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东海太守

    “公子真是好眼光,东海郡,乃我大汉盛产海盐的富庶之地,只不过今年年初,海上刮起狂风巨浪,延续肆虐半月有余,诸多良田与盐户遭了大灾,东海郡受损最大,东海郡太守也被撤了职……”

    一处简洁的房屋之中,一个老太监和善出声,一点也没有宫中之人的傲气凌人。(书^屋*小}说+网)

    当听到陆云是来买太守之位时,这位老太监笑的越发和善。

    张飞心中嘀咕了几句,大概是对阉人看不惯之类,陆云却没有任何不适。

    他在宋朝的几位朝廷同党,大都是太监。

    如杨戬,童贯之流……

    从这位老太监的话语之中,东海郡是招了天灾,前任东海郡太守才落了马,这是一个烂摊子。

    虽然是烂摊子,也要有太守,朝廷的意思是七千金。

    七千金,不算一个小数目,普通人家一辈子也挣不起。

    一般的贵族想要出资,怕也要倾家荡产。

    但能不能在这个烂摊子上赚回来,还是有很大疑问。

    所以一直保留到现在。

    正好为陆云所得。

    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交易立马达成。

    待张飞将七千金从客栈带回来,老太监从屋中的书案上,拿出了一张盖有玉玺的文书。

    拿着这张文书,陆云便可以到东海郡上任,成为太守了。

    “大哥,你这就成了太守?”张飞有些不可置信。

    似乎来的太容易了些。

    简直让人不可置信。

    “朝廷的效率还真是高!”陆云呵呵一笑。

    汉灵帝,这个人,还真是有些意思。

    自己是大汉皇帝,却做起了卖官鬻爵的买卖……

    这似乎是一种破罐子破摔?

    也是一种对门阀的反抗?

    陆云不得而知,不过汉灵帝在位一世,天下不乱,即便是十常侍,也被他折的服服帖帖。

    他死了,天下也乱了……

    “走,翼德,我们去看看张总管送与我们的宅院!”

    陆云携了文书,笑眯眯道。

    朝廷的服务,是一条龙的服务。

    买了太守的官职,额外低价送一套京师的房子。

    陆云便在京师之地,也有了自己的府邸。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按图索骥,陆云来到了自家府邸前,却看见有一个粉妆玉琢的小萝莉在玩耍,不由好奇问道。

    小萝莉仔细看了陆云几眼,才咯咯一笑,叫道:“坏人!”

    “……”

    这就尴尬了。

    张飞哈哈笑了起来,被陆云看了一眼,慌忙闭上了口,却闷笑个不停。

    自家大哥也有这么一天,被一个小姑娘发了“坏人卡”。

    陆云还要说话,那小萝莉咯咯笑着,进了他对面的一家府邸之中。

    陆云看去,上面写着两个大字:“蔡府!”

    “原来是蔡文姬!”

    陆云神识扫了一眼蔡府,立马知道了小萝莉的身份。

    一代才女,蔡文姬。

    也是个苦命的人。

    她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文学家和书法家蔡邕,精于天文地理,妙解音律,是曹操的挚友和老师。

    而蔡文姬自小耳濡目染,既博学能文,又善长诗赋,兼长辩才与音律,有志与父亲一起续修汉书,青史留名。

    可惜东汉末年,社会动荡,先是蔡邕被王允所杀,后又有蔡文姬被掳到南匈奴,嫁给了匈奴左贤王,饱尝异族异乡异俗生活的痛苦,却生儿育女。

    直到十二年后,曹操统一北方,想到恩师蔡邕对自己的教诲,方才用重金赎回了蔡文姬。

    “时间这东西,真是奇妙……”陆云喃喃。

    不管历史如何,他如今穿越的三国年代里,蔡文姬还只是个小萝莉,活蹦乱跳可爱的小萝莉。

    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发生。

    这样就好办了。

    ……

    蔡琰小萝莉蹦蹦跳跳进了蔡府,来到书房之中,却看见自家父亲正在看几本书。

    “爹爹,我们对面又有邻居了!”小萝莉笑着出声。

    “哦?”一个中年人缓缓抬头,目光里微微有些冷意。

    身为朝廷大臣,蔡邕自然知道些朝廷的勾当?

    卖官鬻爵的事,他也多次劝谏过皇帝,皇帝却不听。

    如今,竟有买官的人住到了自己对面,如何能忍。

    “琰儿,你在这儿待着别动,为父出去看看!”蔡邕起身,面色肃穆。

    “爹爹,将人家吓跑就是了,不要伤人家的性命!”小萝莉吐了吐舌头,叮嘱了一句。

    蔡邕点了点头,出了书房,看向对面。

    他答应了自家女儿是一方面,但若是这只知买官的阿谀之徒承受不住他的威严,也不能怪罪到他身上。

    某时某刻,蔡邕突然大喝一声:“正!”

    有大儒曰:正。

    于是众人便感觉到了正。

    一股沉重的威压,突兀降临在周遭方圆十里之地。

    吾善养浩然之气。

    以浩然之气发声,可一语喝死奸佞小人。

    越是投机取巧,越是阿谀奉承之徒,越能感到心灵的威压。

    足以叫他们痛不欲生。

    不过,这样的浩然正气,落在陆云与张飞的耳中,却没有任何用。

    张飞是响当当的汉子,问心无愧。

    陆云也问心无愧。

    他难道还贪图世俗间的金银珠宝么?

    不贪图。

    他之所以买官,一则实现自己的谋划,同时必然对这一郡的百姓有利。

    所以,他也问心无愧。

    浩然问心,那个“正”字,便无用。

    却怒了一个爱吵的人。

    “吵什么吵,还要不要让人睡觉了!”

    被蔡邕吼了一嗓子,张飞终于反应了过来,随即大吼了回去。

    论大吼,谁怕谁!

    这世上只有他吼别人,哪有别人吼他的道理?

    太不像话了。

    京师的人,难道不知道打搅别人生活是不对的?

    若是蔡邕听见张飞的独白,怕是会被气死,怎可将他的浩然正气与武夫狂吼相提并论……

    陆云笑了笑,道:“我去看看!”

    在大汉,他遇到了道士,遇到了武将,如今也遇到了第一个修养浩然正气的人。

    这就是大汉的大儒么。

    他不由记起了宋时的程颖。

    那被他杀的大儒。

    希望这一次,不要是道不同。

    陆云踏上高空。

    宛似拾级而上。

    于是他见到了蔡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