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王莽传说

    又是这句话。

    当陆云同一天内听到两次“道友请留步”,他的心情便有些差了。

    莫非今日运气不太好?

    他望向中年道人,眉头微微皱起。

    今天的运气,似乎真的不太好。

    这个老道人,不简单。

    马元义却露出一声惊呼:“张师叔!”

    张师叔。

    自然不是张宝与张梁。

    要不然,马元义也不会露出惊讶的神情。

    无论是张宝还是张梁,虽然都是马元义的师叔,但他们之间很熟,马元义不会惊讶到这个地步。

    此张非彼张。

    “张道兄的弟子原来也在!”中年道人看到马元义的一瞬,微微一笑。

    “家师曾经说话,这个天下之大,我皆可去的,但晚辈却万万不能得罪师叔你。”马元义连忙说道。“家师还说,弟子未来有一劫,只有师叔你出手才能消解。”

    “不愧是张道兄。佩服,佩服!”中年道士深深看了马元义一眼,又将目光望向了陆云。

    这个张道兄的弟子不仅有劫,还是大劫,也只有他出手才能护得周全。

    不过,他更好奇马元义身旁的人。

    这,便是天人么。

    他伸出手来,掐指算了起来。

    “现在的道人,都改行当神棍了么?”陆云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

    无论是哪位道人,见着他都想算一算。

    自家师叔张紫阳是这样,张天师与陈抟老祖也是这样。

    现在到了汉末,依旧是这样。

    面前的张道人又在算他的来历。

    他的命运,是那样好算的么……

    果然,张道人的面色渐渐皱了起来。

    先是不解,随即有些皱眉,到了最后竟多了些杀气,又瞬间隐去不见。

    而后,中年道人终于开口:“这位道友,我也不为难你,若是你我斗法,道友输了,还请与贫道往良山静坐四十年!”

    良山?

    陆云便知道了这个中年道人的来历。

    良山观的人。

    留侯张良传下的道统。

    严格来说,可以算大汉的国师。

    昔年张良得黄石天书,除却兵家秘传之外,尚有《黄石公备气三元经》,《黄石公北斗三奇法》,《黄石公五垒图》等道家秘传,奇门异术都尽数传承了下去。因为张良的特殊地位,在张良飞升之后,历代的良山道观观主,都是大汉有实无名的国师。

    现在这道人前来,想必是发现了他的身份。

    不过绕是如此,陆云哪里会去。

    就算是输了也不去。

    陪他四十年?

    这老道长得不美,想的倒挺美。

    他又不是什么美人,居然让自己陪他静坐四十年……

    这花花世界,陆云还想去看看。

    “为什么?本道与你不过初次见面,道友为何对贫道有敌意?”

    心里闪过诸般念头,化作口中一句话。

    陆云还想试探试探这道人留下他的决心与意志。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道友乃天人,理当不入这世俗红尘!”

    张道人一开口,便雷的陆云一阵无语。

    他刚来到这世界,这道人便发现了……

    要不要不要这么厉害?

    “道友说的哪里话,怕是算错了吧?”陆云这一次,倒真有些诧异,又问道。

    “道友倒也不必推脱,道友这样的命格,百多年前,曾经在一个身上也有过!”

    “是谁?”

    “差一点便篡了大汉的王莽。”张道人轻叹。

    “王莽啊!”陆云亦叹息。

    王莽这个人,也是个传奇人物。

    而且,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像一位穿越者。

    他推行的一些政策,叫后人大跌眼镜,只觉不可思议。

    土地国有,私人不准买卖,恢复一千二百年以前已废除了的古代井田制度。将天下田改曰王田,以王田代替私田。

    冻结奴隶制度,禁止所有奴隶婢女继续买卖,以限制奴隶的范围和数目不再扩大,使它最后自然消灭。王莽认为买卖奴婢有违于“天地之性人为贵”的大义,规定奴婢为“私属”,不准买卖。

    对于无业游民,每人每年罚布帛一匹,无力缴纳的,由政府强迫劳役。劳役期间,政府供给衣食。

    实行专卖制度,酒专卖,盐专卖,铁器专卖,由中央政府统一发行货币。山上水中的天然资源,都为国家所有,由政府开采。

    建立贷款制度。人民因祭祀或丧葬的需要,可向政府贷款,不收利息。但为了经营农商事业而贷款,则政府收取纯利十分之一的本息。

    实行计划经济。由政府控制物价,防止商人操纵市场,以消除贫富不均。食粮布帛之类日用品,在供过于求时,由政府照成本收买。求过于供时,政府即行卖出,以阻止物价上涨。

    征收所得税。一切工商业,包括渔猎、卜卦、医生、旅馆,以及妇女们家庭养蚕织布,从前都自由经营,新政府都课征纯利十分之一的所得税。政府用这项收入作为贷款或平抑物价的资金。

    重视教育工作,扩大太学招生,太学生数量破纪录超过1万人。他还下令各地兴建学校,让更多的孩子读书增长知识。《汉书·王莽传》讲,王莽在位上,在京城为学者盖了一万间房子,建了不少研究所。凡是对古典文献有所专长的,都召到京师做研究,前后来了千把人,每天讨论儒家学问。

    此外,王莽尤其仇视匈奴和高句丽等国,曾经多次讨伐匈奴,意图将匈奴赶出北方草原,还命令将“匈奴单于”改作“降奴服于”,贬“高句丽”为“下句丽”,叫世人哭笑不得。

    又发明了游标卡尺,意图统一全国的度量,从原理、性能、用途看,比西方早了1700年……

    凡此种种,都证明了一件事,这位在汉时即实行社会主义的,很可能是一位穿越者。

    只不过,这位穿越者,有些倒霉。遇上了位面之子刘秀,竟然被翻盘。

    王莽便成了一个失败的穿越者……

    如今陆云在此处,听着张道人的话,又一次验证了这个观点。

    而穿越者,命格不显,乃是必然的事。

    王莽如此,他也是如此。

    既然这样,那便只能做过一场了。