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吃

    你愿意帮助我么?

    我可以说不愿意么。

    我刚来这个世界,还想四处看看。

    所谓,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不过,若是陆云直接说出不愿意,今日的事便有些难以预测。

    当然,从陆云的本心来讲,参与,亦或是不参与这场大战,他并不放在心上。

    他只是一个局外人。

    如今,刚踏上人间的路。

    他所知道的,只是历史中的人物,未必与他亲眼见的相符。

    比如眼前的张角。

    历史上常以反贼论之,曹操围攻,刘备围攻,甚至孙坚,董卓等也围攻,没有哪位枭雄不拿黄巾军刷声望,陆云却看到了大贤良师的慈悲心……

    陆云在这个世界,修的是顺心意。

    喜欢,那便参与。不喜欢,那便不参与。

    陆云想了片刻,悠悠出声:“民以食为天。”

    这是一句废话。

    也是一句真理。

    而且是最真的真理。

    “有道理。”

    张角听着陆云的话,微微点了点头。

    大道至简。

    这位道友说的话,很有道理。

    人乃至于世间万物,要活在世间,总是要吃东西。

    草木吸收雨露阳光,才能够成长。

    牛羊牲畜以草木为食,才能够存活。

    人以动物或者草木为食,才能维持自己的存在。

    而历史上,无论外部条件多么艰苦,若是有田耕,有东西吃,淳朴善良的穷苦大众不会造反。

    他们习惯了忍耐。

    忍一忍,还能活着,像野草一样坚强而努力的活着。

    唯一让他们忍无可忍的,便是他们没有任何可吃的。

    没有吃的,会饿死,纵然不想反,也只能反。

    归根究底,是吃饭的问题。

    但,黄巾军,太平道,人何其多也……

    如何让这么多人有饭吃?

    “人活着是要吃饭,不吃饭会饿死。现在,朝廷与门阀,却不给百姓饭吃,而且,这天气,也越发冷了,如何让人活下去。”

    大贤良师的目光望向高空虚无缥缈的地方,似乎是看到了什么。

    “这些年我去世间游历,发现北方的黑夜已经明显变长了很多,大海竟然都渐趋冷凝,一个更加寒冷的年代即将到来了,百姓又如何活?”

    陆云闻言,不由心中凛然。

    他自是知道,汉末年代,又是一个小冰河时代,天气将越发的寒冷。

    而与天气寒冷相伴随的,是粮食的减产。

    温度的下降导致粮食的生长更加不易,整个大汉的粮食产量,将不断减少,百姓的食物也将越发少。

    同时伴随着各种天灾不断,百姓不是想反,是不得不反。

    但这时候造反,无异于自寻死路。

    天时,地利,人和。

    这时候造反,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据。

    只能失败。

    张角一个人,又如何逆得了天?

    历史上,他也是“病死”了……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贸然造反,只能是为王前驱,为他人做了嫁衣。”陆云想了想,出声道:“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才是道理。”

    他停顿了片刻,伸手一挥,道:“粮食的事,我倒有些主意,道友请看!”

    张角的面前出现了一些物什。

    圆的,长的。

    看起来普普通通,张角的眼却眯了起来。

    他的神情,渐渐颤抖起来。

    似乎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随即,他的眼角满含泪水。

    为什么他的眼里满含泪水,因为他对这两件东西爱的深沉。

    ……

    长的是玉米,圆的是土豆。

    大宋徽宗某年,国师陆云出海,游历天下,往美洲去了一趟,回来时携了土豆,玉米,番茄,辣椒之类,随即推广天下。

    大宋便越发的富裕。

    仓廪足而知礼仪。

    大宋帝国,论繁华,论文化,前无古人。

    陆云往三国位面,怀疑千年之前世界的落后,便带了很多玉米辣椒土豆等作物,今日正好派上了用场。

    不仅耐寒,而且产量极高。

    正当用在此处。

    “多谢道友!”

    张角深呼一口气,对陆云一拜。

    为的是天下苍生。

    以他的眼光,看到这土豆玉米不到片刻,便已经推演出它们的生长特性。

    长的倒也罢了,圆的,几乎是此次大劫的救星。

    也是黄巾军,太平道的救星。

    甚至是天下苍生的救星。

    小小圆物,可救天下苍生。

    人总是要吃饭。

    他虽然厉害,却不能凭空造出食物,更不能凭空造出满足几十万人的食物。

    能满足几万,乃至几十万人食物的,正是这小小的圆物。

    是叫土豆么?

    名字很奇怪,却能解众生苦难。

    只需广积粮几年,很多人便可以活了。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这位道友提出的主张,的确是很好的方法。

    但该做的准备,他还是不能放松。

    世上总有一种人,所有好东西自己想占有,甚至不切代价。

    他们是门阀。

    不过这一次,谁敢动手,他就让谁灰飞烟灭。

    以他的手段,杀几个人还无需惊动神阵。

    ……

    世间有神阵,威能浩瀚,集合大汉开国年间无数能人异士的智慧,以赤霄神剑为阵眼,聚集大汉气运,守护着大汉的江山。

    百多年前,王莽篡位,实力雄厚,几乎便要成功,神阵发动,赤霄神剑刑天罚之力,将王莽打回了原型。

    王莽因此死亡。

    神阵却也因此有些衰败。

    时过境迁,到了今日,神阵越发腐朽。

    然而无可否认的是,纵然大阵腐朽,但集合整个大汉气运的大阵,落到一个人的身上,也要叫一个人粉身碎骨。

    神阵便是大汉的天。

    而他张角,便是要破这该死的天。

    缓称王,不是不称王。

    他如今只是蛰伏。

    他要建立黄天盛世。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大汉合该灭亡。

    但这神阵,他能破么?

    他有些信心。

    却没有百分百的信心。

    若是他与天一同死了,黄巾又如何?

    终究……不过是为王先驱,为他人做了嫁衣!

    这黄巾除了他,似乎再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人物。

    他的兄弟们不行,他的徒弟也不行。

    太弱了。

    而且,眼界太小。

    张角不由将目光看向了陆云,心里渐渐有了主意。

    ……

    大贤良师看陆云的时候,陆云也在看大贤良师的神情,微微放松,正要说话,张角突然大手一挥,一卷道书便到了陆云手上。

    “这是什么?”陆云诧异问道。

    “一卷天书。”张角声音依旧无比的温和。“这一卷天书是我修行之本,望道友好好珍惜。”

    天书便被张角这么送了出去,好像只是送出去了一件无关要紧的东西……

    见陆云又要开口说话,张角笑了笑,道:“道友为天下苍生献了神物,一卷天书又算什么?”

    “来年岁月,说不得,我们可以再见面!”

    “那时候见面,说不得,可以看看我那些年屠过的天。”

    话语落下,张角人已经消失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