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三昧

    一日之内,得良田三千五百亩。

    有钱就是任性。

    陆云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地主。

    这就是顺心意。

    与大贤良师交好,并不意味着陆云自己也得是穷苦大众。

    如今,他家有良田数千亩,手下佃户几千人。

    “大哥,随我去看看你的土地!”张飞做成了这件事,拍着胸脯,豪气万千。

    似乎能帮陆云做成事,是他的荣幸。

    “好!”陆云点了点头,与张飞一道出了张庄。

    他购得的三千五百亩田,位于城西外三十里处。两人乘坐马车,用了小半个时辰,才赶到这里。

    不得不说,这里的路,实在是不堪,虽然,汉末的风景的确不错。

    原生态的世界。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陆云轻吟,看向属于自己的土地。

    一亩土地,就是六百多平方米。三千多亩,就是两百多万平方米!

    远远看去,一望无际。

    此时正是春时,广阔土地之上,有着一个个耕种的佃户,挥洒汗水。远远看去,是一个个黑点。

    这些佃户本属于上一任主人的财产,负责给主人种地,如今随着土地归属的变化归于陆云。

    人当做牲口卖,而且是不要钱似的白送,也就是末代汉朝如此。而这些佃户能够帮主人种地,有口饭吃,比那些饿死的流民,已经好上太多。

    陆云突然有些理解张角的想法。

    若是无天书,张角的命运,恐怕与这些人差不多。

    难怪他会有救这些人的想法。

    “敢问尊驾可是这片田地的主人!”陆云走至田中,迎面走来一个六旬老者,恭声问道。

    “我大哥正是!”张飞刚从自家大哥说的哲理话中反应过来,便听见老者的话,出声言道。“还不见过你们的新主人?”

    “见过主人!”

    周围哗啦啦跪倒一片,就算是六旬的老者,也跪了下来。

    面前的年轻人是他们的主人,他们哪有不拜的道理。

    就算是他们的性命,也是主人的。主人打死他们,按照律法,也没有罪……

    “起来吧!”陆云眉头微皱,微微抬手,便有一股柔力将众人扶起。“往后不用行跪拜礼了,我不喜欢。”

    他做了大宋的国师多年,也没怎么拜过徽宗皇帝。纵然朝廷大臣弹劾,他也不理会。

    他不喜欢跪别人,也不喜欢别人跪他。

    “大哥,你居然会武功!”张飞突然双眼放光,幽幽看着陆云,似乎恨不得现在就动手比划比划。

    刚才自家大哥一挥手,众人就起来了……

    大哥不愧是大哥。

    不仅博学多才,也有武力在身!

    君不见这些佃户已经把大哥当神仙看待了!

    “一点小意思!如果你想比划的话,往后会有机会的,不过,现在有更重要的事!”陆云神识扫向众人,淡然出声。“二弟,召集佃户中的青壮,由你来训练!一个将军,没有了士兵,不堪一击!”

    “那这些田地怎么办?”

    “流民那么多,怕什么,我们不差钱。”陆云呵呵一笑。

    “那倒也是!”张飞挠了挠头,一脸喜意。“大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离开了军队的大将很容易被杀死。

    他也当好好训练士卒,做出一番大事!

    “等这里的事完结了,我们便往洛阳一趟!”陆云目光望向远方,悠悠出声。

    “嗯!”

    一月转瞬即逝。

    大批金银撒出去,效果自然不凡。

    金钱开道,马匹有了,铠甲也有了,骑兵也有了。

    一月之间,陆云便组建了一只骑兵。

    人靠衣装,马靠鞍。

    穿上崭新铠甲,看上去倒颇有几分气势。

    当然,他们的武力值不敢恭维。

    陆云看他们一眼,就能全秒杀……

    但好在,一切刚刚开始,还有进步的余地。

    他这些日子并不怎么忙,买卖马匹铠甲的事,都由张飞去做,他自己,继续看天书。

    天书共有七幅图,陆云看懂了第一幅图,讲的是火之力。

    此火非凡火,而是神火。

    又称:三昧真火。

    何谓“三昧真火“?

    指玄篇有云:吾有真火三焉:心者君火,其名曰上昧,低去声;肾者臣火,亦称精火也,其名曰中昧;膀胱,即脐下气海者,民火也,其名曰下昧。聚焉而为火,散焉而为气,升降循环而有周天之道。

    简而言之,三昧真火乃是人者精、气、神炼成三昧,养就离精。

    非道家高深境界不能修炼成功。

    依陆云如今的境界,他还差了些,并未修炼出三昧真火。

    只能是二昧……

    元精,元气。

    没有元神。

    要修出元神,或许是大宗师之上的境界了……

    也不知张角是否修炼成功?

    越参悟天书,陆云便越发感觉到张角的恐怖。

    能将这一本天书,神功秘籍中的神功随意送给他,实在了不起。

    这意味着张角的境界,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

    应该快有大汉的天那么高了吧?

    不然,如何屠天……

    天书共有七幅图。如果陆云没有猜错的话,其他六幅图,应当与阴阳五行有关。

    只是,要领悟每一幅图,绝非一日之功。

    每一幅图,要有领悟,不仅要有足够的悟性,还要一定的机缘。

    他机缘未到,六幅图便看不懂。

    “大哥,这些日子,可真是忙死我了!”耳边传来张飞的大嗓音,风尘仆仆来了张大将军。

    “怎么,你不喜欢现在的生活?”陆云一笑,伸了个懒腰,从长椅上起来。

    “嘿嘿,怎么会!”张飞满脸都是笑意。“大哥,这种纵横驰骋的感觉,太爽了。而且,我有新的发现!”

    “什么发现,这么神神秘秘?”陆云有些好笑。

    自家的二弟装作一副神秘的模样,看起来还真有些喜感。

    “我的实力,随着军阵的磨合,竟有了提升!粗粗来算,至少提升了三成!”张飞面色微微有些严肃。

    “哦!竟有此事!”陆云的面色也有些严肃。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有些不好办了!

    自家二弟的军队,现在不过是最次的那种,已经有了如此的威力,若是高顺的陷阵营,公孙瓒的白马义从,又该有什么样的威力?

    他们的手下,可是要比自家二弟的手下强了许多倍!

    “你率军来攻击我,我看看威力如何!”陆云想了想,出声道。

    “好,大哥,得罪了!”张飞大手一挥,丈八长矛指天,大吼一声:“战!”

    烟尘滚滚,一千铁骑瞬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