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大贤良师

    陆云的水火二符,遇到了克星。

    它们并没有破得了朱雀火,玄武水。

    水火二符,乃是基于对天地元气的利用。无论是大火滔天,还是浊浪拍空,都只是天地之力。

    也便是中年道人口中的“凡火”,“凡水”。

    对上一般高手,无论是武将也好,军队也罢,杀伤力极大。

    对上一般的道人也有着巨大威胁,毕竟道人的肉身比较脆弱。

    但对上了撒豆成兵召唤而出的朱雀,玄武,便力有未逮。

    似乎是班门弄斧。

    朱雀是火中的祖宗。

    玄武是水中的神灵。

    用凡火对上玄武,用凡水对上朱雀,岂能奏效?

    朱雀火,玄武水依旧。

    陆云眉头皱起。

    却没有半点惊慌。

    水符,火符不能奏效,并不意味着他没了别的手段,也不意味着符道的弱小。

    先前,他便以“一”字符千刀万剐了青龙。

    一力破万法!

    大道至简。

    无穷“一”字符,纵横切割,青龙也不能挡。

    符道,并不逊于他道……

    不过,这一次,陆云并不打算立刻用符道。

    因为,朱雀火与玄武水已经到了眼前。

    而一字符,虽然杀伤巨大,但它的防守,未必能切割掉所有水火之物。

    陆云心念微动,体内道家罡气喷涌而出,化作一个棋盘似的大阵,守护在身前。

    这座棋盘似的大阵,条条线条,似乎围棋的棋盘,不过却是纵横九十九道,比一盘围棋棋盘大了许多。

    这座巨型棋盘上,星星点点,摆放了许多黑白棋子,阵势交缠在一起,有的相互扭杀,有的棋子则是相互布阵,铜墙铁壁,两军对垒。有的棋子则是如龙蛇相对,暗藏杀机............

    这座巨型棋盘上,棋型之复杂,宛如人间万象,千姿百态。一眼看上去,就可以使得人精神完全陷入其中。

    那朱雀喷发的大火与玄武召来的重水,到了陆云身前,被这纵横九十九道的巨型棋盘上许多棋型棋子一引,居然都凝聚了上去,化为棋子,相互厮杀起来,一干厮杀之后,杀气全部消除!

    这致命一击,竟然被化解了!

    玲珑棋盘!

    陆云师兄翠玄真人石泰绝招!

    论守护,天下无双。

    翠玄真人石泰游历红尘多年,创玲珑棋局,随即飞升,飞升前将这一绝世神通传给了大宋国师陆云。

    陆云也因此学得了一两分精髓。

    今日布置了出来,玄武水与朱雀火阴阳厮杀,最终同时湮灭!

    “好精妙的手段,不愧是天人,这一道术法,居然化解了贫道的一切攻击,厉害!厉害!”中年道人人在阵外,忍不住地称赞。“只是,道友还在我阵中,不能汲取天地之力,又能坚持多久?”

    他再次挥手,无边云气将陆云包裹其中。而四方圣兽,怒吼连连,似乎是对陆云破了他们的术法,大大不满。

    一时之间,震天霹雳,地火风水四起,打的地动山摇,空气到处都是波纹!

    “你不让我好过,我岂能让你好过?”陆云浑身罡气暴涌,再次显现出了雄厚的实力,一指指出,划破无数乌云,显现出中年道人的身影。

    下一刹那,陆云眼中神光闪烁,看向了中年道人。

    他并没有看死中年道人。

    但中年道人面色骤变,似乎很是不可思议。

    中年道人所处的世界,突然与整个世界隔绝了。

    在那个地方,风不能进,雨不能进,甚至阳光也不能进。

    那处地方,甚至没有了天地元气。

    樊笼!

    久在樊笼里,岂能得自然?

    中年道人在樊笼之中,便无法汲取天地元气。

    他被困住了。

    当然,陆云也是一样。

    陆云身处四方圣兽布下的大阵之中,也无法汲取天地元气,只能越打越弱。

    陆云以樊笼困了中年道人。

    中年道人以四方圣兽大阵困了陆云。

    现在,公平了……

    中年道人取出一粒金豆,道了一声:“疾!”

    并没有什么用。

    豆子还是那个豆子。

    没有变成龙,也没有变成虎。

    撒豆成兵,在陆云的樊笼之中,失去了作用。

    中年道人皱眉。

    撒豆成兵,居然失效了。

    撒豆成兵乃是借咒法唤来曾经存留于这个世界的神兽残魂附体,而今在樊笼之中,中年道人又如何去召唤?

    失去了联系……

    中年道人思量片刻,终于决定放弃撒豆成兵的术法。

    他已经习惯了撒豆成兵,甚至习惯了撒豆成兵困敌的套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别的手段。

    既然有樊笼困他,那他只好破了这个樊笼。

    终究还是成了以力破樊笼。

    “两位道友想破樊笼阵法,我也想破一破头顶的破阵法,可是没有道友帮我啊!”

    无论是陆云,还是中年道人,他们的耳边,突兀传来了一个柔和的声音。

    这个声音充满了悲天悯人,以至于陆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在四圣兽大阵之中。

    随即,陆云反应了过来。

    他的面色严肃到了极点。

    来了一个最为恐怖的存在!

    这一位的道行,恐怕比之陈抟老祖也丝毫不逊色!

    他只差一点,就想离开这个世界了。

    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他想看一看这个人。

    ……

    陆云与中年道人大战的地方来了一个人。

    手持九节杖衣,头戴黄巾。

    眼睛,是深湖水般的蓝色,深沉,忧郁,而慈悲。

    任何人看到他的眼睛,都会忍不住地陷入其中,升起无穷的崇拜之意。

    看到他,便似乎看到了整个世界,整个星空。

    跟随他的脚步,似乎便能拥有整个世界。

    “原来是张道友!”中年道人身处樊笼之中,一阵喃喃。

    他知道,今天他要做的事,自这位道人到了,便没了可能。

    至于马元义,早已经跪在了一边,神情专注而虔诚,高声呼喊着“大贤良师”的名字。

    大贤良师,张角到了。

    张角看向陆云,微微一笑,道:“圣人降世,岂能无礼?”

    他的话语落下,四方圣兽发出一声哀鸣,齐齐灰飞烟灭。

    困了陆云多时的大阵,便因着张角一句话而破了!

    张角又看向中年道人,道:“道友往良山闭关四十年,不得出,不得管任何事!”

    虚空中走出中年道人,面色复杂,看了张角一眼,随即离开了。

    陆云的樊笼,也被张角一眼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