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张飞

    要屠天呀?

    弱者胡乱喊着俺就是要逆天那是故事里的有趣故事,像大贤良师这样站立人间巅峰,苦思冥想以身实践想着要破开这片苍天让世界焕发生机,这便不是故事,而是最真切最生动最壮烈瑰丽的奋斗。

    陆云只是初来人间,他从来没有想过为全人类的解放事业而奋斗屠天。

    这关我什么事?

    最多力所能及而已。

    他却极有可能在一年之后见到这一幕。

    最为强大的人之一与天的决战!

    想到这里,绕是陆云淡定了多年,他的血也不由有些热了。

    那应该是最悲壮,最豪迈的故事了吧!

    如果按着这个世界原来的轨迹来,大贤良师与天一战,他胜了,也败了。

    他屠了天,彻底破了大汉的气运,导致了大汉的最终灭亡。

    但大贤良师也败了,不仅身死道消,而且他所做的,为曹操,刘备,孙坚等人做了嫁衣,促成了三国争霸的局面。

    现在,陆云来了,还会有这样的事么?

    陆云想了想,不再多想。这样的事,想是没有什么用的。

    只有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有可能真正做些什么。

    陆云挥手,天书自动打开。

    没有文字,只有一幅幅图画。

    陆云看了一眼。

    又看了一眼。

    又看了一刻钟。

    又看了一个时辰。

    “居然看不懂……”

    这就尴尬了。

    张角临走传与陆云的天书,陆云发现他竟然看不懂。

    没有任何头绪。

    似乎是很多年,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了。

    他向来博闻强记,世上没有看不懂的秘籍。任何武功秘籍,他看几眼就能背下来。

    如今,在这大汉却是头一回。

    看不懂天书。

    不过……倒也在情理之中。

    天书,天书。

    若是那么容易看懂,还叫什么天书?

    天书,需要慢慢看。机缘到了,总有一天能看懂的。

    陆云心里道了几句,暗暗鼓励自己。

    随即,他收了天书,想了想,往南而去。

    他这几日颇耗心神,先是遇到了大汉的准国师,斗法一场,又是见到了大贤良师张角,虽没有斗智斗勇,却难免有些疲倦。

    如今,看什么天书。

    散散步,走走路,才是合适选择。

    慢悠悠南下,渐渐到了一座城,陆云目光望去,上面写着两个大字:“涿县”!

    “似乎有些熟悉!”

    陆云皱眉,想了想,随即恍然大悟。

    桃园三结义的故事,不便是自涿县开始么?

    刘备,关羽,张飞,于涿县结义,开启了战战兢兢打拼蜀国的奋斗史。

    “这个阶段,应该没结义吧。”陆云想了想,决定横插一手。

    若是能够拉拢收服了张飞,对未来的事有着极大好处。

    至少,未来黄巾军造反时,与黄巾军大战的,少了一位强横对手。

    而黄巾一方,可能多了一位大将……

    至于刘备,陆云没什么想法。

    以汉室皇族宗亲自居,刘备岂能被拉拢?

    何况,这也是一位世之枭雄,不甘居于他人之下。

    没有拉拢的意义。

    至于关二爷,纵然现在拜了把子,未来若是听到陆云与黄巾军混,怕是立刻翻脸,来个割袍断义,随即扬长而去。

    也没有什么拉拢意义。

    唯有张飞这样的人,有拉拢的价值。

    陆云想着这些事,到了一处酒肆坐下。

    古时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他如今在酒肆之地,等张飞出现。

    张飞嗜酒如命,这是陆云知道的。

    就算是放眼整个汉末三国,那也是数一数二。

    在酒肆里等待着,他总会来。

    当然,这也需要一定的运气。

    运气好,不一会,便来了。

    运气不好,等几天才来。

    因为,这是张飞家自己开的酒肆。

    他总要来看看的。

    陆云的运气,向来不错。除了遇到大汉准国师的时候……

    他坐在酒肆里不到半个时辰,耳边便传来一声咆哮声:“来三碗好酒!”

    人未至,声先到。

    声若巨雷,势如奔马。

    一个大汉大踏步进入酒肆之中。

    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

    除了张飞张翼德又会是谁?

    陆云看着张飞,目光微微眯起。

    这应该是他在三国位面见到的第一个武将。

    张飞的力量,在他的感知中很是强大,远远超过了一般人。

    却没有他想象中的强大。

    他如今若是动手,可瞬间杀死张飞。

    这似乎不符合逻辑。

    这个世界的武将,不应该这么弱,究竟是凭借什么与道士厮杀的?

    莫非是军阵,还是其他?

    陆云经历过大宋时代的军阵,千军万马看似很厉害,却没有什么用。

    他一个人站立九霄云外,一人可灭一大军!

    却不知这个世界,军阵又如何?

    ……

    张飞喝酒的时候,心里突兀生起了一股凉气。

    似乎有极为恐怖的存在,能够一瞬间要了他的命!

    随即,这种感觉,消失无踪。

    太奇怪了。

    就算是上一次遇到了一头极难杀死的白虎,也没有给他这样的感觉。

    他看向了一位道人。

    在他的地盘,其他人都是常客,不熟悉的只有这一位道人。

    “这位朋友,是从外地来?”张飞提着一壶酒,坐到陆云身前。

    “听说这里的酒不错,慕名而来,结果……”

    “结果怎样?”

    “太让我失望了!”

    “大胆……”

    张飞正要怒喝,突然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的面前多了一壶酒。

    酒中圣品。

    红尘天道酒。

    翠玄真人石泰游历人间之时所酿。

    其中有红尘的纷纷,有追寻天道的高远。

    两两混合,让人迷醉。

    一口酒液下肚,心灵和魂魄都在红尘和追求天道之中来回穿梭。

    这酒是悟道的酒,是享受的酒。

    喝一口,再喝其他酒便索然无味。

    相比于汉末的酿酒技术,一个是三十三天外,一个是九幽地下。

    其中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闻一口,都让人迷醉。

    放眼近两千年前的汉末,对于张飞来说,那就是琼浆玉液。

    “好酒!好酒!真是不虚此行!”张飞不顾形象抢过这壶酒,恨不得一口把它喝下去,又强忍住,问陆云道:“此酒,价千金!老张买了!”

    一酒千金来买……

    不愧是嗜酒如命的张翼德!

    陆云摆了摆手,笑道:“看你也是位豪杰,这瓶酒就送给你,交你这位朋友,如何!”

    张飞一愣,随即大喜:“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