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远行

    收小萝莉为徒,是一件不好的事,也是一件好事。

    或许是这个时代收女子为徒不被大众许可,或许是蔡邕看出了陆云的不同凡响,或许是蔡邕看出了自家女儿些许什么,总之,种种因缘巧合之下,他的女儿,蔡琰小萝莉便成了陆道人的徒弟。

    “琰儿,还不给你师父行礼!”蔡邕的面色微微有些严肃。

    收徒的事,是关系终生的大事,自然含糊不得。

    “是,爹爹!”

    小萝莉点了点头,轻飘飘跪下,给陆云磕了九个头,脆生生道:“弟子蔡琰拜见老师!”

    蔡琰拜见老师……

    拜见老师……

    老师……

    陆云看着小小人儿,又听着柔柔弱弱的声音,微微一笑,一抬手,小萝莉便站了起来。

    “你这么小的人啊,一阵风都能吹走,往后随为师多学些武功道法!”陆云摸了摸小萝莉的头,笑眯眯道。

    “可以飞么?”小萝莉登时双眼放光,一眨一眨,亮晶晶。

    “那要看徒儿你的悟性了!”陆云笑道。

    “哦!”小萝莉仰头望着陆云,柔柔道。“师父,我的悟性,应该很好吧!”

    “来,让为师摸摸骨!”

    陆云差一点便这样说了。

    当然他没有这么说。

    若是他这样说,一旁的蔡邕怕是会和他拼命……

    所以,陆云便没有说。

    “多谢陆道友!”蔡邕拱了拱手,面上露出几分笑意。

    能够让陆道人收自家琰儿为徒,想必琰儿的未来不用担忧了。

    他对于自家的女儿并没有太多要求,只要她活的快乐就好。

    有这么一位师父教导,不仅可以学的很多知识,还可以学些武艺防身。

    儒家虽然也有修行的法门,但那需要高深的学问,方能练出一口浩然正气。

    他自己也是学了很多年方才开窍,但若是等自家女儿学会,黄花菜都凉了……

    那时,自家的女儿怕早已经嫁为人妇。

    那时候,夫家还会让一女子读书么?

    毕竟这个年代,女子的地位实在太低。

    但有陆道人在,显然不拘于世俗之见,若是再教一些武功术法,自家女儿这一生便活的很快乐了。

    那就够了。

    ……

    陆云既然收了蔡琰为徒,陆云便与蔡邕的关系越发密切。

    往后的几日里,二人时常交流学问,互相论道,各有收获。

    待下次曹孟德往蔡府求学问道之时,他赫然发现蔡师居然已经与陆道人成了忘年交,就算是蔡师的女儿也成了陆道人的弟子,不由大吃一惊,又深感佩服。

    这个年代能够不拘一格收徒者,唯陆道人也!

    他对于陆道人,又多了几分佩服。

    对于陆道人所讲的,又多了几分认知。

    他又不勉有些失落。

    因为他的好友袁本初不随他来听课。

    用本初的话来说,腐儒之见,不足听。

    “可惜啊!”曹孟德叹息了片刻,又听陆道人的讲话。

    今日,陆道人没讲儒家,讲的是《孙子兵法》。

    陆道人,不止精通儒家学问,对兵家也有很深的了解。

    他正要好好学习。

    毕竟,没有谁能够生而知之。

    吸收养分,他才能够茁壮成长。

    从某种角度来讲,他已经成了陆道人的不记名弟子……

    这一日,陆云正与曹孟德,蔡琰小萝莉讲学,突然悠悠一叹。

    “老师怎么了?”小萝莉好奇道。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师准备周游天下,随即往青州赴任,毕竟,来洛阳的日子已经够久了。”陆云淡淡出声道。

    “陆师要离去了!”曹孟德微惊,有些不舍,却没有出声阻拦。

    身为大汉的一州太守,也的确应该赴任去了。

    “师父,你不要走,你走了,琰儿怎么办!”小萝莉却眨眨眼睛,眼珠子乱转,突然出声道:“老师,你带我去,好不好?世界那么大,琰儿都没有看过。”

    “这样的事,你得问一问你的爹爹才是。”

    “我答应了!”蔡邕从书房中走出,慈爱地望着自家的女儿,问道:“琰儿,你几岁了?”

    “八岁。”小萝莉脆生生道。

    “八岁啊,确实可以出去转转。”蔡邕想了想,点了点头。

    “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

    汉家的律法规定,再长几年就可以成家立业了。

    成了家,还能疯跑么。

    多去外面走走也是好的。

    陆道人的人品,他还是相信的。

    “谢谢爹爹!”小萝莉高兴的跳了起来,随即又将目光看向自家爹爹。“只是,我若走了,爹爹怎么办?”

    “又不是不回来,想家了,自然可以回去!”陆云一挥手,一辆符车从陆府之中奔出,到了众人面前。

    “这是为师所设计的符车,一日万里,你想去看你的爹爹,也不过几天的路程!”

    时间,等于路程除以速度。

    这是宏观意义上的概念。

    再远的路程,当速度大到极致,时间也会很短。

    换做一般马车,从洛阳到东海,或许要几个月的时光,途中还可能发生一些出乎意料的事,如突降大雨,遭遇山贼,使得每一次远行,都是困难重重。

    但陆云的符车,使得几月的路程成了几天。

    距离便被拉近……

    至于想劫他的符车,是活的不耐烦了么?

    谁给他们的勇气?

    “谢谢师父!”小萝莉立刻喜笑颜开。

    “什么,一日万里!”

    蔡邕和曹操却陡然色变。

    一日万里。

    这个概念,太恐怖了。

    如今大汉最精锐的军队,也只能一日数千里。

    这是精锐中的精锐。

    但陆道人的符车,一日万里。

    若是有这么一只军队在手,长途袭杀不费吹灰之力。

    当年大将霍去病能够取得大捷,有很大程度便在于长途袭杀,出乎匈奴人意料。

    曹孟德更是相信,自己若是有这么一只军队,燕然未勒绝不是什么梦想。

    “道友,这样的重器……”蔡邕也不淡定了。

    “非道家神符师不能掌握!”陆云摇了摇头,一笔画出。

    虚空中,风云突变,有小雨落下。

    再一笔画出,虚空中生出熊熊大火。

    看的曹孟德与蔡琰小萝莉目瞪口呆。

    这样也可以?

    符道大师,如此恐怖么?

    “哎!”蔡邕重重叹了一口气。

    他自是不知道后世陆云已将符道推广,他所知道的,是如今的道家符道。

    符道太难,全天下,也没几个会。

    有会符道,精通符道的,可以成为大汉的国师。

    沟通上天,呼风唤雨,解救旱灾,这就是符师的恐怖与神秘。

    既然这是符师设立出来的,便难以推广了。

    遗憾啊……

    “也当走喽!”陆云上了车。“快上车哦!”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