爷爷,我家师父不会有事吧?”

    小萝莉高兴了三秒,突然想起自己的老师可能处于危险之中,急忙问道。

    “应该,可能,不会有事吧!”

    童渊现在也不确定。

    他的血在烧。

    他的心在滴血。

    这样的大战,百年难得一见,他却已经答应了小姑娘,只能看一看,真是伤心。

    ……

    某时某刻,陆云打量着面前的剑圣,第一次感觉到了棘手。

    剑圣的剑世界,防御太恐怖。

    山字符,不能奏效。

    水字符,不能奏效。

    普普通通的火字符,亦不能奏效。

    他的任何攻击,与剑圣的距离,相差还有一尺。

    更没有触到剑圣的身体。

    剑圣的身前,剑意恐怖到了极点。

    无论是水符,火符,乃至于山符,都被阻在了他的身前一尺。

    不近。

    亦不远。

    将将一尺。

    这就是剑圣的身前一尺。

    这是他的世界。

    风不能进,雨不能进。

    别的剑也不能进。

    “一字符!”

    陆云思量了刹那之间,再次一指指出。

    数指指出。

    他的手指快成了残影,寻常人看都无法看见。

    无数的一字符。

    我一符切死你。

    我两符切死你。

    我三符切死你。

    我无穷一字符切死你……

    大道至简。

    一字符,最为简单,也最为强大,它是简单的线条切割,那种均匀的平衡的完美地对天地的切割。

    一字符降临原野,切割线条无论巨细,皆往深处往细微处去。

    所过之处,有大崩灭。

    一切的一切,支离破碎。

    只差一点,便切割了空间。

    一字符来,剑圣的目光如炬,右手伸出,有古剑落在手中。

    他的手掌宽厚,手指修长,最适合握剑,与剑柄紧紧相握,看不到一丝缝隙,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仿佛这只手与剑柄原本就是连在一起的。

    鞘的古剑微微振鸣,发出欢喜的呼啸。

    当他手握住剑柄后,鞘的剑,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又或者说,他的身体变成了剑的延伸,二者再也分不出来彼此。

    “万剑诀!”

    剑圣大放光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