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三本书

    一壶酒,一个兄弟。

    这样的事,若是放在现代,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但在大汉发生了。

    当红尘天道酒出现在张飞面前,张飞便知道面前的道人并不图他什么。

    这一壶酒,价值千金。

    就这么送出去,一点也不心疼,显然是真豪杰,真性情。

    而他张飞,最喜欢结交天下英雄豪杰。

    “我张飞世居涿郡,颇有庄田,卖酒屠猪,专好结交天下豪杰,从未见过兄长这般豪爽之人,如若不弃,你我二人祭告天地,结为兄弟!”

    结交么?

    陆云许久不与人结交了。

    他在大宋时,接触颇多的,除了自己的师门,便是自己的手下。

    如林冲,卢俊义等人,虽然与他亲近,却也小心谨慎,保持着距离。

    至于师兄石泰,虽然道他一声“师弟”,但一心追求天道高远,对红尘里的感情并不放在心上。

    另一位师兄程颖就不用多说了,道不同,被他坏了性命。

    说来,他还不曾有什么兄弟。

    现在么,张飞与他结拜,那便拜了吧。

    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不是坏事的事,可以做。

    而且,与张飞结拜,倒也不失他的身份。

    虽然,他的国师身份已经没了……

    “好!”陆云点了点头。

    “如此甚好,兄长不妨到我庄上,明日你我就于庄后的桃园中,祭告天地,结为兄弟,生死与共!”

    张飞手捧红尘天道酒,见陆云答应了他,激动莫名,手舞足蹈。

    “还是个孩子啊……”陆云心里一笑。

    张飞今年的年龄并不大,只是长的比较五大三粗,让人忽视了他的真实年龄。

    依陆云的目光来看,也就二十来岁。

    放在现代,也就是刚上大学的大学生。

    当然古人比较早熟,不能这么算。

    但与活了两世的陆云来比,他还真是小孩子。

    虽然,陆云长得更像小孩。

    他自修炼有成,便驻颜不改,容貌不随时光而变化,如今依旧是二十岁的模样。

    往后也将是这个样子。

    便如张天师,实在是道门中的惊世奇才,不过八岁,已修炼大成,驻颜有术。

    从此,他便是牧童模样……

    陆云心里想着这些琐碎事,随张飞来到了他的庄上。

    果然是“颇有家资”。

    看这也不知几进几出的庄子就知道了。

    能够在这个年代,有这样的资产,张飞也算是一方豪强。

    卖酒杀猪。

    桃园张庄。

    小日子倒也过得自在。

    原著里,如果没有刘备,恐怕可以逍遥半辈子,过着富一代的生活。

    不过乱世将至,有资产却不能保住资产的人也多了去了。

    张飞卖庄散尽家财打拼天下,倒也不失好选择。

    从一届小贵族官至车骑将军,封西乡侯,地位翻了一番。

    至于最后的马革裹尸,又算什么?

    人总是要死的。

    除却道家以长生为目标,其余诸派,并不怎么怕死。

    兵家向来讲大丈夫当浴血沙场,马革裹尸而还!

    这是他们的理想。

    ……

    “翼德,初次到庄,这些东西就作为礼物送与翼德了!”

    一番好生招待后,陆云从袖中取出了三本书,伸手一点,落到了张飞面前。

    “兄长何必如此见外,既然来到我庄,便是我客,客人,哪有……”

    张飞突然有些口干舌燥。

    他的话,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的面前多了三本书。

    三本兵家的书。

    孙子兵法。

    六韬。

    尉缭子。

    这一刻,张飞的心动了。

    他的心,没办法不心动。

    实在是这三本书的意义太大。

    那是书,不是金银!

    他虽然颇有家资,但这不意味着他颇有藏书。

    有钱,与有书不是一个概念。

    钱多的,不一定有钱。钱多,也不一定能买来书。

    钱多的,不一定是世家大族,还可能是暴发户。

    他张飞不是暴发户,但祖传的藏书,也只有几本。

    他几乎看了几十遍,几百遍。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

    所以,他的画术惊人,他的草书惊人。

    因为,他家有的书,本就是教画画与练字用的。

    有用,却没大用。

    但也是他家的传家宝。

    要传给后人的。

    张家存在一天,这些书便不能丢!

    那是命根子!

    如今,张飞却见到了传闻之中兵家的巨著,怎能不叫他心喜,怎能不叫他喜出望外,又如何叫他拒绝?

    三本书在,张飞难以拒绝。

    “兄长,这实在是……”

    张飞犹豫了很久,还是想拒绝。

    实在是太珍贵了,他反而不敢收。

    这等的恩情,就算是他散尽家财,也难以偿还!

    “翼德何必如此,书么,不就是让人读的,翼德若是有所成就,未来做个大将军,那时候,我也很荣幸!”陆云摆手笑道,执意将三本书给了张飞。

    他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书籍。

    他一个人,就是一个时代。

    他一个人,就是文明的象征。

    身为前大宋国师,前天机阁之主,大宋九成的书籍都被陆云收集到了道宫之中。

    陆云又有念力在身,过目不忘。

    于是,他胸藏数万卷书。

    大宋一个时代,所有的文化精粹,都被陆云所掌握。

    诸子百家,三教九流,他无所不知。

    纵然是大汉所有大儒加起来,也没有陆云知道的多。

    当然,诸子百家随着时代所湮灭的精粹,陆云还是不知。

    但,这已经够了。

    从某一方面来讲,张角称陆云为“天降圣人”,倒也不为过。

    陆云知道的太多了。

    他本身,就是文化文明的代表。

    若如孔圣人一般传播文化,陆云便成了陆圣人。

    至于如今世家大族所掌握的诸子百家思想,又何惧哉?

    就算是所有的世家大族都被黄巾杀没了,有陆云在,文明还是照旧。

    不用担心文化失传。

    不过,那时的三国便成了另一个大宋。

    陆云还不想这么做。

    他想看看不同的变化。

    诸子百家文化传承中被时光湮灭的精华,才让陆云有些兴趣。

    “今日兄长赠我藏书,飞无以为报,他日必为兄长前驱,不离不弃!”

    另一边,张飞慎重承诺道。

    这样的恩情,难以报答。

    那么,只好承诺了!

    男儿重承诺。

    一诺万金。

    “二弟!”

    陆云看着张飞一脸慎重的模样,有些感慨。

    这是一个重信的时代。

    这也是一个文化贫瘠的时代。

    三本书,放到未来,是满大街的东西,小孩子都懒得看。

    放到三国年间,却是无价之宝。

    三本书,得到了张飞的承诺,得到了张飞的效忠。

    “大哥!”

    “二弟!”

    “大哥!”

    “……”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