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撒豆成兵

    来了这个年代,还没有好好领略汉末的风景,陆云便被远道而来的大汉准国师张道人寻到了。

    不仅被戳穿天外来人的身份,而且被道人请往良山观打坐四十年。

    这就比较尴尬了。

    道人长的不美。

    想的却很美。

    为不陪中年道人四十年,陆云决定击败他,或者……灭杀了他。

    两人早已离开了城池,来到了城外十几里之外。

    他们之间的斗法厮杀,还是不要打搅了普通百姓为好。

    陆云的眼微微眯起,伸手一指点出。

    有大火骤然生起,笼罩了中年道人方圆十丈之内。

    到处都是弥漫奔腾的火焰。

    宛如火的海。

    换做任何一个武将,这时候恐怕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

    不过,中年道人却一点事也没有。

    “小道耳!”他微微一笑,一口罡气吐出,便将方圆一丈之内大火吹灭,随即长袖一挥,弹出一粒和蚕豆差不多大小的金豆子。

    “疾!”

    随着一声大喝出声,这颗金豆子落在空中,迎风而化,化作一头神兽的样子。

    青龙!

    风从龙,云从虎。

    一只青龙从虚无中钻出,只一声怒吼,带动罡风凛冽,便将周遭所有的火全部灭了。

    道家不密之传,“撒豆成兵”,显现于世!

    “撒豆成兵啊!”陆云心里长叹。

    中年道人一出手就是道家最为强大的术法之一——撒豆成兵,不愧是大汉朝有实无名的国师!

    他这一次,果然遇到麻烦了。

    面前这只青龙可不仅仅是能量的显化,陆云甚至在其中感觉到了灵魂的波动。

    似乎是有远古青龙的残魂受着中年道人咒语接引,降临到了此番世界,出现在陆云眼前。

    那青龙一声咆哮,一道道罡风,夹杂着风雷无数,便扑面而来。

    还未至,已经有极为强大的毁灭气息迎面而来。

    这一刻,陆云终于明白了往日倒在他神雷手下的敌人们,有着什么样的心理压力了。

    当毁灭的气息萦绕头顶,那是心惊胆战,那是度日如年,那是极大的负担。

    不过,好在陆云并不是没有手段抵挡。

    他微微一指指出。

    有九天雷动。

    伴随着陆云伸指的,是一道道神雷,包裹了陆云的周身。

    风雷与神雷在一刹那相遇,陆云身前的虚空,骤然出现了数十道创痕,响起了令人牙酸的剧烈摩擦爆炸声!

    数十道神雷无法在短时间内破灭风雷,而风雷却也没有办法穿过神雷的恐怖威力,落到陆云的身上。

    在这一刻,神雷和风雷之间,形成了暂时的平衡。

    下一刻,两人同时出手。

    陆云看了中年道人一眼。

    这一眼看去,中年道人无动于衷。

    没有任何事……

    头一次,陆云的看人灭人术,没有奏效。

    无形念力化作的神念刀剑,在中年道人身前三尺,便不得寸进。

    陆云又看向了青龙。

    青龙微微一滞。

    陆云心念动,摇空一指。

    青龙所在的空间,骤然多了很多无形的线条。

    这些线条凌凌乱乱,却都是最为简单的笔画。

    横平竖直。

    每一道,都可一笔画成。

    将这一片空间分割成无数块。

    下一刻,青龙陡然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

    它的身体,也被线条分成了无数块。

    青龙受千刀万剐,而灭。

    ……

    陆云微微有些气喘。

    他有些累。

    青龙所处虚空的每条线,并不是简单的线。

    它们是符。

    每一条线,都是一道符。

    这些符被一瞬写出,纵然陆云念力惊人,也不由有些疲惫。

    符道有着最基本的原理。

    如果用写字来形容写符,那么符师的念力,亦或是精神力,便是符文书写所用的墨水。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写出这么多道符,陆云消耗的念力不可谓不多。

    换做任何其他一人,恐怕都无法做到这个地步。

    但陆云并没有因此露出什么骄傲的情绪。

    反而更加警惕。

    他出手灭杀青龙的这一瞬间,中年道人也没有闲着。

    “西方白虎,上应觜参。英英素质,肃肃清音。威慑禽兽,啸动山林,来立吾右。”

    “南方朱雀,众禽之长。丹穴化生,碧霄流响。奇彩五色,神仪六象,来导吾前。“

    “北方玄武,太阴化生。虚危表质,龟蛇合形。盘游九地,统摄万灵,来从吾后。“

    “东方青龙,角亢之精。吐云郁气,喊雷发声,飞翔八极,周游四冥,来立吾左。”

    西方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显露出一只白虎。南方卷出一团烈火,化为一只朱雀。北方,发生了剧烈的震动,钻出了一只玄武。东方又是一只青龙,挡住了陆云的路。

    撒豆成兵,撒豆成兵。

    金豆子多的是。

    死了一只青龙,又来一只青龙。

    于是,陆云陷入了一个阵法之中。

    “道友已经穷途陌路,只要愿意与贫道往良山观一行,贫道必不害道友的性命!”

    中年道人见阵法布下,也不忙着催动大阵,微笑言道。

    似乎在中年道人心中,这一道阵法布下,陆云便没有了离开的可能。

    “废话少说,动用真本事吧!”陆云屹立阵中,赫然出声。

    他怎么可能投降?

    若是赢不了,跑路便是……

    何况,谁死谁活还不一定。

    “执迷不悟!”中年道人一声冷哼,启动大阵。

    西方突然一震,白虎一声咆哮,漫天都是鬼哭神嚎,一道道的金风,锐利无比,疾射而来。

    轰!

    在南方,朱雀飞舞,展翅之间,无数的火焰燃烧过来,那火焰呈现出了一朵朵如意形状,铺天盖地,漫天遍野的燃烧。

    北方玄武摇动头颅,便有大水涌出,一滴滴厚重无比,向陆云涌来。

    东方,则是青龙口吐风雷,雷光闪烁。

    “破!破!破!破!破!”

    陆云连续点出五指。

    西方虚空,线条纵横交错,织起一张网。

    南方,乌云密布,有大雨生出,汇成一道河,正对上朱雀火。

    北方有大火滔天,去破玄武水。

    东方有神雷落,风雷不得寸进半步。

    五行相生相克,中年道人会的,陆云也会。

    “这就是道友的底气么?”中年道人面色露出几分笑意,摇头道:“神火,又岂是凡俗之水能破灭的?”

    他的话语落,南方朱雀火依旧,北方玄武水不改!

    陆云色变。

    他写出的水火二符,在大汉遇到了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