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桃园结义

    大哥。(书屋 shu05.com)

    二弟。

    大哥……

    二弟……

    叫着叫着,交情自然就出来了。

    第二日,陆云便与张飞在桃园结义。

    桃园三结义的故事成了桃园二结义。

    故事的主人公也由刘备,张飞,关羽变成了陆云,张飞。

    张飞早已命人备下乌牛白马祭礼等项,两人焚香而拜,誓约:

    “陆云、张飞虽为异性,既结为兄弟,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若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誓毕,陆云年长为兄,张飞为弟。

    “大哥!”张飞叫的顺口。

    “二弟。”陆云微微一笑。

    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一代武将,从此便成了他的二弟。

    张三弟成了张二弟。

    他的命运也当随之而变。

    结拜完毕,二人的感情更深一步。

    命运,正是如此奇妙。

    张飞抱着一壶红尘天道酒,小心吞了一口,啧啧称赞两声,一脸的享受。又看向陆云,问道:“大哥,不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陆云思量片刻,笑道:“你我兄弟相遇,自然要做一些大事。”

    “大哥说什么,我便做什么。”张飞大咧咧道:“只是如今朝廷昏庸无道,就算大哥有真才实学,想做什么大事,怕也无门啊!”

    “可有卖官鬻爵?”陆云问道。

    “嘿嘿,现在这个年代,买官已经成了一种风气,听京师的人说,宫里的皇帝自己做着卖官鬻爵的买卖,明码标价!”张飞不屑一顾道,显然对当今的时局鄙视不已。

    “那我们也去买官!”陆云微微沉吟,便定下了心思。

    “大哥,你……”张飞一愣,似乎很是吃惊。

    自家的大哥,居然也要做卖官鬻爵的勾当?

    “二弟且听我说。”陆云挥挥手,问张飞道。“你看涿县的民生如何?”

    “那还用说!”张飞闷声闷气道。“不算太差,也绝说不上好!”

    他也算是当地的一方豪强。这涿县的事,他知道的很清楚。

    大多数的人,只能勉强维持生活。

    至于在他这儿喝酒吃肉的,也就是那几个常客。

    他也算是幸运,生在了一个富裕的家里,既能够喝酒吃肉,又能听听小曲,小日子过得挺好。

    “我若得了涿县之令,可能改善民生?”陆云接着问道。

    “大哥学究天人,治理一县自然不在话下。”

    张飞毫不犹豫道。

    他这位大哥,知道的太多了……

    “我若得了幽州牧之职,可能改善一州民生?”

    陆云又问。

    “以大哥的学识,当然能!”

    张飞依旧是毫无犹豫。

    “既然如此,我如今上进无门,便以重金买一州太守之职,善待一方百姓,可是好事?”

    “这,应当是吧!”

    张飞微微有些犹豫,挠了挠头,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没有发觉。

    “那就对了!我买官是为了天下百姓,有何不可?”

    张飞听的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难道皇帝卖官,也是好的?”

    陆云含笑不语。

    皇帝卖官,自然不好。

    一则卖官鬻爵,往往代表着吏治腐败到了极点,朝廷没有了制度可讲。

    二则能够买官的,除了陆云自己,可从来没想过是为百姓买官。

    花大价钱买一个官,若不能连本带利从百姓那里收回来,岂不是亏本了?

    大多数人的买官,是为了更深的剥削,又使矛盾越发激化。

    公然卖官鬻爵,便意味着这个朝廷差不多快出头了。

    当然,陆云并不在乎这些。

    他买官,是要一个明面上的身份,为将来做打算。

    至于钱财这样的东西,他从来不放在心上。

    他向来不缺钱。

    不仅陆云不缺钱,张飞也不缺钱。

    思想没有转过弯的张飞,想了想,闷声闷气道:“既然大哥要买官,我也无话可说,我愿意资助大哥三千金!”

    “翼德有心了。”陆云内心里又感叹了几声。

    张老弟果然有钱。

    陆云自己有钱,是因为他曾经是大宋的国师,整个大宋的钱,只要他想要,都可以是他的。

    他有一个大宋位面做支持。

    张飞却一口资助三千金。

    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放到汉末年代,估计能买三四千亩田,养活几千带甲军士,养活几万人家!

    而张飞张家,放到大汉诸多士族之中,姑且也只是一个小士族!

    那些著名的大士族,土地无数,单单家仆都是数以万计。

    其中为最者,如门生故吏遍布的袁家,形成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掌控的力量更是不弱于皇帝。

    “二弟的三千金不必用在买官上,为兄自有来主意!”陆云笑了笑,见张飞要说话,继续说道:“二弟可知这涿县有空余的农田,我们全买了。”

    “大哥买地干什么,莫非要在涿郡安家?”张飞面色一喜。

    “算是吧!”

    “如此甚好!我这就去联系!”张飞哈哈一笑,匆匆出门了。

    “火急火燎的二弟!”陆云哑然失笑。

    张飞既然出去了,陆云索性看起天书来。

    上一次他什么都没看懂,不知道这一次又将如何。

    挥挥手,面前的一株桃树裂开,按着陆云的心意被切割成一把椅子。

    随即,陆云坐在桃木所造的新椅子上,慢悠悠看起了天书。

    同样是看天书,心情迥然不同。

    上一次连续见了大汉准国师与张角,心神难免有些疲惫,再看深奥无穷的天书,越发的疲惫。

    这一次,没有大汉的准国师,也没有给人压力极大的大贤良师,心情自然轻松。

    又有清风吹来,桃花芳香,叫人心旷神怡。

    陆云看着第一幅图,渐渐看出了一些名堂。

    他想了想,心神微动,一指指出。

    一朵火焰自指尖升起。

    它在空中燃烧着,柔柔弱弱,只有一簇,像一个娇滴滴害羞的小姑娘。

    比之以往陆云所召唤的滚滚大火,实在是小了很多。

    但陆云的目光渐渐亮了。

    越发的透亮。

    目光几乎凝成了实质。

    这一簇火的威能,比滚滚大火还要恐怖。

    它已不是了凡火。

    一簇,也可致人死命!

    便在此时,张飞匆匆而来。

    人未至,声先到。

    “大哥,我得良田三千五百亩!”

    PS:推荐大江入海的《无上大宗师》,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很热血,很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