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剑圣,枪神

    大汉,洛阳。

    自从汉光武帝刘秀二兴大汉,并将国都从长安迁到洛阳之后,洛阳便成为了大汉朝的绝对中心。

    无论是世家子弟,还是寒门英才,都纷纷赶往洛阳,想要在洛阳寻个一官半职,此时的洛阳可谓是群英荟萃,众星云集。

    因此,在洛阳城门的城门口每日都会进进出出无数的人,其中有的是在京师居住的百姓,有的是从各地而来的商队,而更多的,则是一些想方设法要扬名立万、出人头地的豪杰。

    陆云如今便站立在洛阳城前,打量着这座古老城池。

    “又来到了洛阳啊!”陆云微微感叹。

    数月之前,他在宋时见过繁华洛阳城。

    数月以后,他又在汉时见到了洛阳城。

    依旧是一样的雄伟。

    雄伟之余,多了些玄奥神秘的气息。

    毕竟,此时的洛阳,非宋时的洛阳,它是京师之地。

    京师之地,自古多高人。

    陆云心念微微感知,便得知了几股尤为强大的气息。

    两股在皇宫。

    堂堂正正。

    也不加掩饰。

    似乎是……兵家的人。

    ……

    大汉皇宫,一株参天古木之下,一张石桌,几把石几。

    两人正坐在桌旁。一人看起来约摸五十来岁,生得丰神炯异,神采非凡,但两鬓微白。另一位却是童颜鹤发的老翁,也是松风鹤骨,红光满面,精神矍铄,正对着身前石桌上的棋局,凝神思考。

    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老翁终于开口说话,乐呵呵笑道:“好了,王兄,老夫终于想出来了!”

    话语落下,中年人微微睁眼,似信非信,似笑非笑,道:“哦,童兄,你想出来了?……”

    “哼,你不要每次都把我看得如此之差!”

    老翁得意洋洋,伸出手中二指,夹住一枚黑子,往棋盘抛落。

    棋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正好落在棋盘中黑子之侧,竟不反弹。那老翁笑容满面,道:“这一步如何!”

    “好倒是好,不过,你输了!”中年人也是面露微笑,手指往棋盘上轻轻一点,那罐子里竟然飞出一粒白子,不偏不倚地落入棋局之中。

    老翁看着棋局,呆了半晌,拍着额头,后悔不跌:“哎呀……老夫怎么没有想到这手……”

    他不断摇头,自责不已。

    中年人抬起头,道:“如何,认输了?”

    “不下了,不下了……这已是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输给你了……”

    “棋下完了,也该做正事了吧!”中年人目光骤然望向宫外,精光爆射。

    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方圆十里之内,刹那间剑光弥漫。

    到处是剑光,明亮,刺眼,不可视。

    宛如剑的国。

    又如天上日。

    煌煌大观。

    剑气纵横数十里。

    甚至空气中也满是剑气,人身处其中,不能呼吸。

    一呼吸,就会死。

    “嘿嘿,来了个道家的高人,如果不惹事,我们又何必去管?现在的道家人啊,可都是一群疯子。”

    老翁身处剑世界之中,面色淡然,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显然是与中年人一个境界的存在。

    不过,他提及道家二字,眉头却微微有些皱。

    纵然是他,如今看着进发的道家,也有些头疼。

    张老头是疯了,一心要建立黄天盛世,也是没谁了。

    为王先驱的道理不懂么。

    要建立那样一个盛世,哪里是容易的事……

    “也罢!”中年人点了点头。“只要不在宫里惹事,就由他去!”

    剑光骤然消失。

    中年人又成了中年人。

    看起来普普通通。

    但没有人敢忽视。

    纵然是皇帝,也得以礼相待。

    这位中年人,号称:剑圣。

    一个时期,剑圣只能有一个。

    而在汉时,除了王越,还有谁能够称为剑圣?

    中年人,正是剑圣王越。

    剑圣的好友,自然不是等闲之辈。老翁,也有一个称号。

    枪神。

    枪神,童渊。

    天下使枪者,又有谁是枪神童渊的对手?

    只他的两个徒弟,便足以说明他的强大。

    一个是常山赵子龙,一个是北地枪王张绣。

    都是声名赫赫之辈。

    赵子龙长坂坡七进七出救阿斗,张绣一怒差点灭杀了曹操,连典韦也在那一战中保护曹操战死……

    徒弟如此,师父的强大不用多说。

    ……

    宫里宫外。

    宫里的人看到了宫外。

    宫外的人自然也看到了宫里。

    陆云如今便站立在红色的宫墙前,打量着上面的告示。

    先前剑圣的气息,他当然感知得到。

    大汉的朝廷,果然有高手。

    剑气纵横,枪意弥漫。

    皇宫之内,至少两个大宗师。

    当然,他并没有半分惊慌失措。

    他是来买官的,不是来惹事的。

    宫里的大宗师,又如何管到他身上来。

    “大哥,官可以这么买?”

    陆云身旁,张飞大眼睁得很圆。

    大汉朝的买官,完全刷新了他的三观。

    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光明正大。

    就那么赤裸裸挂在墙上。

    等着人来挑。

    “幽州代郡平舒县县令,二千金。”

    “幽州辽西郡令支县县令,二千金。”

    “青州东海郡阴平县县令,二千五百金。”

    ……

    ……

    “并州云中郡太守,八千金。”

    “青州东海郡太守,七千金。”

    不仅卖县官,还卖太守!

    汉灵帝的强大,竟让陆云无话可说。

    任性的皇帝!

    强大的皇帝!

    当然,更多的是欣喜。

    他们二人,向来不差钱。

    现在所要思考的,是买哪里的官。

    县官没什么意思,要买,就买个太守。

    并州的太守好,还是青州的太守好?还是其他诸州?

    陆云想了想,决定买青州东海郡的太守。

    一则青州与冀州相连,张角起事也可互通有无,二则,后世有说,青州兵战力不错。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青州兵是曹操统一北方的重要军事力量。在收编青州兵以后,曹操的势力迅速壮大起来。此后,曹操才逐渐萌发了“平天下”的远大理想。

    曹操收降了青州黄巾军以后,依靠农民军“男女百余万口”基本劳动力和生产技术,屯田成功,数年所在积粟,仓廪皆满,为曹操统一北方打下经济基础。

    如今他自然要横插一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