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蔡邕

    陆云踏虚空而行。(书=-屋*0小-}说-+网)

    渐渐到了高空之上。

    他便见到了大儒蔡邕。

    是一个中年人,身着一袭青衣,眉宇之间,蕴有浩然正气,气势凛然。

    绝非后世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所能比的。

    “浩然正气啊!”陆云轻吟,目光微微有些亮了。

    到了这个世界,连书生都有些变化。

    道家练一口道家罡气,道人因此呼风唤雨。

    书生亦练一口气,书生便成了强大的书生。

    当然,依着蔡邕的境界,似乎并没有超出他的意料。

    这位大儒,还伤他不得。

    陆云看向蔡邕的时候,蔡邕也看向了陆云。

    一个青衣道人?

    青衣道人的出现,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但他的浩然正气无用,反而被对面的人吼了一嗓子。

    神秘的道人……

    他对于道人本身,并没有太多的偏见。

    就算是大汉的准国师,也是道家的人。

    不过,自太平道黄巾的事越来越大,他便对道人生出了极大的警惕。

    这些人的破坏性太大。

    尤其是狂热的信教徒,一旦被利用,将会爆发最恐怖的危害。

    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当信教徒被煽动,他们不惧死亡……

    杀伤力自然恐怖。

    于是,他对陆云的目光有些不善。

    场中便有凛冽气息生。

    强大的力场,铺天盖地。

    “这样的气息,对我又有什么用?”陆云看着声势骇人的蔡邕,颇为玩味。

    儒家的浩然之气,他向来是不怕的。

    至于比气之高深,更没什么好说。

    陆云心意微动。

    九天云外,突兀乌云密布,狂风怒吼。

    虚空隐隐有闪电闪烁。

    似乎是苍天发怒。

    又似乎是陆云的鄙视。

    几乎瞬间便破了蔡邕积累的气势。

    ……

    “有意思,有意思!”

    大汉皇宫之中,剑圣王越的目光越发亮了。

    他的目光所及,虚空便有无数剑气生。

    这位剑圣的剑道修为,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

    剑道修为有诸境。

    一般人,只是习练剑术,照搬他人剑招,终身都未进入剑道的门槛,这是不入流。

    少年热血,手中之剑凌厉锋芒,无坚不摧,破灭一切,号称刚强之剑。

    然而剑刚易折,剑之强大并不在于完全的刚强,而在于刚强之外的几分灵动,锋芒内敛,剑法无常,出乎人的意料。

    是为:无锋之剑。

    但无论是刚强之剑,还是无锋之剑,皆是要借助外物,或是靠外物给心灵以自信。

    归根究底,不过是剑在我在。

    在此道之上,尚有一种剑道。

    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此境界以万物众生为剑,可称为:无剑。

    无剑之境,心念动,便有剑气生。纵然是虚空中最细微的空气,也能瞬间化作最锋利的剑气,割破人的喉咙。

    而如今,剑圣王越便处于无剑之境!

    他如今,对陆云生出了几分兴趣。

    “是啊,连老头子都有些动心了!”老翁童渊也不负先前的淡然模样,整个人如一杆耸立的神枪,气势如虹,随即瞬间隐去。“不过他如今是朝廷命官,待他出了京师,我们再去比试比试如何?”

    “理所当然!”王越点了点头。

    京师之内比划,的确不太好。

    ……

    蔡府之外,气势磅礴凌厉。

    某时某刻,蔡府书房里跳出一只萝莉,双眼睁得明亮,盯着天上的人叫道:“哇,没想到你会飞!”

    种种气势,便因着跳出了小萝莉湮灭不见。

    场中恢复了正常。

    宛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蔡邕眯起双眼,看向陆云,却见陆云微笑言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就是蔡道友的待客之道么?”

    “好客来了有美酒,恶客来了,不乐!”蔡邕淡淡出声。

    “却不知我是好客还是恶客?”陆云说话之时,将目光看向了蔡琰。

    这个小萝莉,果然有几分聪明。

    “阁下是?”蔡邕的话不咸不淡。

    “青州东海郡太守陆云。”

    “原来是新上任的太守,久仰久仰!”

    陆云呵呵一笑,这大儒真有几分意思,“新上任”还“久仰”,分明是嘲笑他买官,与朝廷十常侍勾结一通。

    “虚名而已!”陆云面不变色,思量了片刻,目光灼灼,看向蔡邕:“久闻蔡道友大名,今日既来京都,愿讨教一番!”

    “哦?请!”

    蔡邕这会儿,倒是对陆云有些刮目相看。

    他的名声,虽然不怎么大,但在整个大汉,还是有几分名气。

    昔日他正定儒家经本六经文字,认为这些经籍中,由于俗儒穿凿附会,文字误谬甚多,为了不贻误后学,而奏请正定这些经文。诏允后,亲自书丹于碑,命工镌刻,立于太学门外,碑凡46块,每天观看及摹写人坐的车,有数千多辆之多。

    这些事,难道这道人不知么……

    而往来他家的,也皆是来求学问道的!

    敢口出狂言的,还真没几个。

    如今,竟然有人来挑战他?

    他很好奇这个道人凭什么。

    他有了兴趣,便答应了这个道人。

    事实证明,与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争论,是一件错误的事。

    陆云一个人,便是一部文明史。

    一部中华几千年的文明史。

    从儒家说到诸子百家,从治国说到治民,从中原说到七大洲,陆云侃侃而谈,几乎侃晕了蔡邕。

    蔡邕从未见过如此博学多才之人!

    几乎是古往今来历史上罕有!

    纵然是他,也大为不如。

    他本对陆道人所说的不以为意,待听到一句“民以食为天”,微微点了点头,态度渐渐发生了变化,再听到后来,已经将陆云引为知己,恨不得与陆道人立刻拜把子……

    这便是大儒的可爱了。

    当真理掌握在陆道人手中时,陆道人便成了他的朋友。

    至于卖官鬻爵的事,自然理所当然脑补成其他一副画面。

    为了一郡的百姓,陆道人散尽家财,捐出七千金,得了太守身份,只愿为大汉的百姓做些事。

    正如陆道人先前所说,躲避现实没有任何用处,一醉解千愁也不过是懦夫的行为,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陆道人报国无门,只得买官来改变一切……

    何其难得!

    便在此时,蔡府有人来报:“曹孟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